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绘范加尔的性格肖像 一个受到惊吓的小男孩

张斌01-06 13:31

1998年,已有所成的范加尔瞅准机会向弗格森请教,如何与媒体相处才是最佳方式?前辈看后晋如此诚恳,数十年历练所得倾囊相授,不用费劲去拆一个个小小锦囊,就几个字而已——“别看他们写的。

13.jpg

17年间,范加尔想达成如此境界应该不易,甚至越来越难,身在英伦,曼联帅位之高,一旦不赢球成为常态,那种种难受都得一人受着。去年夏天,范加尔形势大好时,曾经忙不迭地夸赞,要说媒体嘛,还真是咱英国记者好,比荷兰的好,比西班牙的也好,那是怎样和谐的舆论环境啊。可是,不赢球也就怪不得大伙儿不客气了。

如今,在英国记者的刀笔之下,范加尔被描绘为狄更斯作品《圣诞颂歌》中的主人公埃比尼泽·斯克鲁奇,那可是个可怜人,是个不通人情的怪家伙,甚至认定圣诞节不过是人类逃避劳动的借口而已。而就在这个刚刚过去的圣诞节中,范加尔不断与不友善的记者发生摩擦,抱怨英国媒体不宽容,从不依据事实报道新闻,在最危机的时刻,例行发布会的现场,完全已经不能抑制胸中的愤懑和怒火,回答变成了遭遇战,五分钟便不欢而散。范加尔一定是感受了不友善,哪儿有雪中送炭的人啊,井边儿倒是等着好几位,手中攥着早已准备好的石头。

14.jpg

记者们都爱撒谎,范加尔心中大约是这么想的,但不好如此直白。英国记者们有心机,近来一直在深挖范加尔以往与媒体之间的不友善举动,试图描绘出一张性格素描,至于结论吗?还用问嘛,这个荷兰人就是彻头彻尾不受媒体欢迎的人。这仅仅是表层结论,后面还有更厉害的。在阿贾克斯执教时,范加尔就曾痛切地说过,大多数关于我的报道都与事实不符,看报道,我可是个自大狂妄之人。我有主见,我肯于忍耐,太容易得出结论,我并自大了,但我一直被贴着这样的标签。大约二十年前,明显历练不足的范加尔在一场与布雷达队比赛后的发布会上狠狠地光火了一次,有记者毫不留面子,直接挑战他为何与球员关系糟糕,不受人欢迎?范加尔急了,高声反击,我如此聪明,你怎么这么愚蠢呢?被英国人抖搂出的这段往事至少说明了,范加尔处理复杂局面经验欠缺,容易形成对立情绪,自大或者狂妄的标签太容易属于他了。

15.jpg

范加尔可不管可恶记者们的旁敲侧击,他感觉不受尊重,如果按照你们写的,我好像早就被炒掉了。可这并不是事实。经历了几场比赛的跌宕,曼联俱乐部始终没有作声,危机好像算是度过,但记者们始终不愿意放过随时都有可能丢掉帅印的范加尔,跨年夜荷兰人与夫人到心仪的中餐馆去就餐,门口都有敬业的狗仔蹲守拍照,这一次算很和谐了,相安无事。

范加尔传记作者霍斯特是荷兰知名足球记者和电视评论员,与传主算是朋友,曾经为了分析其性格,找到荷兰现象级真人秀节目《最糟糕丈夫》的心理专家。专家们无缘与范加尔深谈,不过是通过阅读自传来描绘性格肖像。结论很符合英国记者的胃口,此人攻击性人格,内心充满恐惧。越具有攻击性的人,其实越容易感到威胁,充满不安全感。看看他在曼联的一系列表现,很明显他就是一个受到惊吓的小男孩。

16.jpg

压力,受攻击,缺乏安全感,这就是职业教练生活的真实写照,除了你足够强大之外,唯一的对抗之道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胜利,不断的胜利。范加尔心里明白,我们都明白。不赢球,就是灾难的开始。

范加尔  /   曼联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