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三冠王柯洁 "言行轻浮"背后不同凡俗的大局观

谢锐01-11 08:32

  1月5日,在江苏如皋举行的第二届Mlily梦百合杯决赛第五局中,年仅18岁的柯洁九段执黑3/4子险胜14个世界冠军获得者、韩国的李世石九段,以3比2的总比分夺冠——自2015年1月以来,柯洁连夺百灵杯、三星杯、Mlily梦百合杯三项世界冠军,成为中国的又一位三冠王(古力8冠,常昊和孔杰均为3冠)。

成名:两年内火箭式飙升

  柯洁成名于2014年9月底的第二届百灵杯世界围棋公开赛半决赛,他2比0零封韩国围棋第一人朴廷桓九段,率先打进决赛。国家围棋队总教练俞斌九段当时在场问大家:“你们知道1年前的柯洁等级分排名多少位吗?”在场无人答对,俞斌给出的答案是:一年来柯洁的等级分排名上升了50位!

w570be0_看图王.jpg

  俞斌说:“2013年国家围棋队选拔赛,柯洁的等级分排名进不了国家队,只能参加选拔,但选拔赛一开赛,他就连输三盘。后边的比赛尚未进行,这一年的国家围棋队大门已对他关闭。仅仅一年时间,他的等级分就由2446分升至2625分,涨了179分,排名从第58位升到第8位。”

  等级分制初出台时,棋手的段位每上升一段,等级分相应地增加40分,以此类比,柯洁这一年的段位升了4.4段;如果以每赢一盘棋净赚5分来算,这一年柯洁对同等级别的棋手净胜35局——短短两年时间内,柯洁从国内等级分第200名迅速窜升至十强。2015年10月等级分排名中,柯洁超越了长期占据第一位的时越九段,登上榜首,并且他的等级分跨过了2700分大关。

  在2013和2014两个围甲赛季,柯洁创下19连胜的纪录。2015年初战胜邱峻获得百灵杯世界冠军后,柯洁从四段直升至九段,此后更是坐上了“胜利火箭”,尤其是8月至11月期间,他在各项大赛中获得21胜2负的惊人战绩,全年执白34连胜;斩获理光杯、洛阳白云山杯、威孚房开杯三项国内棋战冠军;在围甲联赛中取得16胜5负,获得MVP称号和最具人气奖。

  2015年这一年,柯洁同时活跃于三星杯、LG杯、Mlily梦百合杯三项世界围棋大赛,连获三星杯、MLily梦百合杯冠军,加上百灵杯,一年之内他三冠在手,仅仅是奖金进账,即超过700万元。

  2013年中国棋手囊括六项世界围棋大赛冠军,诞生了6个新九段,加上2012年LG杯冠军江维杰九段、2014年LG杯冠军柁嘉熹九段和2015年百灵杯冠军柯洁九段,“一冠群”阵容空前庞大,多达9人之众,谁能率先突破“一冠群”成一时聚焦点。2015年年底夺得三星杯突破“一冠群”,2016年年初又实现三冠加身,柯洁当仁不让地成为新一代中国棋手领军人物,也是继聂卫平、马晓春、常昊、古力后的棋坛“一哥”。

对弈:当网战成为主战场

  过去职业高手成就于国家队,主要是在国家队里训练比赛成材,但如今,这种模式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网络成为了他们训练成材的主体。

  如今在各大对弈网站,活跃的对弈账号全部是柯洁九段、芈昱廷九段、范廷钰九段、黄云嵩四段、杨鼎新三段、李钦诚初段、谢科二段这样的年轻棋手,类似新浪、弈城、腾讯月排行赛等网络比赛,参赛主体也是他们。他们年龄不大,反应快捷,精力旺盛,长时间在网上对局亦无倦意。加上网络比赛对局要求参赛棋手每月必须下满30盘之类,每过一道关都不止下一盘对局,如此这般,无形中都决定了90后少年棋手是网络比赛的主体。

  大量的网络对局能在极短时间内造就一名高手,棋盘上最新的各种变化总先在网络对局中出现,他们乐于将网络对局当作新式武器的试验场。2005年、2006年在围甲中异军突起、几乎以一己之力保住当时的北京海淀队围甲席位的周睿羊五段,是最早一拨网络练就的年轻高手。今天的柯洁、芈昱廷、杨鼎新、李钦诚等少年棋手对网络对局的依赖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网络给了他们与韩国高手进行大量对局的机会,现在他们彼此间都很清楚对方的马甲名字。

