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黄玉斌:里约是我最后一次带队出征

谭彦嘉楠07-14 14:31

体坛+记者谭彦嘉楠报道

又是一个四年,又是一届奥运,这已是中国体操队总教头黄玉斌执教的第七次奥运之旅,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他那花白的头发似乎在诉说着他为中国体操操碎了心,也许里约奥运会之后,他就将卸下教鞭回到加拿大与家人团聚,在那里写下自己的第二本书,给孩子们讲讲那个很美、很折磨人的体操,以及几乎将他折磨疯掉的奥运会。

但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奥运会”,还有那折磨他的最爱(体操),至于其他根本无暇顾及。22号,他和中国体操队的将士们将飞赴圣保罗,带着他的降压药。10日作客体坛传媒接受采访,聊及奥运于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他只飘飘然写下四个字:尽力而为。 

C24A.tm.png
作客体坛传媒,在大门口黄玉斌就被“体坛传媒联手苏维埃体育提前布局冬奥会”的板报所吸引,体坛传媒集团董事长张敦南(左)向其进行了全面的介绍,这也将是体坛传媒未来的大动作。

7届了,无形的压力仍在

【1985年,洛杉矶奥运会结束后第一年,27岁的黄玉斌转型做了教练。从女队到男队,31个年头,黄玉斌的人生用四年一度的奥运会划分,手下弟子奖牌的颜色由铜转金,他的头发从黑变白。里约,将是他第七次带队出征,也是最后一次。】

体坛:对您来说,奥运会并不陌生。在您的执教生涯当中,里约将是您的第七次奥运之旅了。

黄玉斌:是的,这是我作为教练带队第七次备战奥运会,我也算是一个奥运会的老客户了。

体坛:那么作为老客户,不知道您这一次出征的心情如何?因为这是不是有可能是您的最后一次奥运会了?

黄玉斌:里约,我的第七次奥运会,也是我人生执教的最后一次比赛,比赛结束之后就该退休了。

体坛:我印象中好像在教练这个岗位上,连续七次带队出征奥运会的为数不多。那么之前六次,哪一届让您印象最深刻?

黄玉斌:应该是不多。哪一届奥运会都有它不同的特点,你要说印象最深,我觉得前六届都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只是形式不同。可以说中国体操在奥运会上达到巅峰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当时中国体操创造了历史,男子总共八枚金牌我们拿了其中七枚,在金牌的数量上,哪个国家想要破这个纪录都很难。而且,2008年北京奥运也是百年奥运在中国召开,这个印象是最深刻的。

体坛:您刚提到北京奥运会我们创造历史,那么2000年悉尼奥运会我们首次拿到男团冠军也是创造历史,记得杨威采访时说过一个段子,说在夺冠回去的大巴车上,您一直扶着车把手,但等下车时所有队员发车位把手其实并不存在,您就这么一直虚扶着……这种紧张的状态,是不是来自奥运会的压力?您当时是不是有这么大的压力?

黄玉斌:应该是。因为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我还属于年轻教练,执教经验尚浅,对各方面的把控还不够成熟,加之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包括自己的,都会无形中给我带来很大压力。其实每届奥运会,我都特别想让自己的队伍能够多为国家拿金牌,多升国旗,多奏国歌。在这种情况之下,做任何事情时可能不自觉的做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当然现在跟过去相比成熟老练多了,这都是带队第七次参加奥运会了,但给自己带来的无形压力还是存在。

体坛:那您现在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去缓解或者说排解?

黄玉斌:备战这届奥运会时,在我的思路当中,训练计划,训练管理都不像过去。过去作为年轻教练对全局的把控还有所欠缺,但有了过去六届奥运会的经验,现在各个方面比过去成熟很多,调节紧张感,和承受压力的能力,都比过去成熟很多。

9EE1.tm.png
“看奥运,上体坛加。” —— — 体坛加是体坛传媒倾情打造的新产品,体坛传媒集团董事长张敦南给黄玉斌介绍这款产品时总教练显得非常有兴趣。

中日PK30年,就比成功率

【被称为奥运前哨战的2015年格拉斯哥世锦赛上,中国队收获2金2银4铜,奖牌总数虽高于上届,但男团无缘七连冠是最大遗憾,同时也是自1989年体操世锦赛以后,26年来中国男队首次落到世锦赛男团第三名,而日本男队则时隔37年重新站上男团最高领奖台。】

体坛:距离奥运还有不到一个月,目前队伍状态如何?

