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作弊中学生到NBA全能王 格林让所有质疑者闭嘴

殳海01-08 07:34 体坛+原创

  楔子:我并不是混蛋,我只是习惯了说脏话这种表达方式我也不是不尊重你,我的尊重,你得靠自己争取

  2012年3月22日,听上去并不遥远的一天。德雷蒙德·格林在这一天打完了他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他所率领的密歇根州大败在名校路易斯维尔手下,止步甜蜜十六强。大四这一年的格林场均16.2分10.6篮板3.8助攻,虽然因为五短身材难入NBA球探法眼,但在大学篮球世界里,他已经是一条条响当当的好汉了,就在被淘汰前不久,他还刚刚拿到了个人在NCAA锦标赛生涯中的第二哥三双,追平了两位传奇奥斯卡·罗伯特森、魔术师约翰逊共同保持的纪录。

  被淘汰后的格林,来到场边拥抱了一位中年女性,来到现场助威的密歇根州大球迷大多认识她,她叫安妮特·巴伯,是学校历史上的女篮传奇,同时也是格林的亲阿姨——但如果你以为他们俩相处时都是这么其乐融融的,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安妮特是格林走上体育道路的重要导师,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一边说垃圾话一边打败这个侄子,直到2012年夏天格林临近选秀,安妮特还拖着侄子在野球场上奋战,他们迷恋对抗的滋味,因此从未当过队友。在格林尚年幼时,他会被安妮特不断地蹂躏、不断地打败;所以随着格林的慢慢成长,这孩子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拿阿姨当作自己生涯前进的标杆。

  格林率领自己的学校夺得了密歇根州高中冠军,安妮特就说,冠军算什么,阿姨高中一整年未尝一败;格林为进入密歇根州大就读而兴奋不已,安妮特又会泼冷水说,她读大学时可是入选了分区最佳阵容的,那时候安妮特甚至还身怀六甲。

  当然,格林这辈子也不可能边怀孕边打球,但他也做到了自己阿姨不曾做到的事。时至今日已经成为大明星的格林还会时不时地揶揄下安妮特,“喂,你开着电视没?你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是什么滋味吧?”别说安妮特阿姨,格林能过上现在这日子,也是出乎绝大多数人预料的。当他在2012年选秀大会第2轮第35顺位被选中时,他的NBA前景并不为人所看好,大部分只知道,这是大学时候就到处找人斗嘴的那小子。

  “他可真是和每个人都喷脏话啊。”勇士主帅史蒂夫·科尔笑着说。

  “他真的是这样,跟我们说、跟自己说、跟教练说、跟板凳席上的所有人都说。”克雷·汤普森补充道。

  “如果你们大家在讨论有关薯片的问题,他也会立刻加入进来,并且确保你们每个人都把他的话听进去。”伊戈达拉也立刻举手说道。

  这就是格林在日常生活里的模样,这就是格林成为勇士球迷新宠儿的原因,勇士队有太多安静的家伙了,不仅汤普森、伊戈达拉如此,斯蒂芬·库里也如此,唯有格林的上位,让这支球队逐渐有了不同的气质。“我并不认为自己这样就是鲁莽无礼,”格林说,“我只是充满自信罢了。我并不是一个混蛋,只是有时候习惯了说脏话这种表达方式;同样的,我也不认为自己缺乏对他人的尊重,要赢得我的尊重,你得靠自己争取。”

生物考试作弊的高中生

draymond-green-4f2e2dbc2723bee1.jpg

  “我必须处罚他,因为我要让他知道,没有球队会喜欢一个考试作弊的运动员。”——玛丽·巴伯

  曾经的格林,是一个圆头圆脑,却又死倔死倔的孩子。“我曾经是个坏孩子,就像那种真的坏孩子一样。”他喜欢在街头球场和附近的大孩子甚至大人们一起打球,可打输了以后又耍赖不肯离开球场。“所以有时候在NBA,我真是情不自禁就说出了那些话,”格林说,“因为在我成长的过程中,耳朵几乎就被浸泡在这样的垃圾话之中。”