  2013年前,柯洁还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少年棋手,他去参加西南王赛时,几乎没人叫得出他的名字。但他在弈城网上的名字却很有名,他的父母给他取了一个流行电视剧《潜伏》的网名“潜伏”,意即他也像电视剧中的卧底余则成一样潜伏着,终有一天会拨云见日。时至今日,柯洁的这个网名在弈城众所皆知,他每次上线,无数棋迷跟他亲切地打招呼,“小特务来了!”

w570db4.jpg

  没有弈城网,即没有今天的柯洁;没有众多棋迷捧场激励,也不会有今天的柯洁。

  柯洁最近5年(2011-2015)一共在弈城下了4800多局棋,平均每年近1000盘,他胜3100多局(胜率近65%)。其网战最频繁的是2011-2013这三年,也正是他破茧而出之前的三年,他在弈城一共下了4033盘棋,平均一天高达3.6盘。这种训练量,使得他积蓄了足够的能量,终于在2014年一飞冲天,进而君临天下。

  韩国围棋第一人朴廷桓九段是柯洁在网上的最大对手,这位韩国棋痴每天不知疲倦地在弈城网上酣战,拥有十余个马甲,每当一个账户名战绩糟糕,即被他弃之不用,重新启用一个新账户。他近两年来使用最多的是“xiuzhi”(秀知),此账号于2013年9月13日开始使用,仅一年时间对局数便已达500盘。

  如同早些年的陈耀烨九段与姜东润九段在弈城网上酣战不休一样,柯洁与朴廷桓在弈城网上亦是一对冤家对手。仅在2014年八九月间的一个半月时间里,两人在弈城网上交战16局,战成8比8平——就连双方的黑白方胜率亦一模一样,均为4胜4负。

  正是大量的网络对局,柯洁得到了无数的免费高对局锻炼机会,这也是当今年轻高手们成材的不二途径。女子围棋第一人於之莹五段一年在弈城的对局量多达1296局,平均每天3.5局,这也是她领先于其他女棋手的秘诀所在。不过,沉浸于网络对局的年轻棋手很多,真正成就为高手的却凤毛麟角,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除了大容量训练,对各种棋形足够熟练、形成超强棋感外,成就高手还需要有过人的天赋、自由的天性、自信的气质、坚忍的品格。同样是在网上超强训练,但最终脱颖而出的也只是芈昱廷、范廷钰、柯洁、於之莹等寥寥数人。

性格:幽默开朗自由不羁

  如今的95后棋手,已经很难用过去70后、80后的标准去衡量了。像常昊这样的“乖乖孩”、古力这样的“熊孩子”,跟现在的95后比起来,显得乖巧本分得多。

  但,柯洁是那种看似轻浮却又能成大器的孩子。

  柯洁看似轻浮的言行还真不少,比如他在2014年阿含·桐山杯决赛结束后,放出豪言要在随后进行的中日阿含·桐山杯冠军对抗赛中“让井山裕太血溅五步”;2015年1月百灵杯决赛结束后,他大大方方地承认,他的暗恋对象是“中国好声音”的歌手李文琦,为此他没有落过每一期“好声音”,甚至还有过夺冠后要向李文琦表白的想法;他还坦承,决赛前晚上他喝了点酒,以助睡眠;在百灵杯决赛第三局前,他还有过夺冠后拿出几万块钱到澳门去挥霍一把的想法。

  最夸张的当属2015年Mlily梦百合杯半决赛后,他对决赛对手李世石九段的胜负预测了:“李世石之前说他有五成希望取胜,我想如果一共是一百成的话,他有五成。另外我想说,传奇是时候落幕了!”

