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差点穿上绿军战袍 只因他是高中生才被放弃

戴高乐01-05 08:23 体坛+原创

当地时间12月30日,科比挥挥手,转头走进了TD花园球馆的通道里。这一挥手,不仅仅是在跟当天到场的球迷们告别,也是在跟这座球馆、以及那些历史告别。因为身披湖人战袍的原因,凯尔特人成了科比的“宿敌”,2008和2010两次总决赛的大战,更是让科比成为“金碧对决”的亲历者。殊不知,如今成为湖人旗帜的科比,当年选秀时却差点被凯尔特人挑中。你可曾试想过,科比穿着绿色的凯尔特人球衣,将会是怎样一番景象。但现在,一切都只能停留在假设中,科比告别了波士顿,也告别了那一抹跟他擦身而过的绿色。

786_1674917_139773_看图王.jpg

红衣主教赞科比 “他是个非常厉害的球员”

1996年,掌管凯尔特人大权的人名叫M.L.卡尔,他既是球队的主教练,同时也是主管篮球运营的执行副总裁。不过,卡尔也并不是大权独揽,因为在他背后,担任球队总裁的“红衣主教”奥尔巴赫才是做出最终决定的那个人。虽然不是事必躬亲,但每逢大事,卡尔总要走进奥尔巴赫的办公室,去询问他的意见。

在卡尔眼里,奥尔巴赫的办公室,就像是间博物馆。在那里的墙上,挂满了各种照片、油画、旗帜、奖牌,还有各种剪报和杂志封面。在醒目位置上,挂着奥尔巴赫在冠军旗帜前点燃雪茄的照片。1996年6月中旬的一天,卡尔又走进了这间办公室,来见奥尔巴赫。

卡尔这次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跟老爷子来聊聊关于球队选秀的事宜。奥尔巴赫在选秀大会上可谓是“慧眼识英才”,1956年,他选中了比尔·拉塞尔;1962年,他用最后一位的选秀权挑来了哈弗利切克;1978年,拉里·伯德也是老爷子亲手挑中。作为教练,奥尔巴赫手上有9枚冠军戒指,而作为经理,他也率队6次夺冠。当球队主席的时候,他也带队拿到过一个冠军。

所以手握六号签位的卡尔,特来“拜见”奥尔巴赫。而聊起当年的新秀时,卡尔特别提到了一个人,那就是身高1.98米的科比·布莱恩特。

那年的科比参加过凯尔特人的试训,也跟卡尔坐下来面对面地聊过。虽然只是个高中生,但他却给卡尔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奥尔巴赫也听说了这个小伙子,球队首席球探里克·威兹曼也递来一份科比的选秀报告,上面有这么一句:“没什么事这个孩子做不到。”

不过,风险也同样存在,毕竟科比当时还只是刚从劳尔·梅丽恩高中毕业,没有进入大学就直奔NBA,这让科比的前景充满了未知。虽然奥尔巴赫一直都是个极富冒险精神的人——第一个挑选黑人新秀的教练,第一个派出五个黑人首发的教练,第一个雇佣黑人教练的总裁——但这一次,奥尔巴赫也犹豫了。

在跟卡尔聊了很长时间科比之后,奥尔巴赫说:“我觉得这个孩子,会成为相当厉害的球员,但也可能走向另一个极端。他看起来似乎很靠谱,可他毕竟只是个高中毕业的孩子,你要根据如今你所需要的来做出决定。不过,我还是觉得,他是个非常厉害的球员。”

说完,奥尔巴赫点燃了一支雪茄。据说当时他给自己规定,每天只有六支雪茄的份额。而这个传统,是他当年执掌凯尔特人教鞭时,每逢胜券在握时,用来庆祝的方式。

就在雪茄的烟雾缭绕中,奥尔巴赫缓缓地对卡尔说:“好了,现在我交给你来做最后的决定了。”

单人试训震绿军 闭上眼睛感觉“他就是乔丹”

