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退出F1?各位听听就得了

王辉12-18 13:44

故事的男主角毫无疑问是一代体育界枭雄。作为一个出生于1930年的老家伙,伯尼·埃克莱斯顿登场时自带了很多技能光环:大气、沉稳、智慧、果敢、霸气,甚至还有一些奸诈。正如F1专家马丁·布伦德所言,在F1的问题上与伯尼斗智?“你需要早早的起床,去应对伯尼。”

4106129854197718923.jpg 伯尼·埃克莱斯顿

当然,跟他演对手戏的也不是善茬。尽管法拉利车队的老板马尔乔内才“年芳”63岁,不过他也是商界奇才,要不然也不会爬到掌控这个F1历史上最悠久的车队的职位。当两人遇到一起时,只要有一丢丢火花,就会燃起冬季的烈火。

厂队独大会毁了F1?

2014年起F1规则的大幅度修改,表面上是让一度四连冠的红牛衰落,崛起了梅赛德斯;实际上则是让F1的玩法从“空气动力学制胜”变为了“引擎制胜”。这几年,梅赛德斯凭借着超强的引擎实力一骑绝尘,汉密尔顿也向自己的偶像塞纳逐步迈进;另一边,红牛却因为雷诺引擎表现不佳而一蹶不振。

而到2016年,梅赛德斯和“搭档”法拉利将占据11支F1车队中的8支“心脏”,可以说能够直接左右赛道上的快慢程度。另一方面,这样的影响力也带到了赛道外。关于F1事务的各项投票中,小弟们自然会听老大哥的话,于是梅赛德斯和法拉利的意见得到了进一步放大。如果大哥们看小弟不顺眼,即便是贵为四届世界冠军的红牛,也照样得不到一颗强有力的心脏——原因?很简单,怕红牛有了好引擎构成威胁。“红牛是一支不完整的车队。因为如果你有很强大的底盘,但你缺个好引擎,你就不够完整。如此,你就无法成为世界冠军,”马尔乔内说。

29fab3b6a49557e0120d802aa889716082741005.jpg

反过来说,正是因为这两家引擎制造商太过强势,围场内又难有其他企业与他们形成对手,这让谈判中的天平始终倾靠在一边。“到底是他们更需要F1呢,还是F1更需要他们呢?”这道问题,真的难有一个好的答案。

唯一清楚的是,伯尼确实很害怕法拉利、梅赛德斯的退出。就像此前本田、丰田和宝马都离开F1一样,见惯大场面的伯尼的老心脏也受不了这一切。

法拉利为什么要否决?

关于引擎,关于预算帽,法拉利和伯尼一直唱的是反调。伯尼这边无论是高尚,还是全面,总之是站在小车队这边的。他始终坚信如果小车队一个个的灭亡,那么剩下的大车队也就失去了“大”的意义,F1也就行将就木了。但法拉利那边可不管,他们认为强大是自家的特质,干嘛要去为弱者负责呢?于是,反对票成为了意大利车队经常使用的利器,给伯尼各种颜色看看。

最近的这次,是伯尼计划从2017年起引入更加廉价,简单的引擎,以此来平衡掉法拉利和梅赛德斯两家过于强大的引擎。更长远的是,是削弱两家在围场的客户基础。

在这方面,法拉利自古以来比谁都横,尽管他们已经多年不是世界冠军,但相对于更加低调的梅赛德斯,意大利车队始终战斗在“维权”第一线。当伯尼眼见谈判不成,试图再次修改规则时,法拉利干脆说了一句,“老子不玩了”。

换谁坐在法拉利主席的席位上,似乎都会如此。尽管跃马不是世界冠军,但作为F1历史上唯一全程参与赛事的车队,其历史地位是不容置疑的。同时,法拉利一直坚持着奋战在这片围场中,也是有原因的。钱呗!

伯尼如果威胁到法拉利赚钱,意大利车队自然会跟他对干到底。既然前任蒙特泽莫罗都能干倒前FIA主席莫斯利,那如今马尔乔内自然也不会屈服于伯尼。“我们动用否决票,是为了保护我们作为引擎制造商的合法商业权利,”法拉利领队阿力瓦贝内说,“我们无意对抗其他车队,我们只是在保护自己的商业权利。”

梅赛德斯人虽然在赛道上与法拉利直面交锋,但在赛道外却支持着他们。托托·沃尔夫作为梅赛德斯的发声高层,早就明确了自己在客户车队计划中是在“赔本儿赚吆喝”。尽管他对预算和解救小车队等问题上比较开明,但也没到自愿割肉的地步。

两大引擎制造商站在一起,伯尼想要攻陷的城堡着实坚硬。

便宜的引擎就好吗?

“我们走上赛道是为了证明自己,证明给大家看我们的能力,我们能够掌控好动力单元,”马尔乔内说,“如果我们要缩减自己的优势,那法拉利就没有兴趣再比赛了。”同时,马尔乔内也说,自己非常理解小车队的经济苦衷,但“这个问题是FOM(伯尼领导的商业权利公司)去解决的,而不是法拉利该解决的。”

F1为了让比赛更加精彩的一系列改革举措,如今看来是革了自己的命。从V8到V6,引擎喧嚣声小了,花费似乎更多了。卡特汉姆上哪去了?曼诺只是勉强维持着生命。索伯,印度力量和路特斯的经济状况无人知晓,人们看到的只是关于他们随时可能OVER的传闻。

引擎便宜一些后,这些中小车队不仅能够恢复财政健康,而且也能在赛道上重整旗鼓。因为,他们可以把这笔省下来的钱花在底盘建设——另一个F1最重要的技术实现上。

这样的局面是伯尼乐于见到的。拥有更多竞争力的车队出现,会让“一骑绝尘”四个字消失,变为群雄争霸。而群雄争霸带来的就是车迷增长,赞助商跟进,“全国人民喜迎赞助费和转播费上涨”。F1腰包鼓了的同时,伯尼和他背后的CVC(拥有F1商业权利)则就不用向中小车队给那么多补助了。

各取所需相互妥协?

叫伯尼是F1的“大哥”,可能都说小了。爷爷辈儿的他面对新一轮政治挑战,依然坚持着强势原则。“如果喜欢这些变化,那很好;如果你不喜欢,那很遗憾。当然,你有权利拜拜,或者去找仲裁,”伯尼说。

按照伯尼的终极理念,“我们目前希望制定出新规则,就是大家的引擎都一样。除非迫不得已,我们不希望不同的引擎服务不同的车队。”

尽管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授权伯尼和国际汽联主席托德修改F1规则,但伯尼似乎并不相信搭档托德够坚韧。“问题在于,他是否希望一切都民主,”伯尼说,“托德做了很多其他的事情,他对于道路安全比对F1更加关注。或许,他该退后一步,让其他人来掌管这一部分的事情。”

在法拉利否决了关于带有“预算帽”的客户引擎的草案后,世界赛车运动理事会任命了伯尼和让托德在明年一月底前就一系列涉及F1管理、动力单元和成本削减等问题向理事会提出建议。1月31日前,伯尼和托德将再次推出针对独立引擎的新举措,与法拉利继续博弈。

法拉利是99%不会退出F1的,伯尼也是99%不会让F1纹丝不变的,双方只是在冬季的博弈中各取所需,互相妥协。为了不让那1%的事情发生,双方的律师团队都要努力了。

伯尼·埃克莱斯顿  /   法拉利  /   F1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