  叔叔本尼·巴伯也是格林篮球生涯中的重要导师,格林打小的垃圾话教育,有很大一部分是从叔叔那里学来的,“垃圾话在很多场合下都使用,这和咒骂、和不敬都不尽相同,”本尼说,“如果你真的瞧不起一个人,你会把垃圾话升级到其他更有攻击性的手段。但所有说垃圾话的人都应该记住,说垃圾话的目的是让对手受到困扰,从而发挥出你在球场上的特点。如果你先沮丧了,那你就必败无疑了,你会做出所有对方期待你做的事情。”

  垃圾话是格林篮球生涯中的好帮手,在很多时候都帮助格林打开了方便之门,但在进入萨格诺高中后,卢·道金斯教练教会了他更多的东西,在明知格林比大部分老队员更出色的情况下,道金斯还是坚决把格林放进了新生组。正因为和格林全家都相识多年,道金斯才更希望能把“谦逊”这一课教给格林,“他必须认识到,他是很出色,可在佛罗里达,也许就有另一个德雷蒙德·格林,在佐治亚可能也有一个。世界很大,不是只有密歇根州,更不是只有萨格诺高中,如果真的想做到做好,就必须学会谦逊。”

  格林感谢人生中始终有贵人相助,但没有人能比他母亲做得更多。就在格林高中时,一件转折性的事件发生了,格林在生物考试时作弊被抓,消息很快传到了母亲玛丽·巴伯的耳中,玛丽当时就决定,要用严厉的手段来改变儿子,“我没收了他房间里的一切,所有他玩到的、摸到的,一件都没留。”

  母亲还罚格林在暑假期间不得玩耍,必须到夏季班上课,课后也要走路去打工。但比以上一切更狠的,是禁止格林在那个夏天打篮球,原本计划到拉斯维加斯参加锦标赛、进密歇根州大参与训练营的格林迅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不能打球,他加入NCAA的前景就将大受影响,如此严厉惩罚,让家人们都不禁担心起来。“每个人都跟我说,这样可能会带来麻烦的,”玛丽回忆道,“可我必须坚持,连高中学校的体育部主任都到家里来找我,说我剥夺他上球场的权利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可我要让他知道,有哪支球队会喜欢一个作弊的运动员呢?”

  谢天谢地,格林在夏季班里表现出了足够的悔意,母亲终于心软批准他前往拉斯维加斯,此前的雷霆手段已经足够让格林警醒终生。“他的行为举止从那以后都变得不一样了,”迈克·塞文斯基老师说,格林正是在他所教的科目里作弊的,“他开始变成了一个男人,注意力也完全集中了起来,而且充分认识到了课业的重要性。”格林在随后的高中岁月里保持了3.0的学分绩点,但好在,尽管个性正在迅速成熟,可格林还是没丢掉他骨子里能说会道。他有着让陌生人迅速变亲近的能力,“他总是在人群中显得游刃有余,因为每个人真的都喜欢他,”母亲玛丽说,“他们时常都说那句话,‘人人都爱德雷蒙德。’”

不被器重的本地大明星

tom-izzo-draymond-green.jpg

  “我开始就知道,不招他会是我们的损失,可后来我才明白,如果真的不招他,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损失。”——汤姆·伊佐

  萨格诺高中是格林篮球生涯腾飞的起点,他带领学校两次问鼎州冠军,并且确立了自己全能型的比赛风格,但坊间却突然有了格林对待篮球态度有问题的传闻,原因很简单,他总是招惹裁判。在某一场圣诞节大战中,裁判曾经因为格林不断地说话而将他轰出场外,尽管格林辩解,他的咆哮不过是为了提醒队友们,可许多裁判都已经将他放上了黑名单。

  密歇根州大的招生组显然就受到了类似传闻的影响,为此迟迟不肯展开对格林的招募工作。“我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学校所在的州里就有一位全国排名前50的球员,他们家和你们校园只有60英里的距离,你们却对他没兴趣?”萨格诺的道金斯教练曾经一度因此而愤怒。