凯尔特人给科比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他们的绿色,”科比笑着说。

还是在1996年的夏天,波士顿市中心往西9英里的布兰迪斯大学,科比在那里参加了凯尔特人的试训。他站在那里,映入眼帘的就是那醒目的绿色。

786_1680693_407748_看图王.jpg 12月31日,湖人客场112比104击败凯尔特人,科比持球突破。

这颜色科比非常熟悉。小时候,祖父母把他送去意大利的时候,行李中就有一盘当年湖人和凯尔特人总决赛的录像带。因为科比从小到大一直都钟爱湖人,所以在他眼里,那种绿色成了那个“邪恶帝国”的象征。

“伙计,那真是我这辈子干过最XXX古怪的一件事了,”科比一边摇头一边说,“我不知道凯尔特人的绿色是有魔性还是怎么回事,当他们给我拿过训练装备之后,我一打开,就感觉有绿色的火焰在跳动着。那真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绿色。”

稍微停顿一下,科比接着说:“我看着那些东西,在心里跟自己说:‘我真的要把这些穿上吗?我觉得自己身上这件挺舒服的。’但是很快就不这么想了,感觉上我一瞬间就变得很职业了。我非常熟悉这家俱乐部的历史,也知道他们实现过很多丰功伟业,所以我很快就克服了。”

负责这次试训工作的是凯尔特人助教丹尼斯·约翰逊,他曾跟随绿军两夺总冠军,其中就包括1984年战胜湖人的那一次。“看到丹尼斯·约翰逊站在那里,我当时觉得这真是世界上最酷的一件事了。”科比说。

随后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十多个凯尔特人的工作人员就看着科比一个人的“独角戏”。“我跟你说,他在投篮的时候展现了他出色的球感,”时任凯尔特人主教练的卡尔说,“真是不可思议,我们给他设立了很多接球投篮的情境,还让他运球从中路切入然后干拔跳投,还有三分内一步的长两分等等。很多情况都要求他必须快速出手,以此来检验他的实力。因为在NBA的水准中,他必须面对比在高中里更好的防守人。”

那么科比完成得如何?“他非常杰出地做到了。”卡尔说。

“如果你闭上眼睛回想一下,你可能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迈克尔·乔丹,”时任凯尔特人总经理的简·沃尔克说,“他真的是每件事都做的很好,比‘很好’还要好。”当时球队的首席球探威兹曼也说:“我找不到别的词汇来形容他的这次试训,除了‘杰出’。”

小小少年百事通 没人知道他竟是湖人“死忠”

“试训的时候他们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在赛季进行中如何让自己不断提高?’我猜他们内心的想法是:如果他没做好准备而我们选了他,那么他怎么能应付这些呢?NBA的赛程跟高中太不同了。我就回答说:‘就算是睡觉做梦,我梦到的也是篮球。当我醒来,第一件要做的事还是打篮球。对我来说,这是全天都要做的事情,我从来不停下。’”

试训结束后,凯尔特人为科比召开了一个小型的新闻发布会。说是新闻发布会,但也只有五六个左右的记者到场。而上面的这段话,就是科比在采访中的一段对答。

“虽然我不想长湖人的志气,但我还是要说,他在那次接受采访时表现太棒了,”卡尔说,“那几乎都是我参加过的最好的一次采访了。科比非常了解这个联盟,他也非常了解凯尔特人,而且是从历史的视角上了解的。相比绝大多数凯尔特人的成员17岁的时候,都没有他了解的那么多。”

就这样,从比尔·拉塞尔到“大鸟”伯德,科比滔滔不绝地把凯尔特人每段光辉的历史讲述出来,而对于联盟其他历史悠久的球队——湖人、76人和尼克斯等等,科比也是如数家珍。“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在开玩笑吧,”卡尔说,“他说的好些东西连我都不知道,我就坐在那里听他不断地说。我记得K.C.琼斯(时任凯尔特人助教)跟我说:‘他真是个好学生,而且对这项运动如此了解。’”

不过在那时,没一个凯尔特人的工作人员意识到,科比打从心底是个湖人的“死忠”。“科比没有在采访中透露一丝一毫,”卡尔说。球队总经理沃尔克也说:“我们当时觉得,他没有理由不为凯尔特人效力,或者我们觉得其他队不会选他。”