  这句话确实太震撼了。

  当今棋界除了李世石,恐怕再无第二个人这么直白地评价前辈对手。联想起李世石年少轻狂时种种对前辈“不敬”的言词,有的韩国棋迷评道:“业报轮回,人世之道理,李世石当年仰天吐的唾沫,又溅回他的脸上了。”

  当这些话从一位17岁的孩子嘴里吐出来时,着实让围着他的媒体记者们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句句都是猛料!这要是常昊、邱峻这样的“乖乖孩”夺冠了,他们要说的话几乎不用问,猜都能猜得到,诸如“这次夺冠运气好”、“以后继续下出好成绩”之类,如同背书。

w570acc.jpg

  讲解阿含·桐山杯决赛的徐莹五段接触柯洁后的感想是:这孩子的确很阳光,说话风趣,讨人喜欢,但总觉得还是有点“痞”,类似影星黄渤众多角色的那种“痞”味。他不是长辈眼中那种完美孩子,却也没有出格之处,很逗很可爱,有他在的地方,就一定少不了欢笑声。

  Mlily梦百合杯决赛结束后,柯洁接受现场媒体记者的联合采访,说出来的话依然很震撼。

  “这次决赛我下的太臭了!无论成败,都是耻辱。”

  “当对局中我打出那手大勺子后,我当时已经在思考之后的人生,首先肯定要削发明志,然后再想这之后怎么面对这样的失败。”

  “我尽管赢了,但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赢,在棋上还有很大的缺陷,以后除了努力、努力再努力之外,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柯洁很能自嘲,他的新浪微博名字名叫“柯洁大棋渣”;他在网络上讲棋极受欢迎,不仅技术到位,而且言辞活泼风趣,还不时透露一些国手的八卦,惹得其他棋手跟他急,棋迷却炸窝似的兴奋。

  他的生活不仅仅是围棋,他还对自己的形象颇为在乎。MLily梦百合杯半决赛结束后,媒体将他的采访视频发在网上,没想到他看了后很不满意,自己又专门用手机录了一段视频放在他的微博里,以正视听。所有这些,给人的感觉是,他还是个孩子,当然是一个有趣、有想法的孩子。

  柯洁的自由不羁性格自小有之,柯洁的老师、以前就职于聂卫平围棋道场的杨健5段介绍,柯洁小时候心理素质就特别好,像表演节目之类的从不怯场,敢当众唱《死了都要爱》。所以在聂卫平道场的时候,杨健和夫人袁卫红二段等老师都很喜欢柯洁。有一次古力九段来聂卫平道场指导,本来按棋力柯洁没有资格旁听,但袁卫红还是悄悄把柯洁带进了教室,远远地站在一边偷偷学艺。

  2014年世界U20围棋锦标赛在日本结束当晚,柯洁兴之所至,登台高歌,还模仿明星做各种深情投入状,让在场的大竹英雄九段等日本棋手哈哈大笑,报以热烈掌声。2015年7月海峡两岸争霸赛在贵阳举行,闭幕当晚,并未夺冠且身患感冒的柯洁依然大大方方地登台高歌一曲,他似乎没有怯场一说,不仅反应快,而且还落落大方,自小如此。

情怀:不同凡俗的大局观

  柯洁之所以在MLily梦百合杯半决赛结束后在言语上如此“轻慢”李世石九段,背后其实有一段隐情。他透露:“(Mlily梦百合杯)半决赛前,我就想了很久。如果赢了,要不要说(他的胜率5%)那句话。后来他半决赛2比0提前进了决赛,采访时他说对我至少五成胜率。我一想这不对啊,我对他胜率高啊。所以我也可以说,我的胜率是95%啊。当然这都是心理战了。细想就知道不可能啊,下一百盘,只让对手赢5盘?不可能!”

  柯洁的父亲柯国凡说,柯洁长这么大,他们还真没觉得孩子狂妄自大,平时在棋院也谦逊得很。这次在Mlily梦百合杯半决赛后何以对李世石口出狂言事出有因,半决赛招待晚宴,当地政府领导和比赛赞助商出席,参赛棋手本该亮相,以示尊重,但李世石却始终不见人影,晚宴介绍到他时只好空缺。柯洁对李世石这种做法颇不以为然,回来后即给父母谈及此事,认为李世石缺席晚宴之举有失礼节,做法欠妥,所以在半决赛后在言语上对李世石“扁”得那么狠,也有这个原因在其中。

  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柯洁自年少起的民族国家情怀,他说:“2004年我开始学棋,那时古力刚出来,有一连串韩国棋手压制着中国棋手。包括我后来在弈城网,也喜欢和韩国棋手下,希望打败他们。我虽然小,有些民族气节,觉得中国棋手输了特别丢人。希望自己能争这口气。”

