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利首赛季表现可圈可点 维特尔再现舒米时代?

茅为安12-25 15:48

  有着“小舒马赫”昵称的维特尔在法拉利的第一年取得了不错的开始,他是否已经踏上复制自己偶像的道路?法拉利领队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说:“很多时候看着维特尔,他真的就像一个复制出来的舒马赫,对认识他们俩的人来说,能发现他们惊人的相似处。我们希望他们最终带来的成绩也一样。” 

维特尔的正确轨道

  都是27岁加盟法拉利,都带着世界冠军头衔,都是在法拉利低迷的时候,维特尔又从小看着舒马赫比赛长大,把视他为英雄。因为种种交集,舒马赫在法拉利的成功无疑是维特尔能否带来跃马重塑辉煌的一个参考,但同时又不可避免地拿来作为比较。

45602280_640.jpg

  1996年,舒马赫带着两个世界冠军从贝纳通转投法拉利。那时的法拉利自1983年就再未赢得过任何世界冠军,而F1统一使用V10引擎,意味着跃马仍旧面对一条未知的前路。那一年威廉姆斯独霸一方,舒马赫和法拉利在前六场比赛颗粒无收,带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前往西班牙,偏偏正赛当天又雨。但,舒马赫展现“雨神”风采,拿下成为法拉利车手后的第一场胜利,就此奠定了自己在马拉内罗的地位。此后,舒马赫又在斯帕和蒙扎斩获两场极具含金量的胜利,赛季结束时成为两位威廉姆斯车手之外排名最高的,车队也排名第二,让法拉利和乃至整个意大利看到了希望。

  维特尔加入法拉利的背景与舒马赫当年相似:2014年的法拉利惨不忍睹,阿隆索忍无可忍离开;而2008年后再无世界冠军入账触发了马拉内罗发生“人事地震”,将舒马赫带到法拉利的卢卡·迪·蒙特泽莫罗被逼下台,菲亚特CEO塞尔吉奥·马奇奥内亲自走马上任;车队一年两度更换领队,一干技术骨干遭遇清洗。

  稍有不同的是2015赛季是新引擎规则实施的第二个赛季,而随着动力单元竞争力的提升,跃马在2015赛季揭幕时成为了“银箭”以外最快的赛车。即便如此,没人想到维特尔在法拉利的第一场胜利来得如此之快,在马来西亚进行的赛季第二场比赛,梅赛德斯赛车突然对雪邦的高温产生排斥,而法拉利恰好对轮胎管理更加出色。

  在某种程度上,维特尔加盟法拉利与当初舒马赫离开贝纳通有异曲同工之处。舒马赫的前两次世界冠军一直充满争议,除了有争议的撞车之外,赛车涉嫌使用违规辅助系统,因此非常希望证明自己能干净地赢下胜利,而他在法拉利的第一年就做到了。当时那辆由设计大师约翰·伯纳德打造的F310赛车很不成功,不仅车速慢,而且稳定性让人失望,但舒马赫的领奖台和胜利(三个分站冠军)、杆位(4个)充分证明了他在同时代车手中超群的驾驶技术。

  相比之下,维特尔算得上当今最优秀的车手之一,但他摘下的四个世界冠军总被视为赛车因素的功劳。不仅如此,2014年技术规则改革后他对新赛车的不适应,输给队友里卡多更是让人对他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因此他更加希望换一至车队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法拉利便是最好的机会。

  就2015赛季的表现来说,法拉利与梅赛德斯的差距时而缩进时而扩大,但维特尔绝大多数时候发挥稳定,只是在斯帕、墨西哥和阿布扎比欠佳。匈牙利夺冠之后,他又在新加坡“杆位制胜”,尤其是这个2010年之后法拉利第一个在干地上拿下的杆位,显示了赛车性能确实有所提高。维特尔最终以年度第三结束首个“红色赛季”,19场比赛13次登上领奖台刷新了车队历史,更让车队和自己相信正处于正确的轨道上。

“舒领袖”和“维成员”

  1995年11月,舒马赫确定将从贝纳通跳槽到法拉利,他来到意大利车队拥有的菲奥拉诺赛道试车,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1996年F1统一使用V10引擎)——驾驶采用12缸引擎的赛车。结束后他对法拉利工程师说:“有这么强动力的赛车,你们怎么会拿不到世界冠军?”

  前意大利赛车杂志《Autosprint》记者阿尔伯特·安东尼尼从1992年开始跟随法拉利,他受邀观看了这次试车。他回忆说当时在场的法拉利人都面露尴尬,而回到办公室后都为舒马赫留下的第一印象受到“巨大的震撼”,觉得可以为这支“有些暮气沉沉的车队注入新活力”。

  巴塞罗那那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展示了舒马赫精湛的驾驶技术,还有对进站时机时把握的果断,让车队不自觉地跟着他的“指导”比赛。那天之后,法拉利所有成员相信舒马赫就是他们期待已久的能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乾坤的人。

  20年之后,安东尼尼摇身一变成为法拉利车队媒体主管,今年一月上任的他从更加内部的角度观察着维特尔来到马拉内罗后的第一年。

  当被《体坛周报》问到维特尔雪邦胜利的意义是否能与当年舒马赫在巴塞罗那的取胜相提并论时,安东尼尼说:“胜利肯定给车队带来积极影响,我这么说并非因为我现在是法拉利的人,而是去年之后每个人都灰心丧气,所以亟需巨大的鼓舞,但又心里没底。没想到胜利突然就来了,让大伙相信现在的道路是正确的。”

