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禁药解析(五)巴赫为何力挺麦克拉伦报告

王勤伯08-01 10:45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王勤伯报道

731日的媒体见面会,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不可避免地谈到了俄罗斯禁药问题和麦克拉伦报告。

巴赫宣布的国际奥委会决定完全符合此前笔者的解读:一切按奥林匹克宪章办事——国际奥委会将俄罗斯运动员参赛资格的审核权交给各单项体育协会,并制定了严厉的特殊标准,但最终俄罗斯哪些运动员能够参赛,还需要得到国际奥委会的终极批准。终极批准权利交给由三名执委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分别是土耳其人乌乌尔·埃代内尔、德国人克劳迪娅·伯克尔和西班牙人小萨马兰奇。

关于麦克拉伦报告,巴赫发表了以下言论,麦克拉伦报告曝光了一整个体制,非常震撼,这个体制是对我们所从事的事业的攻击,对奥运会的攻击……俄罗斯政府有权利发表自己的看法,但对于国际奥委会来说,重要的是让这些报告内容曝光,它们揭示了一整个体系的存在。我们无法惩罚一个国家元首或一个部长,但我们可以让整个这些曝光,我们可以处理运动员的问题,可以处理操控反禁药检测系统的问题。这是一个由俄罗斯体育部控制的体制,这是为什么以穆特科为首的俄罗斯体育部任何成员都无法获得里约奥运证件。

CoPF5mZWAAAkZAl.jpg
巴赫与普京私交不错。

“独立调查”、“个人报告”可信吗?

此前一些媒体在提到的时候将其和西方阴谋联系在一起,为什么巴赫会以如此官方的态度、奥委会主席的身份确认麦克拉伦报告的权威性呢?

这里涉及到部分媒体从业者对国际体育机构设置和国际体育司法系统的认识不足。有人仅仅因为麦克拉伦报告名称是独立调查个人报告,就编织出了一整个故事:美国等西方国家为了整垮俄罗斯,策划了这样一个报告,然后找了一个加拿大小混混麦克拉伦,由他交给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再转到国际奥委会手中。于是,尽管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私人友谊很好,国际奥委会执委来自全世界,但大家都屈从于美国的压力,决定要惩罚俄罗斯……

笔者撰写俄罗斯禁药解析系列,并不针对俄罗斯——目的是让读者能够更好地明白国际体育机构的议事机理、认识国际体育反兴奋剂大势。处处套用西方阴谋论是一种廉价的世界观,并不利于年轻读者的心智成长。尤其是,中国在国际体育机构中扮演着越来越活跃和重要的角色,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也因此让中国体育受益匪浅,作为记者和读者,我们都有义务从法理角度更好地解读国际机构及其规则。

事实上,麦克拉伦的个人独立,仅仅指的是他的调查过程和结果不受任何机构的左右。但邀请他调查索契冬奥会俄罗斯政府干扰反兴奋剂工作丑闻的机构是WADA,而支付全部费用的机构是——国际奥委会!

esporte-richard-mclaren-wada-20160718-001.jpg
主持报告的理查德·麦克拉伦教授。

为何是一名法学教授主持报告

为什么是加拿大法学教授麦克拉伦?这里我们需要了解一下国际体育的司法机理。作为国际奥委会所属并提供很大一部分经费的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的日常工作是建立和维护世界体育反兴奋剂系统。它并不具备独立的司法功能。

俄罗斯索契冬奥会的政治干扰反兴奋剂系统丑闻,WADA和国际奥委会本身是最大受害者,WADA的权威性和奥林匹克运动整个组织机构受到了彻底挑战。

巴赫说:我们无法惩罚一个国家元首或一个部长,但我们可以让整个这些曝光,我们可以处理运动员的问题,可以处理操控反禁药检测系统的问题——体现的其实是国际体育机构在政治权力面前的无力和无助,因此,WADA和国际奥委会只能在体育范畴内做出反应。

不管是否要受到东方国家媒体的不解和指责,国际体育组织的司法机构设置和工作原理完全依照的是西方国家的司法独立原则,WADA和国际奥委会不能以行政人员身份去进行司法调查,类似问题面前,必须聘请一名对体育法规和禁药问题都有权威性的业界专家去进行独立调查,且调查过程不受WADA和国际奥委会干扰。因此,麦克拉伦被授予这项独立调查的使命。

麦克拉伦何许人也?是个被美国中情局操纵的加拿大小混混吗?是个西方国家先写好报告再把他抬出来的傀儡吗?为什么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要尊重他的报告?让我们参照维基百科全书俄文版的介绍吧。很可惜,俄文版也找不到半点对麦克拉伦的西方阴谋指控。

这位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教授,担任洛桑国际体育仲裁庭仲裁法官多年,从1998年开始多次在冬季和夏季奥运会期间担任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驻会仲裁法官,为国际网联担任过6年禁药问题法官,担任过国际篮联仲裁庭主席,也作为法官参加过做出对美国运动员加特林禁赛处罚的判决。作为独立调查官,他做出过揭露2000年美国田径运动员在悉尼奥运会上掩盖禁药的报告。2007年,麦克拉伦的独立报告揭示美国职业棒球联盟至少89名运动员使用类固醇和其他多种药物。

Cn-6yjKWYAAAIYy.jpg

为何这次只有俄罗斯“被整”

这样说来,麦克拉伦是个反美斗士吗?且慢使用这样的词汇。当我们谈及法理,恰恰需要避免非黑即白的口水逻辑。体育司法的另一个特点,是无法像民事案件一样需要进行无比周全的系统调查,稍有一个证据缺失即无法指证对方有罪。体育司法必须短平快,这样才能保证体育机构和赛事的正常举行,否则会陷入一系列民事诉讼的泥沼,最后整个体育机构崩溃,或者整个体育运动分裂。

WADA和国际奥委会选择麦克拉伦进行独立调查,正是看中了他长期的口碑、专业性。麦克拉伦报告绝不是一份可以在民事法庭告倒俄罗斯政府的文件,但绝对符合体育司法所要求的程序和严谨,麦克拉伦的取证和分析严肃性、中立性和独立性是国际奥委会认可的,且国际奥委会为之付出了重金——WADA和国际奥委会深知,稍有半句话不严谨,都会引发俄罗斯人的反击。这是为什么《米兰体育报》颇为调侃地说,麦克拉伦很出色,很多国际机构找他,但同时价格也很贵。

为什么其他国家也有禁药丑闻,这一次俄罗斯的丑闻却差点导致俄罗斯被整体禁赛呢?恰恰在于巴赫所说的这是一个由俄罗斯体育部控制的体制——这已不是政治干扰体育的问题,而是强大的俄罗斯政府在对抗整个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如果俄罗斯政府不认罪,国际奥委会作为一个没枪没炮的国际体育组织,除了不带俄罗斯人一起玩,几乎没有别的任何反击办法。

最终,在普京做出巨大让步的情况下,国际奥委会没有做出最极端的选择——如果那样做了,也绝非针对俄罗斯,而是为了捍卫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关于724日国际奥委会的决定解读,我们在本系列之前的文章里已经有过,这里不再重复。

系列阅读:

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一)意奸法官铁面无私

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二)国际奥委会体面打脸阴谋论

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三)蛙泳皇后叶菲莫娃的悲剧

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四)伊辛巴耶娃值得同情吗?


  更多精彩文章,请下载体坛+APP

巴赫  /   俄罗斯  /   禁药  /   麦克拉伦  /   里约奥运  /   WADA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