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退役5周年 小巨人亲笔撰文:我的新秀年

杨功煜07-20 17:41 体坛+原创

在新秀赛季开始之前,我来到了休斯顿,那时候的我只有22岁,那时候的我还很内向。

但史蒂夫·弗朗西斯可不是一个安静的家伙。

在我造访球馆时,史蒂夫是第一个跟我打招呼的人,他走过更衣室跟我击掌,这是我有生以来感受到的力量最大的一个击掌,他仿佛用上了全身的力气,你分明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肌肉,把我的手都弄疼了。

那已然是14年前的事情。在我的新秀赛季,一切都过得飞快,但最初几周的事情我仍然记忆犹新,你总是能记得新事物给你的第一印象。那几天,我的教练向我展示了我的新衣橱,看到我的名字印在火箭球衣的背后令我非常激动。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我从未拥有一件印有我名字的球衣。当我来到NBA的时候,我发现有很多事情都跟以前不一样了,但我把一些小事都当作重要的事情记了下来。比如说大家都叫我“姚”,因为他们认为那是我的名字。在中国,我们把姓氏放在前面把名字放在后面,对我的中国朋友来说我的名字是“明”,现在却变成了“姚”。从那以后大家都开始这么叫我,我也没有纠正他们,我当时太害羞了。

史蒂夫是个非常热情而且充满激情的人,他决定把我介绍给队里的每个人。

这个是卡蒂诺(卡蒂诺·莫布里)

这个是格伦(格伦·莱斯)

这个是穆奇(穆奇·诺里斯)

当他们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我都努力在脑海试着拼一下,我的大脑飞速运转,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他们的名字了。每个人都跟我击掌,但没有人像史蒂夫那样用力。

那时候我的英语水平十分有限,我能明白大家在说什么,但就是没法很好的表达我想说的话,因为我就像所有的中国学生那样,从六岁开始学英语。

“对不起,我有点害羞。”我对史蒂文说道。

“没事!”他说道,然后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温暖的拥抱,“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我们的队伍需要你。”

GettyImages-3472476.jpg

根据中国的传统,当你跟一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应该谦逊一点。你跟他问好,握手,这都是非常正式的礼节。随着时间推移,就像一壶水慢慢沸腾一样,你们混熟了,就自在多了。但史蒂文不是那样,他自来熟,无论场内外,他始终保持着200度的热情,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他了。

有件事情一开始我不知道:在我来休斯顿之前,火箭队从当地大学聘请了一位中文教授,向大家讲解中国的习俗。大家都非常的友好,都想在我面前展示他们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他们甚至还知道一些细节,比如说中国人交换名片的时候要用两只手,我一想到这件事我就忍不住笑。那个时候,我就想让大家像对待其他NBA球员那样对待我,但这些细节让我感受到他们给我的温暖。

我在休斯顿的第一周,火箭队举办了一场高尔夫慈善赛,史蒂夫提出要开车带我去球场。我还没有进行过任何一场比赛,也没有参加过训练。

“我们开悍马(Hummer)过去。”史蒂夫说道。

“锤子(hammer)?”我问。

我一脸懵逼。

“悍马!我的悍马!我们开着悍马去高尔夫球场!”

我仍然是一头雾水。

“我的车!”他一边说,一边指向一辆有点像军用的吉普车。

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车,底盘很高车顶却比较矮,腿部空间很小,我的腿勉强能够挤进去。

我当时就想,这车很流行吗?

GettyImages-74033142.jpg

我对我的英语还是不够自信,但我非常高兴史蒂文想着带上我。高尔夫球场的路程大概就20分钟,我在悍马车里面非常不舒服。幸运的是,史蒂文是个健谈的人,我听着很激动。我们开始讨论NBA ,他告诉我一些菜鸟赛季可以期待的事情。

“你必须打得快一些,但最重要的是,要打得很有侵略性。”

侵略性,我知道这个词。

史蒂文一遍一遍的重复,可能有十二次,侵略性、侵略性、侵略性。

这一课我永远不会忘记。

“还有一件事”史蒂文继续说,“如果你离篮筐很近,能扣篮就扣篮。”

他挥舞着他的右臂,又重复了几遍侵略性这个词。

他语速太快了,我不得不叫他调小收音机的声音,我才能听清楚每一个字。他跟我分享他的菜鸟赛季,他没有得到太多的上场机会,他说他当时不够自信。

“我当时在禁区里面被推来推去。”他说道。

“油漆区(Paint)?”

