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兰:中国没有真正的足球文化 提高球员素质太难

多尔泽12-02 11:25

       经历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前8轮的洗礼,现在,阿兰·佩兰和他的中国国家队遇到很大的困难。还剩两轮,中国队进军12强赛希望渺茫。中国球迷很想知道,现在的佩兰,究竟怀有怎样的心情?

       不同于年初闯入亚洲杯8强时的举国赞誉,经历巨大挫折后的佩兰,对于执教中国男足、对于中国国脚,乃至整个中超联赛,都有更加清晰的认识,“中国足协找到我,就是看重我的培养球员能力。但让我沮丧的是,若想短期内帮助球员个体进步,那是很难的。”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佩兰对自己的选择毫不后悔。而且,他并不准备回到法国执教。

u=606361284,2104758910&fm=11&gp=0.jpg

关于中超新人奖空缺

球员崭露头角很晚,缺乏配套体系

      记者:执教中国国家队将近两年,你对中国足球有何认识?

      佩兰:中国足球的特别之处在于没有配套体系,低年龄段的注册球员很少。同时,没有国家级的少年比赛,只有省级比赛且缺少连续性,篮球场的孩子要比足球场更多。讲个轶事:几周前举行的中超联赛颁奖典礼,最佳新人奖项空缺。因为,联赛之中的21岁以下球员数量不足。中国球员崭露头角的时间很晚,这里没有真正的足球文化,但一切都在发展之中。

      记者:今年3月,中国高层出台足球发展计划,主要内容是什么?

      佩兰:足球发展,成为这个国家的重点,这里的高层将会建立2.5万所足球学校。依靠校园体系,那是因为职业俱乐部没有正规的青训营,有点体教结合的意思。中国、法国的区别在于:法国孩子五六岁开始踢球,11岁时进入青训体系,成为俱乐部的球员。培训方面,法国领先很多。当然,包括俱乐部管理者的培训。但中国已经开始起步,而且很快会制造一些影响。目前,中国有几家专业足球学校,却是付费的。显然,那些动力十足的穷孩子是上不起的。

      记者:你觉得,中国联赛的水平如何?

      佩兰:这里有四五支财力雄厚的俱乐部,他们有能力招募著名教练和优秀外援,还能引进中国国脚。其他俱乐部的吸引力一般,导致联赛两极分化。我认为,顶级中超球队是法甲10名以外的水准。其他球队的水准跌得很快,基本在法乙和法丙之间。不过,诸多赞助商开始投资中超联赛,电视转播权水涨船高。两年前,中国俱乐部还要付费,以便让电视台转播联赛。

      记者:经常同中超俱乐部的教练沟通么?有很多人来自欧洲,比如前上海申花队主教练吉洛还是一位法国人……

      佩兰:我和他们沟通不多。我见过埃里克森,他人很好,也见过斯科拉里,他的球队拥有很多国脚。我还见过吉洛两次,但他在上海。

7427ea6698c215a863c80f.jpg

关于国脚个体难以进步

国家队集训时间较短,急缺海外球员

      记者:你是如何组织国家队工作的?

      佩兰:教练组有3名中国人,他们只会在集训期间过来。还有2名法国人,贾汉是体能师,阿里·布姆尼耶尔是助理教练。每周末的联赛,我们会分头观战。中国幅员辽阔,需要经常坐飞机前往3000公里以外的地方,有点像我们在欧洲旅行,但这都不是麻烦。

      记者:刚到中国时,你算是默默无闻,现在有点名气了么?会被人认出来么?

      佩兰:今年初,中国队闯进亚洲杯八强,这给我带来一些名气,球迷们开始认识我。中国人喜欢足球,但主要关注国外赛事,特别是英超、欧冠、世界杯这样的大型赛事。他们很清楚,中国球员并没有国际比赛的水准。

      记者:在职权范围内,你尝试过怎样的变化?

      佩兰:我提出过一些帮助中国国家队进步的建议,但没有什么反响。前锋问题始终困扰中国队,16支中超球队,可能只有10个中国前锋。联赛规定可以首发4名外援,还有一人替补,这些外援基本都是攻击型球员。我和他们探讨过这个问题,希望能够减少外援名额。

      记者:你体验过法国的高水平足球。来到这样的环境,不会让你很沮丧么?

      佩兰:中国足协找到我,就是看重我的培养球员能力。让我沮丧的是,国家队的集训时间只有几天,若想帮助球员个体进步,那是很难的。而且在我的球队,只有一人效力于外国联赛(张呈栋在西甲巴列卡诺),但他从未出场过。除此之外,同他们一起共事还是很开心的,他们都很积极,拥有良好的精神面貌。

关于不考虑回法国执教

不惧执教中国的冒险,喜欢压力和专注

      记者:你是否想念执教俱乐部的日常生活?

      佩兰:很长时间以来,都有不少国家队对我抱有兴趣,但我从未迈出这一步。让我感兴趣的是,执教国家队所要承受的紧迫感和压力。每场比赛都是至关重要,我喜欢大赛前的专注与激动,就像亚洲杯和世界杯预选赛的准备期。

      记者:你是否会考虑回到法国执教?

      佩兰:可能性很小,虽然我不反感法国。如今,我的职业选择与生活、妻子联系在一起,我有这种奢侈的本钱。四年前,当我离开法国时,就是为了前往国外接受挑战,享受执教生涯最后的几年。中国,为我打开亚洲的大门,我想经历一些冒险。足球让我经历很多,如今,我把生活与足球联系起来。这两年,我在中国的生活感觉很好。

      记者:如何理解中国文化和语言,你会说汉语么?

      佩兰:不可能学会。我会一些日常用语,还学会用中文数数(编者注:数字的汉语读法)。同球员沟通时,我有翻译可以帮忙。有时候,我也会说英语。

      记者:因此,你不是那种有机会就回家的人?

      佩兰:完全不是。我已经一年没回到法国。这里的生活很好,文化方面,还有很多事情可做。我还去过周边的国家。年初的澳大利亚亚洲杯后,我去越南度假,还到过日本。我只在节日时才会回法国。对于其他亚洲国家,有些地方很有趣,比如日本、新加坡……泰国也有一支不错的国家队。

佩兰  /   中国足球  /   恒大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