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中的恶魔!复兴布鲁克林篮网全看他?

扣篮01-01 13:37

  赛迪斯·杨沉默打球已经足够久了,但篮网和他们的粉丝们都知道,他在球场上的能力是多么的劲爆。

16063732.jpg

  在赛迪斯·杨的住宅外,女童军正在兜售饼干,男孩子们就在附近的码头上踢着足球。隔着东河望去,曼哈顿商业区若隐若现。杨说,从他家窗户欣赏到的这幅景色实在难以置信。他甚至有些不适应,但有妻子Shekinah以及两个孩子的陪伴,他逐渐在这里找到了家的感觉。

  事实上,杨一直渴望着能让自己和家人过上稳定的生活,现在他相信,他们找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就在布鲁克林高地滨区的豪华商住综合体当中。

  过去的两年半如同白驹过隙,这其间充斥着不幸与交易,磨砺与苦难。两年前,杨的侄子在车祸中身亡。上赛季,他的母亲在与乳腺癌的长久搏斗中离开了人世。在那段时间里,杨总共在三支球队打过球:76人,森林狼,篮网。

  在休赛期,他终于签下了一份4年5000万的合同——包括第四年的球员选项——留在篮网。确实,杨感到生活很不错,而他在对布鲁克林生活的展望中也看到了很重要的东西。

  “我想我终于找回了自己,”杨说,“这件事我没告诉太多人,但有段时间我真的什么事也不想做。我的感觉就像,‘我们就这样混过今天,等明天再说吧。’因为当时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16063727.jpg

  2013年11月16日,新奥尔良。杨在76人不敌黄蜂的比赛中得到11分。他的侄子,奥利·霍尔也在观众当中。20岁的霍尔跟杨很亲近,从家乡孟菲斯南行来找叔叔。可这却是霍尔最后一次看叔叔打球。

  四天后,在休斯敦停留的霍尔和他的女朋友驱车前往孟菲斯,据杨所说,这个女孩可能是开车时犯困了。根据阿肯色州警察的报告存档,大约上午8点半,她的车子开出了30号州际公路,高速冲进了休息区,撞上了一辆装满东西的拖拉机挂车。当时在乘客位上的霍尔身受重伤,几小时后在附近的一家医院离开了人世。

  “真是飞来横祸,”杨说,“奥利曾经跟我一起住过一段时间。对我来说他就像弟弟。”

  应付这些祸事已经够艰难了。杨从76人短暂离队,暗自神伤,乃至几个月后,奥利的去世都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但在2014年的四五月,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杨的母亲,璐拉·霍尔前来找他,告诉了他一个消息,一个令杨大惊失色的消息。

16340170.jpg

  “她告诉我,‘我不想让你吃惊,但我感觉自己的胸部有个肿块。’”杨说道。

  璐拉不愿去检查“肿块”,因为她害怕检查结果。一周后,母子最坏的设想成为了现实,医生的检查结果是乳腺癌。

  随后便是手术和化疗。璐拉暂时有所好转,但她的健康还是受到了损害。与此同时,在2014年8月,杨被76人送到了森林狼。时运不济的杨在2014年10月29日迎来了自己在森林狼的首秀,那是在他的家乡孟菲斯。然而,璐拉的身体太过虚弱,没法来看儿子,她告诉儿子,自己身体的侧边很痛。

  “当别人向你谈论他们的痛苦时,你就会开始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对。”杨说。

  两周后,杨正跟随森林狼踏上一段漫长客场之旅——其中一场还是在墨西哥城——杨的叔叔肯·卡特(他还是杨的指导者,对杨的理财计划会给出一些建议)催他立刻赶回孟菲斯,璐拉已经病危。

16417337.jpg

  “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们试着让我专心打球。妈妈一直说,‘打球就行。我会好起来的。打球就行啦。’”杨说。

  杨到了那里的医院,和他的四个兄弟姐妹会合,不久后,璐拉在2014年11月13日去世,享年57岁。

  “她好像等着我来,”杨说,“我抓住她的手,当时我肯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大哭着。我抱着她。我感觉到她就要咽下最后一口气。她朝我笑了笑,然后就听到(医院的)蜂鸣器响起,母亲去世了。差不多就是这样。”

  杨又一次不得不短暂离队,独自承受着悲痛。在失去“小兄弟”差不多一年后,母亲又离他而去。

  “我妈妈绝对是一个勤奋的人。她教会我如何做好事情,保持(对成功的)渴望的人。”杨说,“我的愿望就是想让妈妈自豪。无论是在学校里拿下全A,还是在比赛中得到三四十分,我总是会告诉妈妈,这是献给她的,妈妈就是我的一切。”

  就像母亲对自己所要求的那样,对于成功,杨有着极度的渴望。没错,他已经是一位资产达到5000万的富人了,但他并没有自满。休赛期,你总能在球队在新泽西东卢瑟福体育馆里看到杨的身影,他甚至会在周末的午夜进行训练,练习着自己的跳投,用右手完成进攻。

