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同下一盘棋”比赛模式好玩但无趣

谢锐12-22 11:52

世界围棋团体赛半决赛起三人同下一盘棋,这种比赛模式简言之就是“好玩无趣”。

820_1672713_321078.jpg 中国种子队

说其好玩,是因为三人同时研究一盘棋,现场颇为热闹。遇上古力、柯洁这样的“段子手”,就更好玩了。此次半决赛,韩国外卡队长考时,柯洁笑称:“韩国总不走棋,可不可以在摄像头下用手势‘调戏’一下他们。”后来白棋胜券在握后,柯洁果真在监视镜头前用手势“调戏”对手,来回晃手。另一间对局室的韩国外卡队通过监视器肯定也看到了这一幕。

日本将这种对局称之为“相谈棋”,意即搭档之间可充分交流。1934年,日本《报知新闻》举办首届“相谈棋”,由吴清源、木谷实对阵他们的师父濑越宪作、铃木为次郎,这正好是新老布局之间进行的碰撞,一时传为佳话。

中国国家队棋手以前多住在棋院宿舍,有时候两个宿舍之间进行“相谈棋”对决,每个宿舍集体研究好着法后,推出一人落子,如此进行下去。那时候国家队棋手宿舍挤得满满当当,相互之间展开踢球、对弈,而今绝大多数出外居住,追不回昔日热闹景象。

曾有一段时间国家围棋队加压棋流行,每逢棋手出战重大世界比赛,即参赛者一人对阵国家队,为的是最大限度地训练参赛者。当年老聂出战中日围棋擂台赛,出征前夕国家队与他下“加压棋”;常昊出战应氏杯决赛前夕,古力、周鹤洋、邱峻、胡耀宇等组成一队,与常昊下“加压棋”。

“加压棋”实为“相谈棋”,团队间可充分讨论研究,以选出最为精确的一手。这种蜂群战术在对杀时最为见效,但凡有对杀场面出现,双方都能很快摆清所有后续变化,所以在“相谈棋”中,很难看到大龙对杀的激情场面。

但这次世界团体赛半决赛,日本种子队意外被韩国种子队屠龙,这种场面按理说在“相谈棋”中不该出现,但日本棋界论资排辈,依田纪基九段一旦发话,后辈苏耀国九段、余正麒七段哪有反驳的余地。更何况,依田纪基的历史战绩也要比后两位晚辈强出许多。

显然,依田纪基做主送死了大龙。这种“相谈棋”在不同辈分棋手之间协作的话,已经失去了“相谈”的本意,晚辈岂敢置喙前辈的棋,结果势必是一团和气,这也是日本围棋这些年停滞不前的一大原因。

类似日本种子队这种情况仅仅是一个特例,大多数“相谈棋”轻松好玩,场面热闹,笑语不断。但如前所言,棋盘上的所有变化几乎都推算清楚了再落子,使得棋局自始至终显得平淡无奇,尽管这种平淡也是深厚功力呈现。

围棋的魅力不仅在于妙手,也在于失误,说到底也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多少仰天长叹、痛不欲生其实也是人生写照。而“相谈棋”如同两位饱经人世沧桑的老者对话,成熟、哲理一样不缺,但激情澎湃、宁为玉碎那一幕总是不会有了。

每位围棋大师都是创造艺术的引领者,每张棋谱都带有棋手鲜明的个性,不用看对局者名字,也都能看出谁的作品。然而,“相谈棋”是集体智慧的产物,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棋局更严谨了,但风格却没有了。如同电脑程序下棋,很精确,却毫无回味。这也是电脑围棋也许能打败人类,却永远无法超越人类的命门。同样,“相谈棋”强化了技术,抹杀了风格,只能偶尔为之,搏一乐而已。

中国  /   韩国  /   柯洁  /   古力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