  因为密歇根州大的冷淡,格林一度口头承诺将加入肯塔基大学,可因为此前招募他的图比·史密斯教练远赴明尼苏达,他才获得了重新思考的机会,密歇根州大也因此加入了战团,汤姆·伊佐主教练不惜亲自登门拜访,却不料吃到了来自玛丽·巴伯的闭门羹,此前的冷遇让玛丽伤心不已,她要求伊佐必须展露出更多的诚意。在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谈话中,玛丽给出了他的终极条件:“教练,我不要求你给他多少出场时间,我只希望你能够把我的儿子培养成一个男人。”

  伊佐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时隔多年伊佐说:“我知道,错过他会是我们的损失,但招到他以后我们才知道,如果真的错过,那可能是我一生最大的损失。”

  初入密歇根州大的格林,看上去是如此奇特。特拉维斯·沃顿作为他的学长永远都记得,那个体重接近300磅的孩子是从健身房开始自己的大学篮球生涯的,格林似乎想通过卧推来展示一下自己的力量,可不多会儿就因为疲劳而哇哇呕吐了起来,“我应该举125磅的,135磅可能真的是太难了一点。”格林后悔地说道。

  沃顿的第一反应很自然:这小子到底是哪儿来的?“听说他拿了两个州冠军,那应该还挺有天赋的?或许他的天赋被藏在婴儿肥底下了吧?”沃顿说,“可比赛一开打似乎就完全不同了,他在球馆里立刻变得无所不能起来。不过最有趣的,还是他一直在说垃圾话,那才是典型的德雷蒙德。”

  格林距离参加高水平大学联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他的饮食习惯此前从未规范过,球队教练组要求格林立刻规范自己的行为,助理教练德韦恩·斯蒂芬斯为此和格林多次面谈,甚至威胁说,“如果你不能接受,球队会考虑安排你进入红衫期。”所谓红衫期,就是上报NCAA联盟,这个球员今年不打球了,明年还算大一新生。格林还是一副不屑的态度,“他不太想真心听话,但我们的意思他显然还是明白了。”斯蒂芬斯说。

  对格林来说,证明别人的评价是错误的,仿佛成了他人生中最习惯的一件事,“我听过100万次了,‘你在密歇根会被红衫一年的,你还不够出色啊,你可能永远都不上不了场,’”格林说,“所以我就得提醒自己,如果真被红衫一年,那我可就输了。”

  格林和伊佐教练之间的关系还在缓慢发展,他本人渴望立刻获得大把出场时间,可伊佐则更倾向于循序渐进,为此伊佐特地请教了玛丽·巴伯,怎样和格林交流才是最好的,玛丽的答案是:“这孩子看上去很顽固,可一旦他把你放在心上了,他就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他甚至愿意为你移一座山。放心吧,他不会放弃的,他没说过任何要在你这儿放弃的话。”

  尊重是相互的,格林为他的出场时间而奋斗着,伊佐则对这个孩子多留了几个心眼,一旦格林冒出喋喋不休的垃圾话,伊佐就会果断地批评他,“对一个新人的垃圾话,他可不会买账的,他每次都跟我说,‘先闭嘴好吗菜鸟?’”格林笑着回忆道。

  很多时候格林都是一个让人矛盾的家伙,伊佐教练就记得,“他那时候经常投丢球,在训练里一投丢就把球一脚踢开,这事儿让我恼火了好一阵子。但转念我又会觉得,其他球员如果也像他那么在乎就好了。”伊佐没有给大一的格林太多机会,可却把他的进步看在眼里,常规赛每场只有3.3分3.3篮板的格林,在锦标赛期间场均数据上涨到8.5分5.3篮板,“每一场比赛,在决胜时刻我都会给他越来越多的机会,”伊佐说,“我们也因此杀入了最终四强,和堪萨斯、路易斯维尔这样的名校对决时,他是全队的关键球员。我也因此意识到,相比于球技,更能支撑他发挥的,其实是他内心对于胜利的渴望。”