16460350.jpg

  “当我跟76人签下自己的第一份合同时,人们感觉差不多就是,‘你拿到钱了,不错了,可以放松下了。’但我却觉得,‘不,不能放松,’”27岁的杨即将迎来自己在NBA的第九个赛季,“我还有很长的职业生涯,我得为自己的下一份合同好好准备,当然还有那之后的那下一份。就像我说的,老天一直折磨着我,但我会越挫越勇。我感觉自己绝对不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但我是一个不错的球员,在球场上,我能做很多事去帮助球队赢下比赛,那也正是为什么当一日终了,我能拿到工资,我能留在联盟中的原因。我不会因为要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去逃避那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在76人和森林狼的屡战屡败深深地伤害了杨。他需要改变。在接触森林狼管理层,表达了想要换个环境的意愿后,球队原总裁兼主教练菲利普·桑德斯(不幸的是他也在与癌症的抗争过后离开了人世)和总经理米尔特·纽顿帮忙处理了杨的请求,将他在2015年2月19日的交易截止日送到了篮网,换来球队的标志性人物,凯文·加内特。

  篮网总经理比利·金跟杨是老熟人,他是76人总经理时就在2007年NBA选秀的第一轮摘下了这位乔治亚理工出品的球员。

  “一开始我就觉得他是个忠诚的球员,一个团队型球员,”金如此评价杨,“在他的生涯中,他就是会变得越来越好。”

  篮网在得到杨后立刻焕发了光彩。他和球队的中锋布鲁克·洛佩斯完美契合,用自己稳定的外线投篮帮忙拉开空间。篮网在这笔“KG换年轻人”的交易后的战绩为17胜13负,克服了21胜31负的开局,打进季后赛。杨场均13.8分5.9篮板,49.50%的投篮命中率,还得到了球队上下的喜爱。

  休赛期,杨本来也可以选择打完合同的最后一年,在2016年夏天成为自由球员。然而杨跳出了合同,与篮网续约,在很长一段日子里,他都会留在布鲁克林了。

  “这次换队太顺利了。队友,管理层和教练组都很欢迎我,这让我想留下来,”杨说,“不管我们提出什么要求,他们都会搞定。身处周围发生着很多令你不快事的环境确实很令人丧气,但我在这里很开心,我们的主教练莱昂内尔·霍林斯也很棒。他干得真的很棒,他将我们带到了一个有能力去追逐胜利的位置,我觉得他还将继续做到这一点。”

  受新合同鼓励,加上自己已是球队的核心成员之一,杨新赛季的主要目标就是用自己的领导力让队友变得更好。当然,他自己也在变得更好——这个赛季,他的场均数据是16.1分9.0篮板,命中率53.1%,他的职业生涯从未如此出色。

  “我就是想成为更好的领袖,一个更直言不讳的领袖,能够站出来带领队友的领袖,”杨说,“无论胜利,失败,还是不分胜负,你都得知道我付出了110%的努力。作为球队,让我们继续打进季后赛吧,但我也希望能走得更远些,或许能打进东部决赛,或是赢下总冠军。”

  很多人相信,对现在的布鲁克林而言,打进季后赛就算是惊喜了。毕竟洛佩斯和乔·约翰逊是当年那支失败的“不夺冠,便解散”篮网(包括控卫德隆·威廉姆斯,未来名人堂成员保罗·皮尔斯和凯文·加内特)的核心成员。甚至队里的很多人都把2015-16赛季看做是“过渡”或是“重建”的一年。

  但杨不会这样想。

  “我的意思是,这不是我第一次面临这样的挑战,”杨说,“几乎我待过的每支球队都不被看好。我就喜欢这样打球,我喜欢不被看好。我喜欢争强好胜。我喜欢带着紧迫感打球,因为如果你缺乏紧迫感,那时人们就会爬到你的头上。那时他们就会打败你。”

  杨期待着本赛季在进攻端能担任更重要的角色。

  “我肯定希望他们能为我设计一些战术,”杨说,“去年我来得太晚了,一切都差不多确定下来了,这就是那些情况之一——他们没时间去专门为我设计比较多的战术。每场比赛我都会得到几个专门为我设计的战术,但我可是那种有无形影响力的球员。我可以做很多不同的事情——无论是拼抢,保护篮板,还是冲击进攻篮板。”

  篮网和球迷们都期待着杨能留在队中,打上一个完整的赛季。杨期待的就是专注于篮球,很高兴终于找回了自己——活好今天,而不是仅仅熬到明天。

  “我想对所有的女性说,定期检查十分重要,因为乳腺癌是无情的。”杨目前正在和孟菲斯乳腺癌关怀组织的Susan G.Komen一起干着活,“那是一种很可怕,很可怕的疾病,不仅仅带走了很多女性的生命,还有男性。那是你不想碰上的事情之一,但我们不得不找到一种治疗的办法。” (作者/Brain Boyles 译/杨开懋)

赛迪斯·杨  /   布鲁克林篮网  /   扣篮SLAM  /   篮球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