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谈棋”精髓在于相谈 尊卑过甚无好局

谢锐12-24 13:21

刚刚结束的世界围棋团体赛自半决赛起实行“三人共下一盘棋”赛制,三个人商量着同下一盘棋,也叫“相谈棋”。这也是仅有世界围棋团体赛才采用的独特赛制。

“相谈棋”之利在于精确,几乎每手棋都是在充分讨论下进行,个人对局中的勺子绝少看到,棋局质量甚高;其弊端则在于个体风格迷失,看不到每位高手鲜明的风格呈现于棋盘。棋谱是棋手的名片,每张名片各有不同,但在“相谈棋”里,却看不到鲜明的个人特色,只有似曾相识之感。

在2013年首届世界围棋团体赛中,代表日本外卡队参赛的是三位鼎鼎有名的老牌超一流高手:武宫正树九段、赵治勋九段、小林光一九段,他们未能突破重围,打进决赛,但有一个问题是,如果他们三人同下一盘棋的话,又会是怎样的一副情景?

xin_053020620091137512631.jpg

对此,赵治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那样我们三个人肯定会打起来。”说的也是,如何去想象天马行空的“宇宙流”与锱铢必较的“地铁流”同下一盘棋?他们之间的风格完全迥异,犹如天壤之别,现在要他们同下一盘棋,除非打起来还真无解决之途。

好在当今的年轻棋手棋风大多相似,有脸谱化趋势,但这并不意味着三人就能融合一起,形成合力。日本种子队的苏耀国九段不无苦恼地说:“我们这次参加了两场‘相谈棋’,但三人之间几乎没法沟通,依田纪基老师是我们的大前辈,基本上他说怎么下就怎么下,我们也没法反驳他。在日本棋界,后辈是很难与前辈进行充分的对话交流的。”

依田纪基既是前辈,其战绩又比两位后辈强出许多,自然更有发言权,但如此一来,“相谈棋”演变成了他的独角戏。只是到了官子阶段,用时紧迫,依田纪基不屑于收官,苏耀国九段和余正麒七段才进入状态,兢兢业业地收束,只是为时已晚。

为此,苏耀国提出:“这个比赛应该早点通知我们,我们也好组织好搭档。我已经向日本棋院正式要求,下届比赛组队应该尽量以同辈为主,相互之间谈得来,这样大家有得商量,结果肯定也会好得多。”

中国种子队三位棋手皆为90后,平时在一起研讨时候多多,所以在“相谈棋”中言语无忌,谈笑自如,现场气氛活跃。这也是“三人一盘棋”的初衷,三位高手群策群力,弈出一盘尽善尽美的棋局;倘若相互之间言语寥寥,甚至有的还憋着气、带着委屈,那还叫什么“相谈棋”?

韩国种子队三位棋手配合默契,年龄最小的17岁李东勋五段毫不拘束,表现得非常活泼。每逢胜负关键处,金志锡九段都要问李东勋一句:“你觉得下哪里最合适?”然后李东勋开始摆各种变化图,最后朴廷桓定夺。三人之间看似没有分工,但在对弈过程中却又自然形成分工,这也是韩国队首届比赛获胜诀窍。本届比赛,中国队本也确立以柯洁九段为主、时越九段和周睿羊九段为辅的对战方案,惜乎运气稍差一筹,半目告负。

围棋  /   团体赛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