但看着手中好不容易通过交易换来的六号签位,凯尔特人上下还是犹豫了。当年,媒体早早选出了“96年超级六新秀”,他们分别是:艾弗森、坎比、拉希姆、马布里、雷·阿伦和安托万·沃克。事后证明,当年选秀的前六位,也确实是这六位球员。

“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顺位提高到了第六,”卡尔说,“我一直把目光锁定在安托万身上,因为肯塔基刚刚在那年夺冠,他的技术非常成熟,他有能力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球员。”

球队的球探威兹曼也说:“我们并不在乎那六个人中哪个人掉到我们怀里,我们就知道我们会选择他们其中之一。因为我们球队需要即战力,而他们六个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科比,我们必须要等待。你也知道NBA的法则,并没有太多等待的时间。”

高中球员留遗憾 凯尔特人“没有时间再等了”

NBA选秀看似是一支球队在极短时间内做出决定,但在这个决定背后,是几个月甚至几年的考察。1996年是个选秀大年,凯尔特人在对新秀的前期考察方面,也是颇花心思。不过在考察科比的时候,凯尔特人费了更多的精力。

因为当时科比只是一个高中生,用凯尔特人首席球探威兹曼的话说就是,如果考察一个大学球员是很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们距离NBA只有一步之遥。但是高中生距离NBA,可是有“两步”的距离,正是这些,增加了NBA球探在考察他们时的难度。

所以当听说费城有个叫科比的高中生天赋异禀时,威兹曼就开始着手准备对他的考察。他甚至还去拜访了科比的父亲乔·布莱恩特,看看这位曾经也在NBA效力过的球员到底是何方神圣。“我知道遗传的厉害之处,不过我也很好奇,想看看他的孩子到底会如何。”威兹曼说。

经过多次联系,威兹曼终于得以观看科比的一场高中联赛。那场比赛除了他之外,还吸引了另外一位来自纽约尼克斯的球探。一场高中生的比赛可以让两位NBA球探驻足观看,足以可见科比当时的名气。

“那场比赛,科比几乎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威兹曼回忆说,“我就看了他那一场高中的比赛,不过之后我就觉得,已经看到了我想看的一切了。”

于是,在那场比赛之后,威兹曼赶紧向凯尔特人的其他高管通报了自己的探访结果:“这个孩子天赋过人,潜力惊人,对于篮球比赛的熟练程度更是超乎你的想象。但是,他可能还没有做好为一支NBA球队效力并作出一定贡献的准备,而且可能几年之内都不会。这一点已经被证明无误。”

基于威兹曼这样的球探报告,再结合凯尔特人当时的球队现状,科比最终被凯尔特人放弃了。“我们没有时间再等了,这真是太遗憾了,”威兹曼颇为无奈地说。

所以在得到了奥尔巴赫的首肯之后,时任球队主帅和篮球事务副总裁的卡尔拍板决定,放弃挑选科比的计划,而是把目光锁定在“96年新秀六杰”的身上。

终生宿敌捡宝贝 选秀前,湖人完全没泄密

最终的选秀结果,就成了今天不可更改的历史。凯尔特人用手中的六号签位,选中了身高2.03米的安托万·沃克。事实证明,凯尔特人的这一选择,在短期来看并没有什么错误,沃克的确拥有凯尔特人所需的即战力,他也拥有率领一支NBA球队前进的天赋和能力。在凯尔特人效力的8个赛季中,沃克场均可以拿下20.6分、8.7个篮板以及4.1次助攻。他在职业生涯的第二个赛季就入选了全明星阵容,他把凯尔特人带回了季后赛,2002年甚至帮助球队打到了东部决赛。

只不过,沃克没能成为“大鸟”伯德之后又一位凯尔特人的旗帜性人物。他只是个明星球员,却不是超级巨星。

而在美国西海岸,凯尔特人放弃的科比做到了这一点。

关于科比在1996年选秀中的境遇,球迷已经耳熟能详。他最终落到了13顺位,被黄蜂选中。随即,湖人拿出迪瓦茨作为筹码,将科比招致麾下,直到今天。

当年力主换来科比的,是被称为“湖人教父”的杰里·韦斯特。其实在选秀开始前,凯尔特人的主帅兼副总裁卡尔也曾跟韦斯特聊过,可是几次沟通下来,卡尔都丝毫不知道韦斯特对科比感兴趣,并且会拿队内的主力中锋去换科比。“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他是一个这么出色的总经理的原因了,”卡尔说,“他对这条消息一点都没有泄露。”