连KG都不怕的二轮小菜鸟

mark-jackson-draymond-greenjpg-bec92d65dab60bf7.jpg

  “每一支成功的球队都需要一个德雷蒙德·格林,他的贡献是你无法衡量的。”——马克·杰克逊

   时光倏忽,转眼间来到格林的大四学年,他在大学期间的进步有目共睹,一众大学篮球专家公认他是NCAA的全能之王,传球、低位单打、防守端的快手还有领导力,也许他并没有打进过太多的关键球,可在任何时刻,格林仿佛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格林也因此在2012年和安东尼·戴维斯、托马斯·罗宾逊他们一起入选了全美第一阵容,可与安东尼·戴维斯命途迥异的地方在于:格林并不被NBA管理层们所看好。

  他在选秀联合体测中测出的身高只有1.98米,绝大部分球队都对他以这个身高充任NBA内线信心不足,ESPN头牌的选秀专家查德·福特将他列为首轮中后段的人选,他对格林如是评价道:“当然他的自身条件有着颇多限制,可他是一个真正的篮球运动员,一个胶水似的球员,能够帮助球队粘合到一起,帮助出色的队伍赢下更多比赛,而且待在联盟的时间会比绝大部分人想得长。”

  可除却这些正面评价外,福特同时也认为,“他缺乏一名内线所必须具备的身高”,“也没有NBA级别小前锋的速度”,“甚至有可能在NBA找不到真正适合的位置”。即便在大学时代,格林也时常在和精英球员的对抗中落败,比如2010年最终四强战,密歇根州大对阵巴特勒,戈登·海沃德曾经逼得格林在最后投出三不沾;2011-12赛季的揭幕战,泰勒·泽勒、约翰·汉森和哈里森·巴恩斯组成的北卡锋线让格林全场吃瘪,总计只有19投6中——这些,都让格林的选秀前景一再看跌。

  选秀夜很快到来了,大卫·斯特恩一次次上台,念出一个又一个首轮秀的名字,格林没有被叫到。内心煎熬之时,他拨通了乔·杜马斯的电话,因为和乔·杜马斯的儿子曾经在AAU联盟并肩作战,格林已经和这一家人结为好友,时任活塞大当家的杜马斯安慰道:“别担心,很快就会轮到你的。”活塞手握第二轮第39顺位,已经计划好用这个签位来挑选格林。

  可勇士队在半路杀出了,他们在第35位选走了格林。虽然正式成为了一名NBA球员,可在第一瞬间,格林的心里感受有些复杂,“勇士队手里有30顺位啊,他们可以用那个选秀权选我么,人们以后不会说‘格林是第30顺位新秀’,他们只会说我是一个首轮秀。可现在,大家都会说我是一个二轮秀,”格林说,“好吧,或许这样的身份和我本人更符合一点,因为我又可以证明大家是错的了。”

  勇士队有着自己的新秀培养系统,他们习惯给每个菜鸟配备一位老将,称之为一对一的导师。马克·杰克逊教练在最初配给格林的导师是杰里米·泰勒。从很多角度来看,泰勒和格林都像是对立的两极,泰勒有着2.08米的身高,是天生打篮球的材料,少年成名,曾经是全美排名第一的高中生,可他却选择放弃大学生涯,在高中毕业后去海外打了两年不完整的比赛。更神奇的是,在2012-13赛季,格林比他的导师泰勒更年长。

  格林和泰勒至今仍是朋友,可他们之间到底谁更适合担任导师呢?格林说,“贾雷特·杰克是我大哥,兰德里和杰梅因·奥尼尔也是,可泰勒似乎不太适合这个角色,因为他自己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所以你们要我喊他是我大哥,我真喊不出口。”像格林这样不听话的二轮秀从来都不多,他不仅不服自己的导师,还迫切地想打破球队的原有轮换,拼得更多的出场时间。

  刚刚效力勇士那段时间,格林的命运和大学期间很是相似,2012-13赛季揭幕战他一共出场1分钟,随后侧翼球员布兰顿·拉什、理查德·杰弗森接连受伤才给他留出了更多机会,幸而马克·杰克逊教练一直在鼓励他,“他一直都是一个领袖,我希望他能说出自己的想法,不必改变自己的个性,他是一个在更衣室里说任何话都不会害怕的人。”

