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美国篮球史最成功教练 禅师也只能望其项背

扣篮12-31 15:47

  如今,你肯定知道Mike Krzyzewski是谁。他可是大学篮球的常胜将军,是拥有足够自主权挑选球员的卫冕冠军教头。当我们在杜克大学所在的杜汉地区待了足够久后,我们发现,为了上述荣誉,K教练付出了多少!

SLMP-151100-MK10.jpg

  离远点看,迈克·沙舍夫斯基会比照片显得更高大些。他是NCAA卫冕冠军的主教练,是奥运冠军主教练,也是世界冠军主教练。这一切绝对值得我们回味一番。

  K教练是大学篮球史上胜绩最高的教练(1022胜,而且还在延续。要知道,在NCAA他是唯一的千胜教练)。不管是不是品牌代言人(超级合同让他成为了全美薪水最高的教练),是不是在为再次夺冠出发,又或者真如人们所说的,他已然成为了2016年的最佳新秀(你好啊,SLAM的校园日记作者杰森·塔图姆),在已经开始的大学赛季中,K教练将在电脑屏幕,报摊以及电视机前占据你大量的视线。

  这次,我们有幸获得了他给予的时间,走进了他卡梅伦室内体育场的传奇房间中。

  K教练绝对是位绅士,他那迷人的翩翩风度就更别提了。一位出自芝加哥波兰移民社区的孩子,是如何成为教练中的佼佼者的?是如何在年轻人中获得非凡影响力的——还有少年,而且,这些小伙子还在天天被他臭骂?不管你是跟他相处30分钟,还是30天,就算是他自己对此都无法解释清楚。不过,在倾听他分享自己的人生时,我们还是找到了一些线索。

  沙舍夫斯基出生于1947年2月13日的芝加哥,他父母对他们的美国之旅感到非常骄傲。“我父亲经历了二战,我成长于一个波兰社区的中心,我们那的人都非常爱国,”沙舍夫斯基回忆道,之后,他将这份对国家的激情,双倍奉献于他所热爱的篮球中。

  “高中的最后两年,我成为了芝加哥天主教联盟的头号得分手,入选了全明星阵容。很多大学想招募我,但那一切对当时的我而言并不复杂。高中毕业后,我获得了西点军校的招募,父母压根不相信我能有这样的机会。”

  以现在的观点,在篮球方面,军校的水平只能算是中等,在以学术为中心的爱国者联盟中,他们只能艰难求胜。但在1960年代,军校可是拥有着很好的篮球计划,有着你听说过的知名教练。

SLMP-151100-MK01.jpg

  “首先,我进入了世界上最领先的校园,这里可是西点军校,”K教练说,“其次,我得到了在这里打控卫的机会,我成为了队长,我有机会为鲍勃·奈特教练效力。他是史上最佳教练之一,我还能更幸运吗?这里的文化就是胜利,我沉浸其中,我对此心存感激。”

  “因为大一新人不能上场,所以我在大学只打了三年。在这三年里,我们有两年是全美前20名的球队。大三时,我们成为了第一支进入NIT(全美最早的大学篮球锦标赛)的球队,你要知道当时的NIT可是很庞大的集团。我们在全美各地与最棒的球队交锋,大四时,在NIT,我们击败了南卡罗来纳,我们赢得了ACC。我们经历了一系列伟大的比赛,所以,我得感谢上天赐予了我们一位伟大的教练。”

  后面呢?你知道的,作为为军队服役的承诺,这意味着你在毕业后要继续为其服役5年。K教练超热爱纪律严明,热爱军队中“美妙”的生活,他对于服役非常骄傲——就像他热爱篮球一样。

  “我很高兴能成为美国军队的军官,我同时还获得了继续在军队中打球的机会,”他解释说,“我在美国陆军的卡森堡打球并在那里训练。我成为了全美军队最佳阵容成员,我也代表球队在世界各地打球。能够有这样的机会报效祖国,我非常幸运。我对于篮球的热爱一直高涨,即便是在军队时,即便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待在军队时,我也知道,自己必须跟随着内心去选择执教——我必须这么做。”

  当K教练的服役期结束后,奈特教练也从西点军校转去了印第安纳大学,执教印第安人队。“奈特教练给我提供了一个一起为印第安纳效力的机会,”他说,“我去了研究生院,在那里协助他。印第安纳一直都不错,但在我们那个时候,你知道,他们是全美最棒的。”

  在布鲁明顿以31胜1负结束赛季后,沙舍夫斯基的母校出现了,并送上了一个工作机会。“在28岁时,我就成为了西点军校的主教练——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太走运了,”40年过去了,K教练在谈到这一刻时,依然会说“这有没有搞错?!”

