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也怕双雄反目分手 B计划锁定德国新车手

茅为安12-21 13:20

梅赛德斯2015年的夺冠历程显然比前一个赛季接近最理想局面,这就让身为车队主管的沃尔夫发出的警告看上去非常不合常理,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赢下2014年制造商和车手锦标赛冠军之后,梅赛德斯安排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拍了一张照片,两人背对背依靠,各自双腿抵墙,构成三叉星的形状。物理老师会告诉你当三条线互相夹角呈120度时形成最完美的力学结构,这恰好就是梅赛德斯的标识。

从这个角度来说,沃尔夫所代表的梅赛德斯集团高层有充分的理由认为2015赛季不完美,显然在幕后发生的一些事情不能让车队完全满意,或者认为可能成为今后维持统治的隐患,首当其冲的就是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的队友/对手关系。

如果汉密尔顿在美国提前三场比赛卫冕后能乘势追击,很可能彻底在心理上击垮罗斯伯格,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后者恢复了气焰,认为自己悟出了在来年战胜队友的真理。最后的三连胜对罗斯伯格的意义,就像在成为下一个大卫·库尔特哈德或马克·韦伯的边缘——即使不服气但实际为无法击败世界冠军队友妥协——悬崖勒马。同时,他从奥斯汀的碰撞中终于领悟到一件事:汉密尔顿绝不会在两车相撞的电光火石间把车队利益放在第一,所以他只有比英国人更聪明同时更强硬才行。

w570045.jpg

2014赛季的斯帕撞车后,梅赛德斯明确表示绝不容许发生自己的车手在赛道上撞车、两败俱伤的场面,并对罗斯伯格进行内部处罚杀鸡儆猴。今年这条底线并没有被触及,但沃尔夫发现了另一个问题:汉密尔顿开始对车队的临场策略提出质疑,甚至怀疑车队偏袒队友。

虽然事情发生在无关痛痒的最后三战,但根源或许还在于摩纳哥。当时汉密尔顿领先了大半场比赛,而因为车队在应对安全车时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让他把最想拿到的冠军之一拱手让给了罗斯伯格——这一事件从根本上多多少少动摇了英国人对车队在策略制订时的信任。

在墨西哥,汉密尔顿公开在无线电中对进站策略提出异议,而且一度拒绝进站把车队置于尴尬的境地。这在近年来的F1绝无仅有,更别提可能对以秩序为第一要务的德国企业带来的影响。

在今年梅赛德斯的庆功活动上,沃尔夫当着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的面强调了车队精神:“车队精神是最重要的,是我们力量的源泉之一,它造就了现在的我们,让我们取得今天的成就。如果车手之间产生了敌对情绪,那会损害车队的利益。”

此时此刻,汉密尔顿尽情享受着“三冠王”的荣誉,并试图找回儿时因刻苦训练错过的“欢乐时光”,但也憋着一股气要在新赛季揭幕时从队友手里夺回优势;罗斯伯格则精神抖擞,一心为下赛季积蓄能量等待爆发。这样一看,沃尔夫的公开表态反而在时间点的选择上恰到好处,在他们头上浇一盆冷水,不得不在冬天为明年多留一个心:记得自己是车队的雇员。

说到2016赛季,罗斯伯格将迎来与梅赛德斯合同的最后一年。只要当前引擎规则不变,梅赛德斯的优势很难被彻底颠覆。德国人显然要为自己的将来打算,即便明年再次败给汉密尔顿,或许仍旧只有待在“银箭”才能留住世界冠军之梦最后的希望,那么识大体的他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

但是,续约三年的汉密尔顿在梅赛德斯的地位真的牢固吗?德国制造商已经让他成为英国最高薪的体育打工仔,又给了他足够的自由空间在业余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要求他以匹配的成绩以及对品牌形象起到良好宣传作用作为回报相当合理,更是合作的底线。

显然,梅赛德斯正在追求F1史无前例的成就:车手激烈竞争但不留下争议,包揽冠军,统治F1,包装完美的车队和品牌形象。作为管理者,沃尔夫当然清楚这是一条危险的路,因此早就安排了“B计划”:培养一名可以接班的梅赛德斯车手,而这个人就是本年度DTM(德国房车大师赛)冠军、德国人帕斯卡尔·维尔雷恩。

从去年开始,梅赛德斯就利用一切机会让维尔雷恩驾驶F1赛车,累积里程。在梅赛德斯的压力下,FIA也修改了获取超级驾照的积分制度,为DTM总冠军敞开大门。这个冬天,沃尔夫还有最后一项任务,将维尔雷恩送到下赛季将使用梅赛德斯引擎的马诺车队参加比赛接受锻炼。如此一来,一旦情况需要,年轻的德国人最早在2017年就能正式跳进“银箭”赛车接班。无论最后仍是一名德国车手+英国车手,还是两名德国车手,看上去都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只能说,为了追求完美,梅赛德斯试图下一盘更加完美的大棋。

汉密尔顿  /   罗斯伯格  /   沃尔夫  /   梅赛德斯  /   维尔雷恩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