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纳和老费一个忧啊一个伤 开年接连遭遇不利

张奔斗02-17 14:00

对于顶尖男子球星来说,二月,不就意味着可以在忙碌的澳洲赛季后去海滩吹个小风度个小假,在训练之余抽空参加一些商业活动,然后再去一两站中小赛事享受高额出场费和万民欢呼么?

这个二月,纳达尔是在南美红土场勤恳参赛的劳模,而费德勒却因膝部手术被迫请了鹿特丹与迪拜两站病假。虽是一个征战一个休赛,结局却是一样的忧伤——具体地说,纳达尔让人忧,费德勒很受伤。

794_1710855_755350.jpg

说费德勒“很受伤”,看上去有些夸张;毕竟,他进行的只是膝部的关节镜手术,而且这位瑞士病人也在社交媒体上很欢快地表示,“我会很快重返巡回赛哒!”瑞士媒体采访的权威医生也表示,如果手术只是修复半月板而并不涉及软骨和韧带,那么六到八周应足以完全康复。

很多顶尖运动员都在类似的膝部手术后重返赛场并续写辉煌,但费德勒与众不同的是,他已经34岁。对于费德勒来说,手术台,是一个具有一定风险并且他并不熟知的全新领域——毕竟在此之前,瑞士人在伤病方面一直是一位幸运儿,只是在2008和2013赛季遭遇过背伤困扰,而且也曾很快摆脱了单核细胞增多症的纠缠。长期保持健康,也是费德勒自2000年澳网到今年澳网连续65项大满贯赛事保持全勤的重要原因。

退出本月的两站中小型赛事还算事小,但这必将对费德勒今年已很复杂的赛程安排带来变化。费德勒的下一站计划赛事是下月上旬的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但仓促复出也许并不明智;稳妥起见,还是留待欧洲红土赛季复出更为理性——然而,在费德勒的2016赛季赛程安排上,他原本计划毫无热身空降罗兰·加洛斯。难道,费德勒要被迫做出打完澳网打法网的赛程安排?而一旦膝部术后恢复情况不够理想,他又如何能应对法网、温网、奥运会和美网的密集赛程?

2016赛季,在费德勒和纳达尔之间,谁的前景更令人担忧?尽管费德勒躺倒在了手术台,但在ESPN请来的四位网坛专业人士的圆桌讨论中,除了著名教练吉尔伯特对这一问题未置可否,其余三位都选择了纳达尔。而在纳达尔上周末在阿根廷公开赛半决赛错失赛点输给蒂姆无缘卫冕之后,也许,吉尔伯特也能确定心中答案了吧?

南美的红土,曾是纳达尔紧急修复状态与自信的绝佳中转站;如今,就连在一站ATP250的红土小赛事中,作为头号种子的他也无力夺冠了。击败摩纳哥和洛伦兹的前两轮胜利中纳达尔表现就不够强势,面对蒂姆毫无畏惧的鲜肉攻势,纳达尔在高温下拼了将近三个小时后,还是不得不吞下职业生涯第七场握有赛点的败阵;但在红土赛事中,这却是自遥远的2004年斯图加特站后的第一次。本周的ATP500里约站阵容更强,纳达尔的手感与自信,将接受费雷尔、特松加、蒂姆和弗格尼尼等一众强将的拷问。

在澳网首轮负于同胞沃达斯科之后,又在统治力曾令人窒息的红土场输给新星蒂姆,上赛季最后几个月复苏带来的冲击力,似乎已在新赛季消耗殆尽。很多人都在试图找寻纳达尔状态与战绩下滑的原因——正手威力不复当年,反手落点越来越浅;他应该找回自信,他应该更换教练,等等等等。

而在小威的教练莫拉托鲁看来,纳达尔的滑落只有一个主因,法国人分析说:“正手问题?我们已经谈论了十年,看过50遍了;真正的原因是,他的移动比过去慢了很多——而且他自己也很清楚。”莫拉托鲁分析,这正是纳达尔近年来尝试打得更具进攻性的原因,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弥补脚程的不足。然而,他越是不够自信,他跑动就越慢;战绩越是不好,就越无法找回自信,由此形成恶性循环。

说到身体因素,纳达尔在败阵后也的确以他一贯的坦诚表示,他较难适应极热的比赛条件:“我比通常更感疲劳,也许正因为如此我的发挥才缺乏连续性。”

费德勒与纳达尔,这对网球历史上也许最伟大的对手,将分别在今年迎来35岁和30岁的整数年龄关口。费德勒的大满贯冠军荒已经有三年半了,纳达尔则将争取在今年法网打破两年的大满贯冠军荒。人们多么希望,他们能一直打下去;但与此同时人们又都不愿看到,他们陷入越来越深的挣扎。

纳达尔  /   费德勒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