  2015年中国几位年轻棋手赴日本参加U20世界围棋锦标赛,受到了难言优待的接待,柯洁看了现场发回来的微信后说道:“没觉得日本有什么好,日本最好的宾馆跟国内的招待所一样。”

  柯洁每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俏皮话不断,有些还稍显过火,但这是他的一种“大局观”,柯国凡对此很赞赏,“柯洁经常说围棋还不够活跃,围棋新闻不大好看,所以他每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尽量说得有趣一些,好玩一些,有的听起来像是狂妄自大,但其实有很多并非他本意,他只是想让气氛活跃些、好玩些。”

  柯洁自解道:“现在中国年轻棋手多了,但是来了又走了,面孔都很模糊。我会努力让围棋注入些新鲜血液。比如说一些好玩的话。但我知道,一定要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用成绩说话。不然,再有特点,也成吹牛了。”

  第二届MLily梦百合杯决赛结束后,柯洁照例又说了一些俏皮话,诸如“这次决赛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是我的奇耻大辱”之类,后来他解释道:“我说的话,就是希望为赞助商吸引注意力。现在理光杯停办了,棋手很心痛,有危机感。从前很多赞助商办赛,就是出于一种对围棋的情怀。不求回报。现在赞助商不仅有热忱,还希望通过投入拿到回报。这也是最好的赞助方式,能争取实现双赢。”

  “我特别希望赞助商能得到回报。我看见自己吹吹牛能带动关注,看见中央电视台围棋直播收视率因为我而涨了很多,看到当年古力都没有达到如今的热度,我还是开心的。有赞助商赞助不愁吃喝,整个市场也能向好。任何活动,光靠热情是不行的。一项技艺如果没有人关注,那就应该消失。下棋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需要更年轻更有活力的方式来推广。未来我希望奖金也能提高。当然想达到李娜的大满贯那个级别,但围棋毕竟可视效果小,场地越大,奖金越高。我的要求不高,比现在红火就好。”

荣耀:流水线上的胜负师

  记得2009年古力九段在名人战决战中接受古灵益五段的挑战时,评价当时的90后年轻棋手为“脸麻”,意即是他们的表情很麻木,看不出喜怒哀乐,给对手以“麻”的感觉。但与90后相比,95后就更甚了,他们俨然已与胜负融为一体,

  柯洁这样的95后不仅面无表情,而且视获胜为理所当然,根本没有欣喜之情流露出来,俨然就是在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胜负师。这才是他们最为可怕之处,小小年纪,无论多么大的胜负、多么高的奖金,他们竟然可以无视;无论成败,赛后均不溢于表、形于色。他们习惯了胜负世界,奖金高低、棋局大小于他们都没有太大的差别,他们简直就是与生俱来的胜负师。

  70后常昊那一代,自小在专业队训练,平时难得有大胜负,一俟大胜负来临,即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多少天前即开始心理、身体准备;80后古力那一代,已经进入职业围棋时代,对待大胜负虽然超脱些,但仍然挣不脱功名、奖金等束缚,多多少少会流露出紧张、慌乱;到了95后柯洁这一代,对待大胜负俨然具有天生的免疫力,哪怕第一次参加也不显得茫然不知所措。

  2015年初柯洁在珠海参加百灵杯决赛,第三局脆败后,1比2落后,当晚他还在发各种微信,甚至在微信里亮出他为了睡觉而喝的酒,感觉小小年纪的他濒临崩溃似的。然而,第二天第四局,他弈出好局,全盘杀得邱峻九段几无胜机,漂亮扳平比分。

  很难用过去对待70后至90后的传统标准来衡量如今的95后,他们的胜负基因似乎从小就改变了。2016年1月4日Mlily梦百合杯决赛第四局,柯洁好局痛失,被李世石扳平比分,这要是在过去,参赛棋手肯定少不了各种自虐、耿耿于怀,但柯洁照样发微信、刷微博,压根儿就没把这盘棋当作是多大的事。

  即使颁奖仪式上,获得180万元的巨额奖金时,柯洁似乎也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这种情形也只有在90后、95后那里才能看到,他们自小也经历过贫困艰难,但在对待奖金、财富上,他们却能做到超脱。“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对待胜负,95后好似“乐之者”,或者说,他们就是胜负本身。自小浸泡于胜负至上的围棋道场,他们就像已经被胜负同化了。

