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良志:上海妖娆多姿 在足球冠军面前是空想城市

肖良志12-01 12:49 体坛+原创

上海滩,竟然留不下一座冠军的奖杯。

萨米尔在第109分钟生猛地使出杀招,就像是阿飞手擎毫无锋利之感的木剑,轻描淡写却力拔千钧地辣手摧花。

因为这一招,江苏舜天在告别的前夜,留下了一座足以传颂百年的顶级处女冠军奖杯。他们在上海滩欢呼雀跃的身姿,就像是一枚枚尖利的长钉,生生砸进上海球迷的身上,痛不欲生。

19451_1653480_614132_看图王.jpg 申花球员场边失落

因为这一招,低调而又严谨的上海绿地申花,终究无法超越装疯卖傻的朱骏,看着对手在自己的地盘上撒野狂欢,然后在《上海滩的故事》中哭得死去活来。

2015赛季,上海申鑫在中超香消玉损,上海上港屡屡错失中超冠军良机,捍卫上海足球尊严的重任,落在晋级足协杯冠亚军决赛的上海绿地申花身上。

在上海妖媚的空气里,冠军的味道浓重可闻,触手可及。遗憾的是,上海绿地申花还在朱骏时代,就早已被东方明珠上空摇曳的光影掏空。两年的光景,还不足以完成重建和积淀,他们的底蕴,甚至都没有江苏舜天深厚。

在上海,女人们可以拎着醒目的LV包狼狈不堪地从噪杂拥挤的地铁钻出,然后踩着12CM的高跟鞋或者恨天高,一步三晃而去,香艳得让人无所适从。还可以戴着像维多利亚那样的“大黑超”,相互之间急迫地争抢着同一辆出租车。

男人们也穿着精致,尽管穿西服打领带的不一定就是白领,但是他们或踩着爵士乐的舞步,或出口就是洋文的潇洒,最起码给了你一种遍地尽是白领的错觉。这种永立时尚潮头的心态,让上海始终具有着冠军的气质。阿拉们的心境,是乡下人永远捉摸不透的。

19451_1653477_760068_看图王.jpg 球迷掩面哭泣

在子弹般一样快的磁悬浮下,我想起了《孤独星球》中对上海的描述:你不能在天空中俯瞰长城,但是会想念上海这个中国最大最有活力的城市。它飞速发展,让其他城市望而兴叹。

在这样的定义中,我觉得上海宛如一座运动城市,而不是空想城市。郎艳独绝,世无其二-----说的就是上海。感君千金意,惭无倾城色----说的就是南京。

遗憾的是,在足球冠军面前,上海真就成了一座“空想城市”。上海是很有姿色,但是像陈圆圆那样的姿色,可以抵过国外厉兵秣马的几十万大军的故事,终归是传说中的传说。姿色,只是消遣而已。就像是黄浦江中飞舞的浪花,跳跃着的是情人之间的相互投奔,激情过后,快感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就猝然哑火,然后劳燕分飞,各奔东西。

无论是上海上港还是上海绿地申花,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在你希望高潮起伏跌宕的时候,他们却偃旗息鼓,让你万念俱灰。上海滩的球队,应该明白“色衰则爱弛,爱弛则恩绝”的道理。在姿色出众和风情万种的基础上,还必须具有钢铁般的意志,以及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勇气和信心。

就像是江苏舜天一样,即使东家更迭,在足球场上,他们也没有忘记勇猛顽强前赴后继地冲杀。当佩特雷斯库把队长袖标交给拼命三郎任航而不是刘建业的时候,我知道,江苏舜天要打一场“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战争。

结果,他们赢了。

反观上海绿地申花,对于江苏舜天的冲杀,有预料但无精心准备。就像是北京的11月,天寒地冻,温度突降到零下10°,人们被打了预防针,却仍然感觉猝不及防。因为,准备不充分。

抚今追昔,上海滩真的到了还好反思总结一下为什么留不下一座冠军奖杯的时候了。唯有反思,才可能让上海足球君临天下。

申花  /   足协杯  /   舜天  /   上海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