  K教练的激情并没有持续太久,军队工作可不简单。这所大学的篮球水平也起起伏伏,而且想要把精英球员带到西点军校可不容易。“前两年,我们的战绩是7胜44负。三年后,这个数变成了73胜59负,”K教练说(请注意:K教练跟我的父母同岁,当我知道他对于数字和故事的记忆如此清晰时,我真的震惊了),“(变化的)部分原因在于,我知道被招募成为候补军官,再成为军官意味着什么。我能够凭借在这里的经历,制造出一套文化。”

  大学篮球世界都意识到了这里的变化,尤其是他的篮球项目还伴随着高水平的学术荣誉以及胜利传统——除了一个冠军。“我们面对着挑战,”K教练坦承,“从西点军校到ACC,有一个执教的学习曲线。你懂的,你必须要对阵北卡,马里兰和弗吉尼亚。你的对手是拉尔夫·桑普森,迈克尔·乔丹和詹姆斯·沃西。而且,哇,你得要创建一个篮球计划。感谢杜克给我了这个机会,让我实现了这一切。在杜克最初的三年中,我们的战绩是38胜47负。我对杜克有一份承诺,在那后,我们显然让一切都变得完美起来了。”

SLMP-151100-MK08.jpg

  胜利的一部分原因自然来自于球员招募。在一所伟大的学校执教,你也就获得了与最佳对手较量的机会。K教练和他的教练组撒下了一张大网,他们试图招募全美的最佳球员。早期的阵容中,有杰伊·比拉斯,他是南加州前10的锋位球员。

  “当杜克招募我时,说实话,我从没听说过K教练。”比拉斯说。他是我们SLAM最喜欢的家伙,现效力ESPN的他所写的关于大学篮球分析的专栏,在我看来是最棒的。“我是来自西海岸的孩子,他是来自东海岸的男人,不过,我很快就对他建立了信心。他对交流的时间把握很有水准,他能将复杂的事情很简短的说明白。我的意思是,我之所以去杜克就是因为他。当时我对那所学校一无所知。”

  在比拉斯那届,还有着马克·亚拉里克,约翰·道金斯,大卫·亨德森,他们一起得到的分数比大学篮球史上任何一届球队都多。他们进入了1986年的NCAA决赛,但输给了路易斯维尔,这是K教练在这个舞台的首次亮相。比拉斯的比赛时间,也是在这场比赛结束后被K教练结束的,但K教练对于他生活的影响这时才刚刚开始。“最酷的事情就是他一直当了我30年的教练,”比拉斯说,“我可以在任何时候给他电话,问他问题。我现在依然没离开他的篮球项目。作为教练,他如今的努力和工作态度,就像我当年为他打球时一样高。他的人格始终未变,但他作为教练显然更出色了。”

  实际上,比拉斯和他的小伙伴的成功,已经预示着这场胜利是不会中断的。K教练和杜克在1991年和1992年赢得了两座NCAA冠军奖杯,在2001年赢得了第三座。2001年的那支队伍中,有着令人振奋的大二小子杰·威廉姆斯(姚明同年选秀的榜眼秀)。就像比拉斯一样,无论是在学校时,还是在他(如今杰也走上了与比拉斯相似的发展道路)离开杜克后,他都被骂哭过。

  “让我惊讶的是他在招募我时与我的互动方式,”杰说,“很多教练都试图与家长建立信任,但他的优先权则放在了我身上,那是我第一次像男人一样和人交流。”

  杰在他效力杜克的三年间里承载着巨大的期盼。“K教练是个竞争狂人,他对于成功和胜利的追求方式可以用无情来形容,在那打球,他绝对能让你感到恐怖,”杰说,“可当你看到他是多么努力的在工作,他的准备工作是多么细心,你怎么能不努力?更何况,他都那么大年纪了,他已经赢得了那么多荣誉!他制造了一种氛围,那就是,别找借口。”

  塔特姆和杰非常相似,这个前途一片光明、来自圣路易斯的小伙就像当年的杰一样,他可以选择全美的任何一所大学。可当他看到K教练在过去五年已经赢得的两座冠军奖杯(一共有五座了),以75胜1负的成绩连续5次带领美国男篮赢得大赛冠军后(K教练与卡梅隆·安东尼,科比·布莱恩特,勒布朗·詹姆斯,克里斯·保罗这拨球员合作时,也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方式),他对于在自己的高四赛季开始前,同意加盟杜克的决定,感到非常开心。

  “这一切始于K教练,以及他的教练组与我个人,与我的家人所建立起的密切关系,”塔特姆说,“他跟球员的关系很好。我遇见的球员,没人会说他坏话,都赞扬他对球员的热爱和关怀。”

  比拉斯说,杜克2014-15赛季的冠军阵容就是K教练不断进步,超强持久的证明。“去年早期,球队在防守方面做得不好。他立刻就开始在联防和盯人之间切换,并教育球员,强迫他们防守时多交流。在赛季的最后1/4阶段,他们或许成为了全美的最佳防守球队。然后,在他们赢得冠军后,K教练走进了新闻发布会现场,说这是他‘最棒的一年’,这也是他‘最喜欢的球队’。我觉得,这是我听过最酷的话。人们在五六十岁时所习惯做的事情,他根本不会去做。当你在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拥有一支你最喜欢的球队,这种感觉非常特别。”

  那么,本赛季呢?打一年就走人的泰尔斯·琼斯,贾希尔·奥卡福和贾斯蒂斯·温斯洛都去了NBA,塔特姆明年才能来到球队,杜克今年想卫冕还真不容易。不过,不管在2016年的春季会发生什么,或者说,只要K教练还想留任,他就已经赢了。每次都是这样!

  “在成功和胜利的路上,你总会遇到一些打击,不管你何时跌倒,不要停滞不前——你要站起来继续前进,” K教练充满激情的说,“感谢上天让这支球队在前三年就在我身边了——感谢杜克的管理层,感谢我们追逐胜利的态度。如果你认为你会失败的话,你是不会从西点军校毕业的。你一定要找到胜利的道路。” 

  (作者/Ben Osborne 译/李小皮)

K教练  /   迈克·沙舍夫斯基  /   NCAA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