  “当年舒马赫在队,车队知道胜利迟早会实现,因为从他入队的第一天起就带来了这样的信仰。所以,从一个观察者的角度来看,舒马赫是一名纯粹的领袖(Leader),而维特尔更是一名团队成员(Team-player),所以他们第一场胜利带来的意义并不完全相同。”

  众所周知,维特尔勤勉工作的优点与偶像十分相像,几乎每一天他都是赛道上最晚离开的车手。雪邦夺冠后,当《体坛周报》记者离开赛道时,只见维特尔正在同一名负责赛后打包的技师站在货箱边讨论——此时比赛已经结束6个多小时,接近午夜。

  对此,安东尼尼半开玩笑地说:“我不知道是不是德国人都这样。不过,他(维特尔)确实对很多事情都很好奇,总会刨根问底。迈克尔有些不同,他总是自告奋勇与大家一起工作,他曾经告诉我,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做好带头人的角色。”

  在外人看来,舒马赫在法拉利是一个大佬的形象,但用安东尼尼的话来说,从他第一天正式到马拉内罗报到,就“被所有人热爱”,上到主席,下到食堂厨师。

  相比之下,维特尔比较内向,但他也非常重视与自己的团队建立良好的关系,了解身边人的想法。

  “有一个周末,我把技师们读了报纸上关于他的报道的感想告诉他(维特尔),他感到很惊讶,”安东尼尼说,“因为他没有想到技师们还会去看媒体的报道。随后他问是不是他说错什么话了,我说‘不,不,大家只是茶余饭后聊天而已。’我建议他今后多与技师们聊天,因为这是加强互相了解最好的方法之一,他很认真地聆听。”

  归根到底,舒马赫难以复制,他的气质和气场注定让他在法拉利能拥有不同寻常的地位。虽然被人称为“小舒马赫”,但维特尔从来只想坚持自我,在渐渐适应马拉内罗的生活、融入新同事之中后,他也在进入自己擅长的角色。

维特尔“法拉利化”

  维特尔在法拉利的第一个赛季让全队上下感到满意而且充满希望,不止因为成绩,更因为他所找到的归属感,让人觉得他可能比舒马赫、阿隆索更加适合跃马。

45602279_640.jpg

  今年的法拉利圣诞年会有1200人参加,第一次出席如此盛大的场面,维特尔在脱稿的情况下完成了一次全意大利语的演讲,虽然并不流利,而且时不时露出德国口音,但他的“用心准备”、“诚心诚意”让马奇奥内觉得他“比待过五年的阿隆索更加像一个法拉利人”。

  事实上,从到车队工厂报到的第一天起,维特尔就积极地融入法拉利文化。安东尼尼透露说他头几天就去新布置的法拉利博物馆“学习”,接着又去工厂对面的“法拉利食堂”和“舒马赫妈妈餐厅”体验生活,一下子就拉近了与新“邻居”的距离。

  非常明显,是维特尔的到来驱散了过去几年阿隆索在队时颇为凝重的气氛。西班牙人过于政治化的手段有时让车队感觉到消极和压力,譬如:2013年夏天他公开宣称希望圣诞礼物是一辆红牛赛车——马拉内罗本身就是政治风云复杂的世界,阿隆索所施加的负能量最终让车队仿佛被黑洞吞噬一般。

  维特尔也重视车队内的话语权,特别是自己能否得到车队足够的支持,但他比阿隆索柔和,又具备了舒马赫的精明,显得张弛有度。加上关系非同一般而且从不过参与人事斗争的莱库宁作队友,维特尔正在营造最让自己舒坦的环境,也让车队的同事能有相同的感应。

  “比较两个性格不同的车手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阿隆索和维特尔的处事方式完全不同,”安东尼尼说,“他们有各自的优点和独到之处。但有一点,所有车队都希望在一个和睦、充满积极性的环境里携手共进。”

  1996年底,在舒马赫的鼓励下,贝纳通的两位功勋人物罗——技术总监斯·布朗和赛车设计师罗里·拜恩——加盟了法拉利,撑起了车队新的技术轴心,特别是布朗与时任领队让·托德、舒马赫一起成为了跃马的“三驾马车”,共同铸就了一个辉煌的王朝。

  如今,法拉利车队的重大决策由马奇奥内做主,阿里瓦贝内负责日常管理,昔日布朗的得力助手詹姆斯·埃里森主持技术工作。虽然目前为止维特尔只帮助法拉利从红牛“挖”来过去他在红牛二队的比赛工程师里卡多·阿达米,但他也积极努力建立忠于自己的团队,安东尼尼透露“他向高层表达过希望有熟悉他的人围绕他工作越多越好。”

  作为舒马赫“来到、看见、征服“时代的亲历者,安东尼尼对维特尔复制舒马赫脚步的前景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回答:”我无法很确定这是否会实现,但我相信维特尔正在用自己的力量来谱写一段只属于他与法拉利的故事,无论结果如何,他绝不会后悔。”

维特尔  /   舒马赫  /   法拉利  /   阿隆索  /   内纳通车队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