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游宇专栏:老炮儿邹市明纽约首秀跨越第七大道

王游宇06-16 17:28 体坛+原创

本报专栏作家王游宇纽约报道

6月12日中午,邹市明离开曼哈顿的阿菲尼亚酒店去机场。很快,第七大道上的一切,包括宾州车站,麦迪逊花园球场(MSG)都向后倒去成为模糊的背景,他突然有所发现,“纽约的天原来也很蓝啊!”

纽约六月天是最美丽的。只是这位中国拳王在这个城市的五天里,一直没有心情好好打量著名的曼哈顿天空。没有办法,MSG是他唯一的世界,胜负是他不二的考虑。

QQ截图20160616172150.jpg

从酒店到MSG,也就一个街区,斜斜地跨过第七大道就行,两三分钟的事,从6月6日夜抵达算起,邹市明大概去赛场十几次,他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就在这来来回回中,他完成了中国拳击史上一次最有历史性的跨越。

2013年4月在澳门职业首战算起,38个月过去了,这是他转职业的第九战,也是离开中国的第一场,更重要的是,这是他登陆MSG的亮相。也是这层意义,吸引我飞去曼哈顿见证这段历史。

纽约新秀,你可以这样称呼35岁的邹市明。

没有闯过纽约码头的拳王不叫拳王,从这层意义上说,邹市明算是刚刚出道,纵然他算是名满天下,还连拿过两届奥运冠军,一届季军,还有一箩筐的世界业余冠军,但对于曼哈顿人来说,那没用,小时候胖不算胖。

菲律宾帕奎奥算牛了吧,那也是到了美国之后才算真正的扬名立万,他16岁就转职业了,打了六年没出亚洲,也就闷了六年,他生涯的顶峰还靠2008年和金童德拉·霍亚的较量。而那场比赛正是在MSG举行的,印象中新闻发布会是在自由女神像前开的。

从这层意义而言,邹市明比帕奎奥的速度快了一倍。

索性再扯远一些,当年18岁的阿里去罗马参加奥运,也是先到纽约,住在曼哈顿,我查不到他是否也住在第七大道上,但知道,他去了MSG,当时MSG还是旧址,也在第七大道上,不过再往上城走走,过了时代广场就可。如沿第七大道再往中央公园方向走走,是著名的拳王Sugar Ray酒吧,阿里在那里拜访了老拳王。

说起来纽约拳击圈甚至是体育名人曾经最爱去的地方,拳王Jack Dempsey餐厅也是在第七大道上,就在时代广场附近,只是后来关了。这些都是拳击史上的浓浓历史。而由于邹市明,中国人也开始打量起第七大道了。

说起来邹市明和时代广场有份前缘,去年三月,他的大照片还上过广场东侧百老汇路口的广告LD,那句“剩下的拳程从今天开始”的广告词还是很有力感的。

但百老汇是百老汇,MSG是另一个故事。

都知道MSG是美国拳击的麦加之地,具体怎么讲?

说起美国拳击,必谈阿里,唐金,鲍勃阿鲁姆,弗雷泽,或者再加上HBO,Showtime的几位西装客,但美国最早的职业拳击开荒牛必须是Tex Rickard,上世纪初纽约风云人物,正是他,建起了MSG,为美国拳手创了一个舞台,纽约成了今日的拳击圣地,阿鲁姆和唐金谈起他时,少有的买账。

阿里和弗雷泽的第一场交锋,是MSG最叫得响的名战,当时有世纪之战的呼声,弗雷泽15轮KO了阿里。平心而论,和MSG最有渊源的是弗雷泽,在这儿八度卫冕,连广场外围的四条大街,都有弗雷泽广场之美誉;阿里在这里只打过五次,这次阿里去世后,MSG前的西33街临时加了个名字叫阿里大街,其实旁边弗雷泽大街早就挂名了。

美国职业拳击上世纪的各路拳王,几乎都是在这里发祥,美国电视的拳击之夜王牌节目,也大都是以这里为战场。至于拉斯韦加斯的拳王赛,或者加州,佛州,都是很后来的事了,确实热闹过一阵,但纽约本世纪初重新发力,MSG又重新是拳击的中心了。

邹市明明白这次他不是中心,倒数第三场的垫场地位,国际金腰带的悬赏,说起来都是走过场,重要的是他必须在MSG打一场,同时为自己年底拳王战而垫一场。

邹市明出战的是蝇量级(Flyweight)国际金腰带,对手是19岁的菜鸟,匈牙利的Jozsef Ajtai,谁都知道邹市明会赢,赌城赔率开出的是100比1这种玩笑数字,两场主赛(Main Cards)一场是WBO次轻重量级(Junior Lightweight)拳王战,乌克兰的洛马琴科KO了波多黎客的罗曼马提尼兹;另一场是拉丁拳王战,结果是波多黎各的Felix Verdejo赢了墨西哥的Juan Jose Martinez。