  别说在更衣室里了,他就是在面对加内特的时候都不会害怕。新一代的NBA球员大多把KG当作偶像,可在格林看来,这位名人堂级别的球员不过是又一个对手。“KG喜欢说垃圾话来恐吓对手,”格林说,“他不会直接冲着你说的,就像跟自己说话一样,旁若无人地大声说着。所以我就跟他说,‘老哥,你吓不到任何人的,停下吧。’当然我内心对他还是充满尊敬的。”

  同样也和大学时期类似,格林在新秀赛季的季后赛阶段获得越来越多的机会,2013年季后赛期间,勇士队首轮击败掘金、次轮给马刺也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格林在其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他是一个真正的球员,在场上可以做你让他做的任何事,这就是他的定位,每一支成功的球队都需要一个德雷蒙德·格林,他的贡献是你无法衡量的。”马克·杰克逊说道。

能令大哥主动让位的小老弟

jermaine_o_neal_15_large.jpg

  “你不能对待任何事都是‘去他妈的’这态度,有别人说话时,你要学会倾听。”——小奥尼尔

  随后的夏天,勇士教练组开始不断挑战格林,作为回报,格林减去了20磅的体重,并且开始雕琢此前一赛季命中率只有21%的三分球。“我听很多人都在说,包括球队的播报员也认为,可以放格林投三分,这让我和他都很烦恼,”马克·杰克逊说,“但我相信,只要你把时间花下去,你的投篮就有可能突飞猛进。”

  格林在二年级的数据上涨到6.2分5.0篮板,老将杰梅因·奥尼尔在这一年加盟勇士为他提供了巨大的帮助。小奥尼尔初到勇士队更衣室时,就发现这个年轻人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话语权,可当他发现格林会因为小事和队友们起摩擦时,小奥尼尔及时挺身而出纠正了这一切,“大家都尊重你,把你看作好球员、好兄弟、好领袖,”小奥尼尔告诉小老弟,“可你不能对待任何事都是‘去他妈的’这态度,你已经赢得了尊重,别因为一些不必要的事情把这份尊重挥霍掉。当有别人说话时,你也要学会倾听。”格林说,这是他有生以来学到过最有用的建议。

  “对新秀球员们来说,事情没有按你想象得那样发展是最痛苦的,”小奥尼尔补充道,“所以生涯第一年对他来说很简单,但他愿意跟我沟通,而且很显然,马克·杰克逊教练给他提供了巨大的帮助。”2014年季后赛里,勇士在首轮对上了快艇队,在那个系列赛里,小奥尼尔主动建议马克·杰克逊让格林站上先发。“那是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格林说,“一个打了17年球的老将,我从小就看他的比赛,现在竟然跟教练建议说让我先发?这可是季后赛啊,这可是打快艇啊,你竟然跟教练说让我在你前面出场?妈呀,我必须拿出自己的最佳表现,决不能让他失望啊。”

  系列赛第三战,虽然勇士落败,但格林作为替补拿到13分11篮板4封盖,马克·杰克逊立刻认识到,是听取小奥尼尔建议的时候了。虽然勇士在2014年5月3日这天以5分之差惜败给快艇,但这却是对这支球队有着决定性意义的一天。

  德雷蒙德·格林在这场比赛里投中5个三分、射落24分,“我们险些被击败了,”当时还在快艇担任助教的金特里教练说,“斯蒂芬(库里)的发挥是意料之中的,克雷(汤普森)也被控制住了,可这孩子差点打败了我们,在一个系列赛的第7战,能打出这样的表现,只有真正充满自信的人才会这样做。”这场比赛迫使勇士管理层换掉了颇受好评的马克·杰克逊,也让全世界看到了格林上位的可能。

  可格林却依旧对失利咬牙切齿,“他们真是说得比做得还多,好像已经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儿似的,他们赢得什么荣耀了?在季后赛打进第二轮,我们去年就做到过了,可他们就因为这个把屁股翘得老高,你什么都没证明、什么都没获得,你就指望所有人尊重你?”

