德荷之战为何取消?德甲联赛真的还能继续进行?

张力11-20 11:50 体坛+原创

  本周二(11月17日)晚上19点20分,距离德国与荷兰友谊赛开球不到90分钟之时,德国警方出于紧迫的安全原因,宣布取消比赛。德国足协临时主席之一的劳巴尔,对这一天做出了准确的概括:“这是德国,也是德国足球与荷兰足球悲伤的一天。德国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两次遇到如此经历,这是我无法想象的。我们不愿意向恐怖主义低头,但是,对于人们生命的保护,永远都是最重要的。”德荷之战流产,的确得到外界普遍理解和赞同。而接下来,人们关心的问题自然就是,本周末的德甲联赛会不会继续笼罩于恐怖阴云之下?

德荷之战因何取消,恐怖到不能说的情报轰炸

  德国和荷兰的热身赛可谓一波三折,由于荷兰队在欧洲杯预选赛表现不佳,德国足协一度担心如果橙衣军团要参加附加赛,就得临时转而与荷兰小组对手土耳其热身。但最终土耳其成为成绩最好的第三名直接晋级欧洲杯,荷兰人则连附加赛的资格都没获得,进而还是可以充当德国的对手。

730_1643997_321105_看图王.jpg 全副武装的警察在护卫球场

  由于伤病等原因,德国队此役只有18名球员备战,其中还包括3名门将,荷兰也缺少罗本等球星。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希望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足球能够传递更多的信号。

  尽管德国政府并非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全部内阁都将抵达现场,而只是默克尔外加3位部长,但德国方面赛前对于足球以外的事情还是有着精心准备。比如,比埃霍夫透露,或许除了演奏德国和荷兰国歌,还会有马赛曲,入场时球童也会身穿法国队球衣。勒夫则表示赛前不会开战术准备会,“因为本场比赛关乎的是其他内容。”勒夫在赛前一天晚上和每一名球员交流,为的是看看大家是否真的做好比赛准备,绝不会勉强任何一个人。当天傍晚进行的德国和奥地利的U21比赛,场内摆放法国国旗,赛前有默哀仪式,双方佩戴黑纱,比赛开始后还演奏起贝多芬的《欢乐颂》,传达的是跨越种族、地域、国界的爱。

  然而,据《图片报》报道,距离德荷之役开始前30个小时,德国安全部门就已经收到情报:一个北非人组织计划实施恐怖袭击。法国情报部门还给出消息,提到了一名潜伏在德国的伊拉克人。警方赶到情报提供的地址,却没有找到人,于是警报升级。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几个小时,下萨克森州警方请求其他州增援。本来警方已经准备在17点30分宣布比赛取消,但就在发布会开始前不久,又有消息说还有可能正常比赛,于是一拖再拖。

  德国内政部长德迈齐埃在和默克尔上飞机前得到警报,专机抵达汉诺威后,德迈齐埃和安全部门开会听取进一步报告,并和下萨克森州政府通电话,最终决定比赛取消,理由是整个汉诺威城市都面临危险,有组织的爆炸活动正在策划之中。

  这是德国队历史上第3次比赛取消,也是第一次和恐怖袭击有关,且是在比赛开始前如此仓促地取消。1994年4月20日,英格兰队拒绝在柏林和德国比赛,理由为那一天是希特勒的生日,担心足球流氓闹事。2009年11月,恩克自杀导致德国和智利取消了原定11日举行的热身赛。

730_1643987_680738_看图王.jpg 德国警方紧急排查球场

  比赛决定取消时,德国队和荷兰队的大巴一前一后在距离球场5公里的地方。大巴立即开往一个安全的场所,一小时后才分别前往下榻酒店,随后球员们立即离开,回到居住城市,只有穆斯塔菲需要留下过夜,次日才能飞回巴伦西亚,此外勒夫当晚也没有离开汉诺威。同时,默克尔的飞机刚刚降落便又返回柏林。而球场那边,安检工作已经开始,警方只得在球场附近用高音喇叭通知比赛取消,请还没有进场的球迷不要恐慌,立即回家,球迷事后都可以凭票得到退款。

  当时的传言的确很多,比如警方发现球场附近一辆救护车放有炸弹,还有一个可疑的箱子,火车站也发现一个鞋盒被怀疑有炸弹。但最终这些猜测并没有得到官方证实,警方也表示当晚没有人被捕。但默克尔还是对取消比赛的决定给予称赞,认为这是基于当时形势的正确选择。

  德迈齐埃恳请公众理解不能透露情报来源,希望大家相信内政部门和安全部门是有充分理由才认定比赛无法进行,“这个决定不是基于某一条情报。我们得到了太多情报,而且越来越密集,因此我们判定,德国面临着严重、切实的恐怖威胁。”不过,他拒绝透露详细情况,“如果我做出回答,一部分答案可能会让公众不安。”显然,作为政府高官,德迈齐埃的最后一句回答有些缺少智慧,在网上遭到了密集吐槽。

  但是,人们对于取消比赛本身还是给予充分理解。荷兰体育部长席佩斯的表态便令人非常赞同,“这让人感觉就像是一场失败,但是,观众和球员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德国将帅作何反应,有人酣睡,有人吓瘫

  短短5天之内,法德之战以及流产的德荷之战,不断折磨着德国队将帅的神经,毕竟全队上下接连面临着事关生死的威胁。

  上周五巴黎市内的连环恐怖袭击,令勒夫和弟子们在更衣室度过漫长一夜,默克尔总理也在半夜1点30分给领队比埃霍夫打电话询问情况。博阿滕坦言:“在巴黎,我是赛后洗完澡看手机才知道发生的一切。那一晚是我这辈子最糟糕的经历。”比埃霍夫透露,下半场比赛时,自己一直在刷新手机了解最新情况,担心由于德国队是世界冠军,而尤其会成为恐怖分子的目标。