后两场,尤其是压轴战洛马琴科五回合击倒对手之激动人心,邹市明此胜就更显落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洛马琴科已经被圈内称为最狠的绝对分量(pound for pound)的拳王,他和邹市明住同一个酒店,也是TOP RANK 旗下拳手,那天邹市明在等车去机场时,洛马琴科还在酒店门口接受乌克兰电视台的采访,他和邹市明一样,都是2008和2012年奥运两届冠军,不同级别,到现在也才打了7场,但已经是两个级别的拳王了。

QQ截图20160616172135.jpg

至于邹市明这一场,本来可以是一场痛快淋漓的历史完胜,10回合邹市明全赢,100:89,这在邹市明的职业战史上是第一次,出道以来最绝对的优势,本该庆祝,但场面太难看,根本没有交锋,对手一直在跳跃游走逃避,弄得邹市明还要向记者道歉。如此兵不血刃的胜利让几乎所有人感到,浪费了MSG这种历史机缘,也或多或少地让邹市明阵营有一种痛惜,前几个月的辛苦准备没完全用上。

“希望邹市明能保持这种训练水平,迅速进入下一场比赛的准备,因为邹市明除了拳王,其他的荣誉都已获得过。”教练罗奇的潜台词让人有一种急迫感。谁都知道,如果不是大战在即,要保持状态,对于已经35岁的邹市明,是没有动力的。

“前一阵的备战真的很辛苦……可他就是不想和我打。”邹市明赛后说了好几遍,语调中听出了一丝委屈。

也许正是这种无奈及期待,伴随着邹市明的庆贺晚宴,席上他喝了很多清酒,把自己给放空了,一场拳战,犹如一场战争,给一个男人的压力和折磨,只有他自己体会。

他睡着时,我和他所在的经纪公司盛力世家的总裁李胜正好在他房里,他睡相中有一种天真,似乎在笑,我无由想到另一个画面:高尔夫球王老虎伍兹在1997年第一次取得美国名人赛时的那个夜晚,睡相也很甜,绿夹克摊在床边。

如果真要找共同点的话,此夜的邹市明和19年前的老虎伍兹都完成了历史性的跨越:后者那天成为第一位登基奥古斯塔的黑人球王;前者,跨越了纽约第七大道。

还有一个亮点,在邹市明的床头放了一张大照片:那幅最有名的拳王阿里击倒李斯顿的,那是前几天他的经纪人,也是盛力世家副总裁屈永恩在时代广场花了10美金从小贩那买来的,邹市明开心地放在床头了。

由于阿里,也让他这次纽约行多了一丝喧闹。

阿里在6月4日去世,顿时成了全世界的头条,很多人都表示哀悼,邹市明把自己悲从中来,泣不成声的一段视频放在网上,当时很多人都在转,多数的评论是邹市明“出拳过猛”。我看了后也有点意外,没想到邹市明和阿里感情这么深。

这次在纽约遇到乐视记者,她提到一个细节挺有启发,原来阿里去世消息传出后,她第一时间就采访邹市明,“当时他就声调低沉。不久他自己就发出那痛哭的微信,也许想就此集中向媒体表明一下心情。”

6月10日在看阿里葬礼转播时,听到了一个小故事,我有所领悟。

是喜剧演员Bill Crystal说的故事,他以模仿阿里说话而出名。1979年阿里退役晚会在洛杉矶举行,Bill Crystal编了一套阿里语录脱口秀《15回合》,演出后掌声雷动;回到后台,当时有一位重量级拳手抱着他哭着说,“阿里让我们的生活都变得美好了。”

“难道阿里不是让所有的人生活都美好些了吗?”Bill Crystal以这句话为他的故事收尾,引起了全场的喝彩。

我认为这是那天葬礼上最美好的致词。

同时,我也马上想到了邹市明那天的“重拳”。

也许拳击手的感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回到纽约现场,邹市明没有看葬礼转播,身边人怕影响他备战,也没开电视。倒是那天在称重时,邹市明自己提起,说如果不是比赛,他会去路易斯维尔。后来在比赛结束后,他又说到,他日会去阿里的坟头拜一下。