  格林恨恨地说:“反正我要是想获得别人的尊重,我就会靠自己去拼的。”

让所有质疑者把话咽回去

635705175441225614-AP-Warriors-Parade-Basketbal.jpg

  “我们需要他这样的莽撞人,我们是一支安静的球队,大家充满自信,可他让球队有了新突破,我爱这一切。”——史蒂夫·科尔

  勇士队教练组大换血之初,格林的内心是惊惶的。他刚刚获得了马克·杰克逊的信任,他不知道新的教练是否也会这么器重他,“我告诉自己,别想着为了什么新合同证明自己,”格林说,“我只是要证明给新的教练们看,但那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真的能得到新机会吗?球队又会采用什么样的进攻体系呢?我对一切都感到迷茫,甚至害怕。”

  所幸,科尔和金特里很快找格林谈话了,他们毫不掩饰对格林的喜爱之情,当然也得益于大卫·李的受伤,机会重新摆在了格林的眼前。那是一个拼死苦练的夏天,格林不断地提升保护篮筐的本领,尝试着投行进中的三分球。当格林先发,勇士赢下25场比赛之中的22场后,科尔决定亲自去通知大卫·李一件事:“很显然,我们原本的阵容非常有效,因为三分球在联盟里正在越来越重要,精通低位单打的强力大前锋越来越少,这是一个越来越小、越来越快的联盟,我们需要走在时代前面。”能够弃用两届全明星大卫·李,格林对此感激有加,“这表示,科尔教练最在乎的就是赢球,这和数据无关,和名声无关,只要赢球就好。”

  球员时代的科尔并不喜欢说垃圾话,可他完全理解格林大嘴的作用,并且对此安之若素。“我还是会心存敬畏,可尊敬是为了打败对手,说垃圾话只是一种武器而已。”格林依旧保持着他的态度。而科尔教练甚至补充道,“我们需要他这样的莽撞人,我们是一支安静的球队,大家充满自信,可他让球队有了新突破,我爱这一切。”

  格林最喜欢打嘴仗的对象就是同区的快艇队,他曾经在全国直播的镜头里中止采访,转向当时效力快艇的丹特·琼斯,对他投去鄙夷的目光,还曾经对里弗斯教练还击说,“垃圾话说得不错啊,格伦。”格伦是道克·里弗斯的本名,因为那个大名鼎鼎的外号,大家都忘记这件事了。“我从来没听人叫他格伦过,应该至少有30年了,我甚至很好奇,他的妈妈是不是也叫他道克。”30年来,格林成为了第一个直呼里弗斯大名的人。

  在球场上,格林当然也有着无与伦比的作用,能够胜任多个位置的特性,使他成为勇士队迈向强大的关键。“我喜欢看他给水花兄弟挡拆,”伊佐教练也这么说,“他总是能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掩护,他很可能是我在职业篮球领域里见过的最佳协防者。”

  如今的格林,已经迷恋上了整夜防守不同的球员这件事。“我现在对于这一切很是享受,这不是我天生的技能,是通过苦练得来的,还得研究许多许多的录像带,做各种各样的准备。这才有了现在的我,我未必能防住所有人,可我会尽可能让他们难受的。”

  质疑格林的人越来越少,恨他的人却越来越多,你虽然看不惯他,却又干不掉他。“有朝一日,他们都会明白的吧?”格林说,“他们能不能真正认识到这一点?很多人已经因为我,把他们自己说过的话咽下去了,还有一些人,或迟或早也会把那些话咽回去的。”

CHGZ9WVXIAEl_ak.png

他太矮了

  “我的心脏,可比那些大块头的家伙更大。”

他不会投篮

  “但无论何时需要我投中,我就能投进去。”

他是个二轮秀,在NBA待不久的

  “我会一次次证明给你们看,你们是错的。”

NBA  /   勇士  /   格林  /   德雷蒙德·格林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