而从今天的结果来看,韦斯特这次选择无疑是正确的。为湖人效力的20个赛季中,科比给湖人带回五个冠军,其中就包括2010年击退凯尔特人拿到的一个冠军。看看科比周围,跟他同一年进入NBA的96级新秀们,只剩他自己还奋战在NBA的赛场上,所以韦斯特选择科比被证明是正确的。

不过,在当时负责球队球探工作的威兹曼眼中,湖人选择科比的行动,更像是一次赌博。“在当时,谁都不可能预测他会打出如此杰出的篮球生涯,并且对这项运动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力,”威兹曼说,“每个人都能依照自己的逻辑说出一套东西来,因为你没办法预测一个球员能够在NBA打得多好,只有等到他进入NBA,亲自上场之后才能知道。”

选中科比会怎样 他想“扛起伯德留下的大旗”

在选秀开始前,费城邀请了众多可能的乐透新秀们试训。在试训最后,76人助教马瑞斯·奇克斯让科比做一次底线折返跑,而科比跑出了非常不错的成绩。正在科比高兴的时候,奇克斯告诉他,艾弗森的成绩比他更好。

786_1469467_828492_看图王.jpg 拉里·伯德

“当时我还是个毛头小伙子,我就说:‘我们是打篮球的,为什么要干这种傻X事情?’”科比回忆说,“我觉得那个瞬间让我很沮丧。我看了其他人的试训,我觉得自己能够跟他们抗衡,而且我还觉得,我对待比赛的激情比他们更多。”

于是,从那一刻开始,要证明自己比别人更强的心情,成为驱使科比前进的动力。“那简直要把我逼疯,”科比说。

凯尔特人也成了“受害者”之一。卡尔到现在还记得,在最终做出放弃科比的决定后,“我们大家彼此看着,”卡尔说,“我们那时就知道,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科比会回来,然后‘阴魂不散’地缠着我们。我们都知道这一点。”

事实证明,卡尔和他团队的预测没有错。时至今日,科比依旧表示,他拿到的第五个冠军,是他最看重的一个。“那是最难的一次,所以也是最甜蜜的一次,”科比说,“直到现在我有时还想,我们XXX是怎么做到的?”

那么,如果当时凯尔特人选中科比,情况会是如何?

“我会试着扛起伯德留下的球队大旗,”科比毫不犹豫地说,“我会怀着无限的骄傲和荣光,去努力完成它。”

只是,这些永远只能是假设了。最近,卡尔在接受采访时还说,希望科比能够在某个时间复出。“等到他复出,告诉他回来凯尔特人吧,”卡尔说,“这样他就能在两支身为宿敌的球队效力,并且代表两队都拿到冠军。告诉科比,这样的决定永远不会太迟,我们会让他变得比伟大更伟大。”

当听到卡尔这么说,科比边笑边说:“有个问题,我不太想回来打球了。其实解决这个问题,后面就没什么障碍了。”

记者把科比的话转述给卡尔,老爷子也笑了。“说起来,我们也不敢肯定选了科比,他能否带领我们打得更好,”卡尔说完,自己马上补上一句,“这恐怕是本世纪最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了吧。”

尾声

打完“波士顿告别战”之后,科比向到场的球迷致意。这支球队、这座球馆、这个城市、这一抹绿色,在科比的职业生涯里,给他带来了太多的耻辱和荣耀。虽然身披的是湖人战袍,但科比和凯尔特人的缘分也始终未断。不过这一告别,转身就是永远。

其实在另外一个平行宇宙中,凯尔特人在1996年选中了科比。作为绿军的领袖,科比实现了他“扛起伯德大旗”的诺言,带领凯尔特人重返巅峰。在最后一季告别的时候,科比眼含热泪地说:“感谢当年凯尔特人选中了我。”

这样的结尾,也是那么美好。

科比  /   湖人  /   凯尔特人  /   NBA  /   伯德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