“那是关键!我们叫那里油漆区。”

我想问那里为什么叫油漆区,但我只是点点头。

“当你在肘区接到球的时候”史蒂文继续说,“你必须面对篮筐,高举高打,所以像我这样的后卫从不会断你球。”

“肘区?”

他向我解释了肘区的意思,就是罚球线和禁区交汇的地方。

GettyImages-74033138.jpg

史蒂夫看着我笑了起来。

“抱歉了,腿部空间太小了,你真是一个大家伙!”

我摇摇头,没关系。我不再考虑腿部空间有多么狭小,我很开心我们可以聊聊篮球。几个月前我对来火箭队充满了期待和猜测,现在我很兴奋我们已经可以用相同的语言交流。

然后史蒂文问了一个让我震惊的问题。

“你有女朋友吗?”我没想到他会问我一个这么私人的问题,我告诉他我一直和一个高中就在一起的女生约会。

“我也是高中的时候认识我女朋友的!”他告诉我。

我用我蹩脚的英语问了他女朋友的情况,他告诉了我很多关于他女友的事情。

和史蒂文在悍马车中相处的20分钟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一直很感谢他对我的兴趣和热情。当他被交易到奥兰多之后,我很想念他。他不但是一个好队友更是一个好朋友,他是我在休斯顿的第一年感觉到像在家一样的原因之一。

汤姆贾诺维奇教练是另外一个原因。他让我实现了来到NBA的软着陆,我有太多事情要做。我当时要学新战术,要了解我的队友,要熟悉NBA的赛程,更不用提语言障碍了。尽管我能够明白大家在说什么,但这一年我还是一直把翻译带在身边。

鲁迪对我很耐心,这正是我需要的。他给我时间调整,让我去适应比赛。他总是告诉我在油漆区内要慢慢稳下来打,别着急。

他给我犯错误的机会。

“不要老是自责,所有人都会犯错。”他跟我说道。

我试着听进去他的话,但我调整的太慢了,我对自己很失望。

那时候我开始明白,不要过于在意别人对你的批评。

鲁迪告诉我一个非常重要的建议:“不要把精力浪费在你无法控制的事情上。”

在我菜鸟赛季的上半程,我的状态起起伏伏,我没做到最好。我发现无论你在场上发挥的怎样,都有人会议论你批评你。在这方面鲁迪帮了我不少忙。

另外史蒂文说保持侵略性是对的。20年前,CBANBA的差距不仅仅停留在技术层面,两个联盟对篮球的理解都截然不同,我必须转换我对篮球的理解。在CBA,我的身高可以震慑对手,当他们看到我的高度,就会畏首畏尾,给我足够的移动空间。但在NBA,寸土必争,每一个回合都是一场战斗。我意识到大个子必须打得更快。相反,在CBA,比赛经常会为了顺应大个子的速度而慢下来。在NBA,你从比赛开始就像冲刺一样,如果你不能跑的像后卫一样快,那你就失去竞争力了。

GettyImages-1673629.jpg

第一个赛季进行到二月份时,我在场上打得更加自如,我和队友也越来越熟悉。当时正值春节,火箭全队给我准备了一个惊喜派对。那天是比赛日,他们知道在中国,每个人都会得到一两个星期的假期,就像圣诞假期一样。我对他们的计划一无所知,在比赛开始之前,我们的公关经理尼尔森·路易斯让我去他的办公室,说有事要问我,这只是他的缓兵之计。当我回到更衣室,房间里响起了春节的歌曲,所有人都在跟着唱,这太惊喜了。

鲁迪向我走来,递给我一个信封。

我抽出里面的一美元,所有人都笑了。史蒂夫走过来又跟我击了一次掌,还是那么疼。我也忍不住笑开了花。

这么多年过去了,时至今日,这仍然是一段非常非常温暖的回忆。

编译:杨功煜

欢迎下载体坛周报客户端体坛+app

姚明  /   火箭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