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L竟成暑期档收视黑马 他们比CBA更接近NBA

殳海08-01 13:33

NBL全明星赛,将于8月1日晚7点30分,在安徽合肥举行。CCTV5+将进行现场直播。

又是一年八月至,恰是盛夏好时节。夏天是一个极度美好的季节,只有在这样炎热的时光里,你才能遇见啤酒和大排档、冰棍与大西瓜。大中小学生们享受着他们难得的假期,在炽热之下肆意奔放。

越是美好的季节,就越是残酷的战场,小到街头烤串的摊位,大到电影院线的排片,都代表着一次又一次智慧的较量。包括在电视荧屏上,一众选秀节目也永远都瞄准着暑期档开始攻城略地,放假的学生是他们争取的主要收视族群,所以只有在每一年的这个时候,你才能看到周杰伦在荧屏上拍转椅子。

2016年的夏天,当各大卫视潜心准备节目,为每一个时段奋战不休之时,他们会发现一个意料之外的对手:根据收视机构的调查统计,有一档体育赛事的收视率在今夏频繁进入央视五套该频道排行前三位,甚至不止一次地在黄金时段拿下收视冠军宝座。

这个名叫NBL的联赛究竟是何方神圣?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背后,又有着怎样全新的故事?

nbl allstar.png


•并非脱轨的列车

曾经,NBL对篮球圈内人来说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它是全国男子篮球联赛(National Basketball League)的缩写,身份几经变迁,由昔年的男篮甲B联赛发展而来。,NBL在更多时候都扮演着CBA次级联赛的角色,起到为CBA扩军提供新生力量的作用。

2014年9月,随着江苏同曦和重庆翱龙两支球队从NBL脱颖而出,CBA最终将规模扩大至了20支球队,而“20”这个整数的出现,让许多人都敏锐地意识到:CBA已经达到了一个固定规模,再行扩军恐怕不再容易了。篮管中心竞赛部部长张雄也在2015年的一次采访中提到了这一点:“对于CBA联赛的规模,绝大多数的意见是目前要相对稳定一些,如果无限扩军的话会不利于联赛发展,至少三至五年内没有明确的扩军时间表。”

张雄的意见相当明确,CBA在五年内都没有扩军计划了,那么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就是:NBL联赛在未来五年内会以怎样一种状态生存呢?缺乏进军CBA的机会,是否会让NBL的球队老板们失去进取欲望呢?在许多人看来,篮协的新决定削弱了NBL的存在感,这个联赛的价值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隐藏在这样的担忧背后,被忽略的一个重要事实是:虽然NBL联赛失去了向CBA提供球队的机会,却从篮管中心获得了100%的自由。正如第一体育娱乐创始人执行董事、总经理杨斌所说,作为NBL联赛新的商务运营推广商方,他们感受到了自由呼吸的价值,“NBL绝不是一辆脱轨的列车,”杨斌表示,“我们并不认为给CBA补充球队是NBL价值的真正体现,如果非要比喻,那么现在NBL可能更像一匹脱缰的烈马,如果你站在老的角度看,会认为这匹烈马脱缰而去是离开了组织,可如果站到更高的地方,你或许才能看到,其实它是跑向了一片更广阔的草原。”

2016年4月,在历经大半年的策划与准备后,NBL联盟公司中国篮协正式将NBL联赛的全部商务运营开发权移交到智美体育,并且向第一体育娱乐授权独家商务营销权,中国就此拥有了第一个真正“管办分离”的试点落地的联赛。在过去担任CBA次级联赛的漫长时光里,NBL更为人所熟知的只有那几支综合实力较强的球队,而一旦这些球队树立了脱离NBL、加入CBA的目标,他们也就不会再心存建设NBL联赛的理念。所以杨斌直截了当地表示:“这是千载难得的机会,作为联赛的商业运营方,我当然更喜欢现在这个状态们要把握住这次机会。”

“管办分离”带给NBL的效果可谓立竿见影,去年只有9支球队参赛的联盟在1个多月内扩军至14支球队,新军江淮闪电队成军,球队老板熊永鸽直言:“我来搞职业篮球从来没想过进入CBA,正因为NBL走向市场化,管办分离,它的这种体制吸引了像我们这种市场界人士。”

见缝插针的艺术

江淮闪电队最终将主场选定在安徽滁州,成为继安徽文一后该省第二家职业篮球俱乐部。在CBA联赛始终未能占领的安徽市场上,NBL联赛已经牢牢扎根——抢占CBA以及其他职业体育联盟忽略的市场,这是NBL现在最有力的杀招之一。

NBL现有14支球队,其中绝大部分都分布在CBA包括中超等联赛都无力涉足的地区,陕西、安徽、贵州、广西等等省份,此前不仅没有任何CBA球队驻足,甚至也因为各种原因和中超缘悭一面,NBL将种子播撒向这一片又一片空白的沃土,很快就从中尝到了甜头。

nbl.jpg

安徽文一是如今NBL的代表性球队之一,他们以安徽省会合肥为主场,不仅战绩出色,而且在本赛季请来了中国篮球的传奇人物胡卫东担任球队主帅,本赛季上座人数呈现直线上涨趋势,单场比赛上座7000至8000人的成绩足以让许多CBA球队眼红。虽然安徽此前缺乏顶级联赛球队,可这并不代表合肥人民对体育缺乏热情,安徽文一的适时出现,恰恰给球迷们提供了一个拥抱的对象。

