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连球迷都被打蒙了 红魔之色整齐蔫掉

王勤伯06-14 06:46 体坛+原创

特派记者王勤伯发自里昂大球场

和往常一样,意大利球迷在看台上坐得稀稀落落。他们没有整齐的支持国家队的歌曲,更多是集体高喊“意大利”。

比利时球迷是真正的红魔,整个里昂市中心被他们占领,到处是鲜艳的红色。球场看台上,比利时球迷在比赛开始前45分钟就已在唱着整齐的歌曲,有节奏地鼓掌和跳动为本国助威。

“俄罗斯流氓训练有素”

赛前一天,笔者曾在意大利国家队训练基地偶遇一位摄影师,他正在对同行讲述亲历马赛球迷骚乱的经历,内容颇为有趣,但当时笔者急着要开始做直播,没有和他进行深入交流。

在里昂的比赛场新闻中心,这位安莎社的摄影师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坐到了问我身边,他叫达尔泽纳罗,这下当然得请他为体坛+app的读者们讲述各种细节。

“俄罗斯极端球迷根本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极端球迷。他们不是醉得一塌糊涂的酒鬼胡乱滋事,他们都很年轻,非常有组织,更重要的是经过严格的训练。可以说,他们就是民兵。”

“在他们面前,英国人完全是一群业余的足球流氓,不少人大腹便便,多数喝得半醉。你看这个被打以后手里还拿着一箱啤酒的英国人(他指给我看电脑上的一张照片)。俄罗斯人几乎是列队走进英国人中间,不停地扇耳光,很多英国人被扇了耳光,就呆呆地站着。英国人喜欢扔酒瓶子和桌椅,但俄罗斯人就是徒手上前,要么耳光要么拳脚。他们似乎也有极端球迷严厉的行规,多数倒地的英国球迷并没有被往死里打。”

“他们很清楚自己要打的是谁,他们想证明给英国人看,英国的足球流氓只是些小儿科。所有其他国家一些游客仍然留在原地,包括英国人,他们就在那里开心地自拍。知道吧,这就是今天的世界。”

“一些俄罗斯人身上穿着莫斯科火车头的衣服,另一些人则穿着像是某种极端民族主义的衣服,我觉得这些人是俄罗斯国内各个俱乐部的极端球迷组织精心挑选出来的。他们的组织和训练有素真的令人惊叹。”

“狗屎在那里”

赛前下了好几次大雨,摄影师很担心是否要冒雨工作。还好,比赛开始前30分钟,天空变得晴朗起来。里昂的场地质量很好,暴雨根本没有造成积水。

新闻中心的小咖啡厅只有法式烤三明治。但我必须吃。在寻找这个媒体咖啡厅的时候,我在球场底部的通道里转来转去很久没有找到,有一次不知不觉地嘴里冒出葡萄牙语,“狗屎媒体咖啡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嘴里老是冒葡语,或许因为巴西从美洲杯出局了吧。

当时刚好有一个人走过我身边。过了一阵,他又在过道里看到我,顺手就往旁边一道侧门指去,“媒体咖啡在那里。”

我不知道他有没听懂全文。他真的是个热心肠的好人,换成是我,或许我也会热心地给人指路,“狗屎在那里。”

比利时球迷嘘换人

国家队比赛就是不像俱乐部比赛。意大利领先以后,比利时球迷彻底被打蒙了,尽管也有人组织他们为本队加油,但很快又没有了声势。中场休息时,很多比利时球迷留在座位上。一旦失去声势,看台上原本整齐的红色也显得像是蔫掉了。这种情况一直到下半时卢卡库错失单刀良机才出现改善,比利时球迷突然又来了心气。

比利时球迷似乎非常不能接受主帅威尔莫茨用梅尔滕斯换下纳英戈兰的决定,一阵狂嘘。纳英戈兰或许是上半时比利时表现最稳定的球员。从卢卡库被奥里吉换下了时重复出现的嘘声看,比利时球员是嘘下场的球员,或许在球场上的所有人里面,没有谁的表现让他们满意

相反,埃德尔吃到黄牌后立即被因莫比莱换下,获得了意大利球迷的掌声

里昂是一个距离意大利地理位置很近的法国城市。在历史上,这里甚至就是法国和意大利交往的重要商业中心。不少意大利人都是从自家驾车来到里昂,笔者甚至遇到过一个小伙子,他骑着轻便摩托车从亚德里亚海边过来,因为不能走高速,路上花了25个小时。

这场胜利是意大利球迷赛前未曾预料的,赛后球员们去看台下对他们致谢,很多人迟迟不愿离开,一直留在看台上,尽可能地想要在这块胜利的场地上留下更多自己的照片作为纪念。

欧洲杯  /   意大利队  /   比利时队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