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喀尔赛程仅跨两国家 将上演豪门“三国演义”

赵威01-06 11:21 体坛+原创

新年的钟声敲过,在一年一度的体育赛事年历上,率先吹响的照例是达喀尔拉力赛的集结号。这是达喀尔拉力赛移师南美的第八个赛季,也是阿根廷的第八次承办,布宜诺斯艾利斯,这个南美的足球之城,俨然已经成了赛车之城。1月2日发车仪式的再次繁华之后,组委会主席拉维尼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在阿根廷,第一个宗教是足球,第二个,就是赛车。每一届的达喀尔,都是他们期待的节日。”

赛程缩水 赛事遇冷

拉维尼没有说错,自从2008年非洲停办之后立即亲赴巴黎邀约,阿根廷已经成了达喀尔拉力赛版图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在智利和秘鲁因为种种原因分别打退堂鼓之后,阿根廷的死粉显得尤其重要。幸好,还有玻利维亚,这个以“天空之镜”著名的高原国家显然是尝到了承办比赛的甜头,虽然 高海拔的地形并不十分适应拉力赛,虽然这个国家的经济对于支付达喀尔组委会的承办费用已经勉为其难,但是,热情最终仍然战胜了理性。无论是对于一个车手,还是一个国家,在赛车圈,这似乎已经成了一条规律。

3bb224878372ea65c65cc3d7.jpg

从南美版达喀尔的开篇阿根廷和智利到本届比赛的阿根廷玻利维亚,虽然同样是两个国家,但是不得不承认,含金量大为不同。智利的阿塔卡马大沙漠可以媲美撒哈拉,因此和阿根廷的草原形成了互补,秘鲁同样拥有这样的沙丘,可是秘鲁最终也放弃了,剩下的玻利维亚,空旷的高山显然无法完成这样的角色转换。所以,放眼今年达喀尔的路线,9500公里的比赛路线,绝大部分都在阿根廷境内,这也就决定了本届达喀尔多快速路面少沙漠的特点,这也是本届拉力赛参赛车手锐减的一个原因。

是的,就像阿根廷热衷于达喀尔一样,达喀尔的参与者们更加热衷沙漠。本届比赛三个组别的参赛车辆只有347辆,堪称最近十年的一个低谷。这届比赛有点冷,没错,更冷的是,本届比赛的车手参赛资格的确定尤为宽松,以至于相当比例的车手都是第一次参赛,从竞技的角度而言,这让组织者有点左右为难。一方面,要照顾时刻可能惹麻烦的这些新手,注意,正常年代,这样的选手是难以获得参赛资格的!另一方面,又必须要满足比赛的刺激和精彩,也就是满足顶级车队和车手的竞争,这是达喀尔拉力赛的生命线。在这个并不兼容的选项中,达喀尔组委会显然尽可能地靠向了后者。

梦幻阵容 注定精彩

这届很可能流于平庸的比赛,因此注定精彩。我们不妨来看一下最吸引眼球的汽车组,Mini和丰田分别迎来了自己最鼎盛的时代,而后发制人的标致从自己梦之队的组成来说,俨然已经显示出了王者之相,这样的三足鼎立足以构成连续两周的三国演义。不需要剧透,仅仅是想一想,在标致完成自己的霸业之前,这样的悬念不是弥足珍贵吗?

如果没有意外,今年的达喀尔仍然是mini的天下。X-raid车队是一个特意独行的车队,以私人车队的身份,能够达到这样的技术高度,堪称空前绝后。他们的车队总计有12辆赛车,老板车手之外,阿尔阿提亚这样的名字足够响亮了。这个卡塔尔人和法国人鲍梅尔德搭档几乎无往而不胜,如果他卫冕成功,恐怕没有人会感到意外,而如果Mini继续夺冠,成功系数更高,因为除了阿尔阿提亚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明星车手,前达喀尔摩托车组(2004)和汽车组(2014)双料冠军西班牙人罗马。

出自宝马X3的Mini 并不Mini,能够向他们发起挑战的,无疑是标致军团了。虽然从去年才重归达喀尔,但是标致车队并不是新人,他们曾经在80年代四次夺得过达喀尔冠军,而在勒芒24小时和奥迪的争霸中展示出了自己作为厂商车队独一无二的技术优势。没错,这样的技术优势转化为成绩优势还需要时间,但是,他们的车手的经验显然可以弥补这个短板。看看这样的名字吧,包揽了摩托车和汽车组的11次冠军的彼德汉塞尔,在越野拉力赛的圈子里,除了他自己,还有谁能够打破这样的纪录?另外一个值得期待的法国人是勒布,这个拉力圈的传奇,会不会在越野拉力赛中重演辉煌?此外,塞恩斯,德普雷,这都是标致军团的致命武器。

标致车队老板法明一再告诉本报记者,他们此次参赛的目标并不是夺冠,而是最大限度地挖掘赛车的潜力和完善赛车的稳定性。他说的没错,但是也不完全如此,这是从车队角度给自己的明星们解压。进可攻,退可守,还有比这更好的战略吗?彼德汉塞尔,勒布和德普雷这三个法国火枪手都和法明保持一个口径,而西班牙斗牛士塞恩斯显然更坦白一些:“实事求是地说,虽然我们把可靠性定在第一目标,但是我们就实力来说已经可以争冠了。和去年的赛车相比,我们的进步是惊人的,而我自己对于双驱的驾驶也更加熟悉了。只要我们第一周稳住,那么,下半程一定有戏!”

塞恩斯的信心肯定不是凭空而来,不过,对于更适应沙漠赛段的双驱车来说,这一届比赛的路段设计显然没有给标致带来优势。而如果说,标致距离夺冠还稍稍有一点点差距的话,那么,更能给Mini造成压力的,恐怕就是丰田车队的。德维利埃,这个南非人不再需要证明自己了,作为达喀尔现役车手中最有实力同时又最低调的一位,2016年恐怕是他踏上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好的年代了。Mini 王朝开始盛极而衰,标致势力还没有席卷天下,丰田赛车虽然没有独步天下但已经称得上尽善尽美,此时不发力更待何时呢?

摩托车组的争霸格局同样复杂和激烈。德普雷从两轮改行为四轮,科马直接从车手转身成了组委会的赛段设计者,两个高手空缺之后,一骑绝尘的王者还没有出现,但是诸侯争霸的局面却俨然形成。注意,和汽车组厂商队的稀缺性相比,摩托车组几乎是过剩,主流品牌几乎都没有缺席,KTM车队、雅马哈车队还有胡斯瓦纳,和和卡车组的卡玛兹不一样,摩托车组没有一个品牌预定冠军,更不要说车手了。多位行家都有这样的估计,预计30名车手具有进入Top5的实力,那到底会是怎样的乱局?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