黄玉斌:现在男女队的状态都不错。去年我们参加格拉斯哥世锦赛回来就认真总结了暴露出的问题,并进行改进。在格拉斯哥男团没拿金牌,但这对于我们备战巴西奥运会是个好事情,因为你提前发现自己存在的问题,也知道输在什么地方,我们有针对性的在冬训中去抓这些问题。通过今年五月的全国锦标赛暨奥运选拔赛,还有回来到蓟县集中训练,再到现在,我们各个技术环节存在着的一些问题都得到了比较好的解决。

体坛:这次蓟县训练的效果如何?

黄玉斌:我觉得非常好,有很大提高,无论是从技术状态,心理状态,还有体能状态,都比过去进一步提高。

体坛:这次奥运阵容男队只有队长张成龙参加过伦敦奥运会,而女队则是清一色的年轻选手,叶领说我们是“名气不大,但实力不容小视”。但外媒似乎并不看好我们,您作为总教练如何看待?

黄玉斌:队伍年轻化这个问题,不但在中国体操队有这个现象,其他队伍也有这种现象。而且外界的猜测和我们实际操作的差距是很大的。我们这次的阵容确实很年轻,仅有张成龙参加过伦敦奥运会,其他队员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年轻选手。但我认为不管是年轻队员还是老队员,他们的技术状态还有心理状态是最重要的,能达到争金夺银的状态这才是最关键的。假如说你参加过几届奥运会,但是你的技术状态,心理状态,体能状态达不到的话,最后你也只能是个参与者。

体坛:根据签位,中国女团不仅是早场第一场,而且是从最容易失误的平衡木开始。这对我们有影响吗?

黄玉斌:肯定会受影响。巴西在南半球,路途遥远,难免舟车劳顿;另外在时差、气温和环境都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调整得好的话就能很快进入状态。当然,运动员也有适应能力的强弱,适应能力差一点的会受到一些影响,特别我们女队员在早场,时差问题会影响她们休息,那么体能恢复也会受到一定影响。另外,开场项目又抽到比较难比的平衡木,这就要求队员们要更早进入状态。其实,抽签揭晓后,我们就做好了困难的准备,训练中就有针对性的适应比赛顺序以及时间的安排,每天都早起早做准备。

体坛:对于姑娘们您有什么期许?

黄玉斌:平衡木和高低杠是我们女队的两个冲金点,如果这两个项目我们都能有一到两人能够进入前八名,我想女队在这两个项目上也会有作为的。

体坛:相比女队,我们男队抽到第三场晚场从跳马开始,应该是个上签,而日本队是第一场从鞍马开始,您如何看这次的签位?

黄玉斌:我们男队的签比较好,签位上是有一点优势,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关键还是看临场发挥。

体坛:和四年前比,我们卫冕男团是不是难度加大?日本男队五人中有四人参加过伦敦奥运,他们也提出“争取继雅典奥运会后再次夺得奥运会男团冠军”,您如何看?

黄玉斌:男团多少年都是中日之争,因为团体比赛是衡量一个国家体操整体水平的一个重要标志,影响力大,含金量重,是五个人配合夺取一块金牌。因此,世界体操强国总是把争夺团体金牌放在首位,我们也不例外,一直以来的宗旨就是“团体优先兼顾单项”。日本把我们当作为小30年的对手,一直在输。去年在格拉斯哥,他们时隔37年重新夺得男团金牌,但夺得世锦赛金牌并不意味着就能夺得里约奥运的男团金牌,也要看他们的备战情况,他们也存在着从北半球飞往南半球,长途跋涉,时差等外在因素。男团的冠军归属,我想一是看我们两个队在训练准备情况方面的好与坏;另一个是到里约看谁适应场地和环境的能力更强一些;最重要的是在决赛时哪个队能减少失误,谁的失误越少谁的优势就越大。

体坛:能详细点评下这次的中日对抗吗?