  《体育图片》杂志透露,赛后在更衣室中,就连手机充电线都得轮流使用,很少有球员能像胡梅尔斯那样在临时安置的床垫上睡着,甚至球队清晨6点半出发去机场,还得将他叫醒才行。德国队被迫玩了一出障眼法,警车开道的大巴上只放行李,球员则乘坐不起眼的大巴前往机场。

  德国足协于上周日宣布和荷兰的比赛如期进行,但勒夫在球队本周一重新集结后还承认,他在两天前还反对进行这场比赛,“我当时一直想,难道就没有比足球更重要的事情?周六一早刚到法兰克福,我个人觉得比赛无法也不该进行。”

  德国队之所以上周日才做决定,比埃霍夫解释说:“因为有些球员在周六感觉更糟,需要观望一下。”京多安坦承:“我们都在谈此事,觉得照常比赛会很困难。我们必须坦率表达想法,毕竟大家不是冷冰冰的机器,而是有想法的人。”

  过了周六这一夜,德国足协还是决定比赛照常,勒夫表示:“我们意识到这场比赛将传达自由和民主,也是要向全世界表现出我们和法国朋友的团结。我们肯定会在比赛的每一时刻都想到那些恐怖袭击遇难者的家人,因此我非常希望本场比赛不要再强调德国和荷兰在绿茵场上的恩怨。如果能够这样去理解这场比赛,那么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是胜利者。”这是勒夫,也是所有热爱和平的人们美好的愿望。

730_1643994_548607_看图王.jpg 大量警察包围球场

  然而,德荷之战还是未能成行。德国足协临时主席之一的劳巴尔承认,他在周二中午和球队一起吃饭时,就发现不少球员还没有从上周五的事件缓过来,“而今天的事情之后,我们要好好关心这些国脚,或许还得需要心理教练帮忙。”德国队心理教练赫尔曼透露:“球员们的确很忧虑,但并非心理崩溃。得知比赛取消,大巴驶向别处的时候,气氛十分紧张。但在返回酒店的路上,气氛慢慢轻松起来。”

  多特蒙德后卫金特尔则至今仍心有余悸,“最近发生的一切让人目瞪口呆,我头脑里当然还会浮现巴黎的一幕幕画面。如今在德国发生的事情,同样让我震惊。当我在大巴上得知比赛取消的消息,整个人都要瘫了,我想了很多。”

德甲联赛能否进行,照常!暂时…

  作为德国足协临时主席之一,劳巴尔还有另外两个身份,即德甲联盟以及多特蒙德主席。尽管劳巴尔在周二当晚发布会上,对于本周末德国联赛是否正常进行并没有明确表态,但在不久之后接受德新社采访时,还是给出肯定回复。

  对各家俱乐部来说,看到球员们平安归来,是最欣慰的事情。本来按照勒夫的计划,勒沃库森门将莱诺会在与荷兰一役首发出场,下半场则换上汉诺威的齐勒。尽管自家大将失去为国效力的机会,但勒沃库森体育主管沃勒尔顾不上为此遗憾,“莱诺和克拉默给我的感觉是内心依然有些不安,我告诉这两名球员,现在重要的是回到正常的状态,最好的办法就是训练。如果需要帮助,我们随时都会伸出援手。”

  德国队领队比埃霍夫也承认,不少国脚都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周末的联赛。依照赛程,本轮德甲将在周五晚上率先进行的比赛,是多特蒙德客场对阵汉堡,黄黑军团阵中有京多安、胡梅尔斯和金特尔3名归队国脚。不来梅球员巴特尔斯对国脚们的遭遇表示同情,“任何人两次在现场经历这一切,如果想要暂时休息一下,都是可以理解的,他们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处境。”

  按计划,本轮德甲赛前,将会有默哀仪式,球员会佩戴黑纱,科隆取消了身穿狂欢节特别款球衣比赛的计划。柏林赫塔本来准备出售“卡卢版绷带”给球迷,所得收入捐给球员名下基金会,如今也取消了活动。可以预见,9家迎来主场比赛的俱乐部以及当地警方,一定会采取更加严格的安保措施,金特尔便安慰大家说,今后的比赛安全会更有保障。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内政部门则号召公众,在特殊时刻不要再携带烟花爆竹去球场。当然,如果赛前再遇到德荷之战类似的情况,比赛依然有可能会被临时取消,最终决定权在俱乐部手中。

  多特蒙德总裁瓦茨克声称,如果德甲比赛继续取消,就是向恐怖分子举手投降。其实,瓦茨克此话未免草率,几天前,劳巴尔在强调德荷之战应如期举行时,也曾有类似表态,但比赛还是胎死腹中。

  应该指出,比赛取消不应得到任何消极评价。毕竟,几万人的生命安全,比所谓“不能投降”这种表面上的荣辱重要得多——打仗也没有不顾一切一味前冲的道理不是?如果真的发生意外,那才是对恐怖主义真正的失败。暂时选择明智的退让,其实也是为使善良的人们最终摆脱恐怖阴云而迈出的一步。法兰克福主席布鲁赫哈根强调:“911之后,人们以为世界会崩溃,当时的恐怖袭击也很可怕,但最终,世界并没有崩溃。”

德国  /   荷兰  /   巴黎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