奉献:父母影响无可替代

  柯洁7岁多来北京学棋,他大概是最年少的北漂一族。他的父亲柯国凡是一位水利工程师,以前常年奔波于青山绿水之间,为的是建水利大坝。他的母亲周柳萍在北京陪读,可是直到不久前,他们才住进属于自己的北京二手房。

  刚来北京,进入聂卫平道场学弈,小柯洁发现,自己瞬间由鲜花变成了小草。在家乡丽水,他是孩子王,是人们眼中的天才少年,但到了聂道后他才发现,比他实力强的孩子实在太多了。小小年纪住进8人一间的宿舍,开始过集体生活,他还不觉得苦,比这更苦的,是棋盘上的殊死竞争。当时在班里,柯洁棋力最差,排名垫底,如今他自嘲那时是班上的“屌丝”。

  因为棋力差、排名低,柯洁参加任何一项比赛都得先通过网选,经常倒在女棋手面前,受过无数次打击。第一次参加定段赛,他排名200多位;两年过后,他排名第257位,当时他都觉得自己不会有前途了。

  那三年柯洁也参加了国家少年队选拔,成绩惨淡,那时通过选拔的少年高手有李钦诚、杨鼎新等,柯洁对他们“须仰视才见”。第一年参加选拔,柯洁倒数第二;第二年更是倒数第一。不过到了第三年参赛,他已是堂堂正正的第一了。

  回顾那段久远的过去,柯洁说:“别看我那么小,我也有自尊心的,也想过放弃算了。好在我是非常要强的人,不服输。就自己开始思考,不能低头认输,无言面对江东父老。想着,一定要有点成绩再放弃。”

  不管是陪读,还是陪着柯洁度过成绩黯淡的日子,柯洁父母都给予孩子极大的宽容与信任。他们生性乐观、好客,很多朋友都是骨灰级的,柯洁每次参加世界大赛决赛,柯国凡夫妇的朋友们都会从丽水过来一起助阵,柯洁夺冠后,柯父请他们一起喝酒唱歌,大家尽情庆贺,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大家庭似的。

  当柯洁最初夺得百灵杯冠军时,柯国凡想在弈城发60亿虚拟币红包,让棋迷们分享他们的快乐,结果因为系统受限,没能发出这么多;夺得MLily梦百合杯冠军后,柯国凡与周柳萍两人在微信群里发“红包雨”,一波又一波,两人交替着发放,让群里朋友们那晚好不开心快乐。

  孩子是职业棋手,常年在胜负世界里沉浮,父母很多难以超脱。但柯洁父母这些年对孩子却很放手,这次MLily梦百合杯决赛首局,柯洁好局痛失后回房独自复盘研讨,他的父母与朋友一起出外用餐。问他们是否去安慰儿子,柯国凡答道:“不用,这种时候我们安慰也没用,孩子自己会想开的。”当得知柯洁一个人在房间摆棋时间,他们笑道:“我们从来不干预他,他很小时候起就很有主见,知道怎么安排自己。”

  周柳萍对孩子爱的表达方式明显不同于柯国凡,百灵杯五番棋决赛,1比2落后的柯洁第四局获胜,将比分扳成2比2平后,柯洁回到酒店时,她一把冲过去搂住儿子,亲吻高出她一头的儿子的脸。平时嘻嘻哈哈的柯洁也觉得有些难为情,说了句“老妈你干嘛啊?”闪过。

  MLily梦百合杯决赛最终局,柯国凡、周柳萍夫妇都不敢去研究室观战,受不了那里的紧张气氛,他们待在酒店房间里通过电视直播看棋,当看到柯洁打勺子后不断扇自己巴掌,揪自己头发时,周柳萍忍不住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孩子太苦了!就因为棋没下好,不断打自己,虐待自己,我从来都舍不得打过他。”

  后来柯洁幸运获胜后,柯国凡、周柳萍来到儿子房间,提及柯洁打勺后的情景,周柳萍再次当场落泪。柯国凡则走近儿子,拍拍儿子的肩膀说:“这次赢得幸运,以后可不要随便说大话了,差点让自己下不下来。”

柯洁  /   Mlily梦百合杯冠军  /   李世石  /   芈昱廷  /   常昊  /   古力  /   阿含·桐山杯  /   朴廷桓  /   三星杯  /   LG杯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