黄玉斌:男队六个单项,日本有三个优势项目,我们也有三个优势项目。自由操日本略高于我们,鞍马两队差不多,吊环我们略高他们,跳马他们略高我们0.2,双杠我们高得比较多,单杠差不多。实力不分仲伯,五五开吧,实际上团体就是比成功率,看临场发挥。

体坛:队员们换了一个新的环境,我想到那儿的适应过程肯定是比较痛苦的,那作为教练您有没有什么样的小窍门或者小技巧帮助他们?

黄玉斌:队员们都参加过很多比赛,不同的比赛不同的环境,还是有一定的适应能力,当然,我们在训练当中特意地安排了一些模拟实战的训练,包括环境和器材,尽量模仿。

里约无金?现在说没用!

【“全能王”杨威是黄玉斌最得意的弟子之一,他这样评价自己的师父:我们就像是师父的作品,他总是尽可能的把我们雕琢得更加完美一点。很多人说师父的训练手段很魔鬼,但在我看来,这却是一种艺术,他能把一个实力80分的人,发掘成120分。】

体坛:聊了太多关于备战的,感觉都把您带到比赛的状态,下面我们聊个轻松点的话题,快乐体操。

黄玉斌:体操是个很好的项目。从小练习体操,不一定说非得当体操运动员,就是玩玩,它也可以开发很多东西,比如孩子的智力、形态、体能,还有灵活性,可以得到你无法预计的效果。我们提出快乐体操的概念,就是强调不要把小孩过早地专业化。练习体操,你有条件就继续地往下走,如果没条件的话你就从事快乐体操,锻炼身体,为其他体育项目打基础。包括以后上学,有了体操的基础,在各个方面你都会得到一个非常良好的开发。

体坛:包括程菲和范晔办的体操俱乐部现在都在推广快乐体操的概念。

黄玉斌:对,所以说我们快乐体操现在对于体操产业来讲的话都是非常好的推广。

体坛:这就能看出黄导带弟子的个人魅力和执教艺术。

黄玉斌:因为盘子大了,你最终选拔尖子的时候,他一定会有人。但如果像过去那样,过早的把幼儿体操职业化的话,这个底盘没有了,体操的塔尖也自然会垮掉。

体坛:黄导带出的弟子不仅竞技方面非常强,在娱乐领域也很厉害,比如说像李小鹏,他参加了多档娱乐节目。

黄玉斌:还有杨威,他儿子杨阳洋比他爸爸都出名了。

体坛:杨阳洋和奥莉(李小鹏的女儿)的运动基因很强大,如果从事体操应该有不错的发展?

黄玉斌:因为受家庭的影响,还有父母的遗传基因,他们在运动方面的天赋是与生俱来的。

体坛:杨威曾经这样评价您,说您执教是艺术,一个实力80分的人,您可以把他带到120分。女队在前几年被大家评价为青黄无接,后备人才缺乏。但从这两年的比赛看,我们出现了一些不错的苗子,这应该也是您执教艺术的体现,能不能谈谈女队的情况?

黄玉斌:接管女队以后,我们改变了很多女队的训练方法和手段,包括一些女子动作男化,进行一些男子的训练方法手段,比如自由体操和跳马,采取男子跳马技术,所以去年格拉斯哥世锦赛在这两个项目上给了世界一个很大的惊喜。大家惊讶中国女队的自由体操和跳马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提高这么大。

体坛:以前说到跳马就只有程菲,但这两年经过您的调教,王妍、谭佳薪、毛艺已经具备一定实力。

黄玉斌:是的,现在在全国比赛,包括青少年比赛我们都增加了蹦床比赛,从小就开发他们的空间转体定位感。通过一个周期下来,我们队员在转体方面都得到了飞速的发展。

做为一个领导者,开拓者,思路一定要正确。假如说你的思路正确的话,你的队伍即使落后,短期内可能看不出效果,但到一定时候队伍的提高就显而易见了。

体坛:里约奥运会上您对大家有什么样的期望?目标是什么?