不管怎么说,在阿里入土的第二日出战MSG,让邹市明在美首战多了一层历史的注脚。

QQ截图20160616172202.jpg

其实,这不是邹市明第一次踏进MSG,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六月的纽约蓝天。

这十几年来的纽约六月拳战,又叫波多黎各拳击之夜,这和推广公司Top Rank有关,更确切地说,是公司总裁Todd DuBoef在2005年的创意。

Top Rank如今在江湖上算是数一数二的拳击推广公司,其主席是大名鼎鼎的鲍勃阿鲁姆,Todd DuBoef是他继子。

说到波多黎各就要提到墨西哥,两国在体育上死掐。尤其是拳击,两国出了不少的奥运冠军和职击拳王。我们可能对墨西哥的拳手知道的多些,最有名的肯定是中重量级的Julio Cesar Chavez和金童德拉·霍亚,前者曾经13年不败,这些年到底是Julio Cesar Chavez还是阿里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拳王的争议,从来没有停止过;但这位Chavez不在乎阿里,只在乎波多黎各,他曾说过,我谁都能输,就是不能输给波多黎各人,否则回国我吃不了兜着走。

波多黎各拳手,我们知道最早的可能是Trinidad,这两年的Cotto,以及这次取得拉丁拳王的Felix Verdejo,都是波多黎各的国家英雄。

现在江湖上四大拳赛组织,IBF,WBO,WBA和WBC,每个组织都有17个级别,算起来至少68个拳王,英美算是大户,墨西哥排老三,日本第四,可能没人知道,波多黎各也不是散户,到上周还拥有三个拳王,当然,现在少了一个:因为在6月11日,罗曼马提尼兹被洛马琴科KO了。

每年的六月第二个周日,是传统的纽约波多黎各狂欢日,届时花车美女游行算是纽约年度一景,11年前,Todd DuBoef灵光一现,在狂欢日前夜推出拳击赛,一炮而红。

前十年,波多黎各的中重量级拳王Cotto是当家主角,前年他在MSG痛扁乌兹别克奥运冠军Abdullaev时,邹市明正好在纽约,就去现场为Cotto喝彩。

因为邹市明和Cotto都是Top Rank旗下的拳手。那次他纯为观光客,对MSG感受完全不如这次,他第二天还坐着阿鲁姆的私人飞机,去纽约州最西北的麦迪逊郡卡纳斯托塔村的国际拳击名人堂参加每年一度的新堂主升帐仪式。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也算“高大上”了一次。

邹市明这一两年在娱乐界行走,但只要他有机会,就声称他最终还是拳师,还是体育人,这两年的偏离跑道,是为了多和孩子家人在一起,偿还一下感情债。

但盛力世家及阿鲁姆对邹市明的期许可能要更远大些。

如今美国拳击推广,以德拉·霍亚的Golden Boy和 Top Rank各执牛耳,而人们说起Top Rank,最多的还是她的国际化及新媒体内容。所以,邹市明以及其身后的中国市场,依然是美国拳击圈的着眼点。

雅虎体育著名拳击记者Kevin Iole每年都会评点上一年度的拳击世界25大亨,阿鲁姆,DuBoef,甚至配拳师Bruce Trampler这些Top Rank的高层都会入选。这本来和中国人也没特别关系,但三年前,他评的名单中出现了中国名字:在第23名中,李胜和屈永恩赫然在目,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邹市明的出现,盛力世家帮助美国人一起打开了中国市场,虽然对于国人来说,前几年邹市明战场还仅仅是澳门,和完全的中国市场是两码事,邹市明真正引起国内职业拳迷的欢呼,可能要从今年一月的上海之战开始。2014年后,中国人没再上榜,也许一切要等到邹市明夺取拳王后,Kevin Iole才会重新打量中国。

这次纽约六月之战之前好几次新闻发布会上,阿罗姆都提到了中国的收视率,指中国拳击电视市场,邹市明的拳王命运,无疑是收视率浮沉的关键因素。用DuBoef的话来说,Top,Rank已不仅仅是推广公司,而是媒体制作公司,每一场拳战都是产品。

收视率大战,那是美国的传统思路,这些年美国拳击奖金能维持高水平,最主要的是两个转播商HBO 和Showtime的互相较劲,而这些对于中国市场来说还很遥远。

因为中国拳击,还没有出现阿里或者弗雷泽般的英雄,但至少已经有人在路上,而邹市明是走得最远的一人。

今年一月赴战上海时,邹市明有张宣传画配了句美丽的话:“好走的路到不了我想去的地方。”

所以,五个月后,他顶着六月的曼哈顿蓝天,跨过了第七大道。

中国拳击的风景和心路从此改写了。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