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玉斌七届奥运无形压力仍在 随身携带降压药出征

谭彦嘉楠07-14 21:12

体坛+记者谭彦嘉楠报道

又是一个四年,又是一届奥运,这已是中国体操队总教头黄玉斌执教的第七次奥运之旅,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他那花白的头发似乎在诉说着他为中国体操操碎了心,也许里约奥运会之后,他就将卸下教鞭回到加拿大与家人团聚,在那里写下自己的第二本书,给孩子们讲讲那个很美、很折磨人的体操,以及几乎将他折磨疯掉的奥运会。

但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奥运会”,还有那折磨他的最爱(体操),至于其他根本无暇顾及。22号,他和中国体操队的将士们将飞赴圣保罗,带着他的降压药。10日作客体坛接受采访,聊及奥运于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他只飘飘然写下四个字:尽力而为。 

C24A.tm.png
作客体坛,在大门口黄玉斌就被“体坛传媒联手苏维埃体育提前布局冬奥会”的板报所吸引,体坛传媒集团董事长张敦南(左)向其进行了全面的介绍,这也将是体坛传媒未来的大动作。

7届了,无形的压力仍在

【1985年,洛杉矶奥运会结束后第一年,27岁的黄玉斌转型做了教练。从女队到男队,31个年头,黄玉斌的人生用四年一度的奥运会划分,手下弟子奖牌的颜色由铜转金,他的头发从黑变白。里约,将是他第七次带队出征,也是最后一次。】

体坛:对您来说,奥运会并不陌生。在您的执教生涯当中,里约将是您的第七次奥运之旅了。

黄玉斌:是的,这是我作为教练带队第七次备战奥运会,我也算是一个奥运会的老客户了。

体坛:那么作为老客户,不知道您这一次出征的心情如何?因为这是不是有可能是您的最后一次奥运会了?

黄玉斌:里约,我的第七次奥运会,也是我人生执教的最后一次比赛,比赛结束之后就该退休了。

体坛:我印象中好像在教练这个岗位上,连续七次带队出征奥运会的为数不多。那么之前六次,哪一届让您印象最深刻?

黄玉斌:应该是不多。哪一届奥运会都有它不同的特点,你要说印象最深,我觉得前六届都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只是形式不同。可以说中国体操在奥运会上达到巅峰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当时中国体操创造了历史,男子总共八枚金牌我们拿了其中七枚,在金牌的数量上,哪个国家想要破这个纪录都很难。而且,2008年北京奥运也是百年奥运在中国召开,这个印象是最深刻的。

体坛:您刚提到北京奥运会我们创造历史,那么2000年悉尼奥运会我们首次拿到男团冠军也是创造历史,记得杨威采访时说过一个段子,说在夺冠回去的大巴车上,您一直扶着车把手,但等下车时所有队员发车位把手其实并不存在,您就这么一直虚扶着……这种紧张的状态,是不是来自奥运会的压力?您当时是不是有这么大的压力?

黄玉斌:应该是。因为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我还属于年轻教练,执教经验尚浅,对各方面的把控还不够成熟,加之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包括自己的,都会无形中给我带来很大压力。其实每届奥运会,我都特别想让自己的队伍能够多为国家拿金牌,多升国旗,多奏国歌。在这种情况之下,做任何事情时可能不自觉的做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当然现在跟过去相比成熟老练多了,这都是带队第七次参加奥运会了,但给自己带来的无形压力还是存在。

体坛:那您现在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去缓解或者说排解?

黄玉斌:备战这届奥运会时,在我的思路当中,训练计划,训练管理都不像过去。过去作为年轻教练对全局的把控还有所欠缺,但有了过去六届奥运会的经验,现在各个方面比过去成熟很多,调节紧张感,和承受压力的能力,都比过去成熟很多。


黄玉斌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