黄玉斌:实际对男队女队的目标和期望就是让队员们减轻压力,在赛场上尽量发挥自己应有的水平,你发挥了水平,裁判自有公道。该给你什么位置你就是什么位置,你说必须去拿金牌,凭什么拿。我们这样去做队员的工作,实际就是在给他们做心理辅导,让他们的精神放松下来。

体坛:每次到奥运会前我们都会分析夺金点,甚至预测下金牌数,您现在能不能透露下四年前的伦敦奥运会总局给我们定的指标是?

黄玉斌:两块。最后我们拿了三块,男团、邹凯的自由操、冯喆的双杠,其实应该是四块,一冰吊环的金牌被黑了。

体坛:那这次,您自己有没有设定目标?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国外舆论对于中国体操界并不是很看好,外媒甚至预测我们里约无金,咱能不能啪啪打预测的脸?

黄玉斌:有很多届媒体说我们拿不到金牌,最后比赛的结果才是真正的结果,现在说都没用。

体坛:那在我看出来,其实黄导还是胸有成竹的,只是不方便透露具体数字。

黄玉斌:数字是保密的。

体坛:说到这里,有一个比较遗憾的事情,邹凯和姚金男两名老将为奥运坚守,最后却无缘里约。

黄玉斌:我觉得也没什么遗憾的,体操这个项目的特点就是一代比一代强,如果你的实力在,照样可以上奥运会,如果你上不了证明你的实力还是达不到要求。邹凯确实是不容易,作为一个老队员兢兢业业的完成了传帮带和最后的选拔比赛。他的这个精神确实很难得,值得我们推广,让后人好好学习老大哥的这种精神。姚金男是受伤病影响,她的肩伤很严重,所以恢复周期很长。而她的技术、体能包括伤病恢复得都不理想,所以最后才无缘奥运会。

体坛:就像您刚才说到的,我们男队的双杠领先别人很多,那么还有哪些项目是比较具有优势的?

黄玉斌:除了双杠,还有我们的吊环,单杠就要看临场发挥,这个项目高惊险,难度又打;女队就是平衡木和高低杠。所以说这么多点,要能完成一半的话那都是超额完成任务了(编者:黄导无意中透露里约奥运的目标了……)。对手不仅仅是日本的团体,各国都有其他单项的高手,里约赛场将面临很激烈的争夺。

287.tm.png

9362.tm.png
黄玉斌在体坛视频美女主播的引领下,学着做起了“体坛加”的手势三部曲(上图 ) ;谈及奥运他只写下平平淡淡的四个字:尽力而为。

接班人?靠实力去证明

【“60岁一定退休,挽留我也不干,压力太大,该解脱了,还要跟老婆孩子团聚呢。”早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黄玉斌就将自己的退休时间定在了巴西奥运会后。】

体坛:里约之后如果您真的退休了,这对中国体操可是大的损失。

黄玉斌:也不是损失,因为这是工作需要。

体坛:那您看好谁是您的接班人?

黄玉斌:我也很难说,我看好不一定别人看好,别人看好我不一定看好。所以还是顺其自然,靠实力去证明自己。

体坛:给后辈们一点建议吧?

黄玉斌:我们的年轻教练,包括有经验的教练都要多学习,多了解国内国外的发展信息,发扬我们国家老一辈,及所有的优秀教练的品质,在自己的工作中又能结合自己特殊的一些优势,发挥光大我们中国体操。

体坛:您退休之后会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

黄玉斌:还没有想那么远。

体坛:如果国外邀请您去做教练,或者成立一个体操俱乐部,您会接受吗?

黄玉斌:还没想那么多,现在的关注点都在里约奥运。另外,我的家人都在加拿大,一切都等到奥运会结束之后,这其中也有很多变化。

黄玉斌  /   体坛+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