“见缝插针”的行为方针不仅体现在NBL球队的地理分布上,整个联赛的日程安排也凸显了运营方抢占空白市场的决心,2016年度的NBL联赛在5月底揭幕开战,这个时间段,不仅CBA联赛已经偃旗息鼓多时,甚至大洋彼岸的NBA都已经渐近尾声。

“无论CBA还是NBA,他们的联赛都是属于跨年度的,经常把大量比赛放在冬季,”杨斌表示,“可在我内心深处,我始终认为篮球是一项属于夏季的运动,只有在夏天你才会更有热情参与到这项运动中去,才会对篮球更有热情。”或许从体量上来说,今时今日的NBL还无法和NBA、CBA相提并论,可杨斌的判断却是合理的,篮球迷们的热情在夏季本该愈发炽烈才对,而过往他们却时常面临着一到夏天就无球可看的窘境。

CCTV5黄金时段收视第一的佳绩,已经证明了NBL选择夏日布局整个赛季的正确性。

观众爱看什么,就鼓励什么

争夺空白领域只是NBL抢占市场的第一步规划,从长远角度出发,他们期待着能够利用“管办分离”带来的自由,真正打造出一个和CBA完全不同的联赛。用杨斌的话来形容:或许短时间内NBL不能做到比CBA实力更强,却有可能比CBA赛事更具观赏性。

因为肩负着为中国篮球培养人才的重任,CBA联赛对于外援的使用尺度一直在起伏变化,一方面是高水平外援有能力让比赛更精彩,可另一方面则是本土球员的表现空间因此而受到压缩,这样的矛盾让CBA联赛在制定外援使用政策时首鼠两端,可NBL对此却是全无顾忌。

不经意间,随着NBL老板们加大投入,大量拥有NBA征战履历的外援们加入到这片全新的战场上,例如广西威壮队的新外援奥兰多·约翰逊就体会到了重返中国时全然不同的感受。2011年,约翰逊作为美国大学生男篮的一员来到广东深圳,代表美国队出战当年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他甚至还担任了当年美国代表团的旗手,而在NBA先后效力步行者、国王、太阳和鹈鹕等多支球队后,他接受广西队的邀约加盟NBL,全然不同的归属感让他对中国球迷的热情有了全新的认识。

前骑士队摇摆人曼尼·哈里斯,如今效力于安徽文一;前活塞队大前锋托尼·米切尔,如今在广西和约翰逊搭档;还有高中时期就被视作天才球员,来自名校肯塔基后被魔术选中的丹尼尔·奥尔顿,如今也是NBL湖南永盛队的中锋。如果说在过往,部分NBA球员或许对加盟NBL有所忧虑,毕竟NBL此前并非是一个拥有世界级知名度的联赛,可能在这里效力不利于他们重返NBA,可现如今,随着哈桑·怀特塞德和热火队达成4年9800万美元的续约协议,那些担心已经可以被彻底打消了。

除却进一步提升外援水平、放宽外援使用限制外,NBL还打算采取一些激励化措施来提升比赛观赏性。篮球运动员出身的杨斌表示:“观众们爱看什么,我们就鼓励什么,谁都喜欢看好看的比赛,那么很简单,只要有球员在NBL扣篮,我们就发奖金,只要有球员投进三分球,我们也发奖金。”杨斌理解,CBA球队更愿意给抢到前场篮板的球员增发奖金,这是对他们拼出又一次进攻球权的嘉奖,可这并不能直接提升比赛的观感。

即将到来的首届NBL全明星赛上,就会有试点改革的项目亮相荧屏,在三分球大赛正常的5个投篮点试投完毕后,所有参赛选手会来到中圈再投5球,只要进球都会获得单独奖励。杨斌相信,这样刺激的比赛环节一定能调动现场球迷的热情,“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现场的灯光师和DJ都能够配合到其中,让所有到NBL现场看球的朋友都能拥有值回票价的感受。”

nbl 2.jpg


如果有人能成为NBA?

以观赏性争夺市场份额的策略,其实在篮球领域内数十年前已有先行者。曾经和NBA并轨而行的ABA联赛就是一个极佳的案例,采用夺目的彩色皮球,鼓励球员多进行扣篮,70年代篮坛的著名扣将“J博士”朱利叶斯·欧文和“天行者”迈克尔·汤普森都是最早在ABA赢得万千球迷喜爱的,而源自ABA的三分球如今也终于成为篮球场上最重要的武器之一。

可在杨斌和其他NBL运营人员看来,相比于ABA,NBL在深层次上有着和NBA更为相似的内核。

70年前的1946年,一群来自冰球联盟的球队老板坐在一起聚拢开会,在二战阴云刚刚散去的那段时间里,美国人正在寻求新的精神寄托对象,冰球队老板们不愿球馆闲置浪费,一举推出了全新的篮球联盟,历经70年发展壮大,这才有了今时今日之NBA。“而我们的联赛也是一样,现在14支球队的老板就是我们最重要的决策人,”杨斌说,“在管办分离的条件下,我们才有条件做一个由老板说了算的联盟。”

一个经常被球迷误解的事实是,NBA并不是一个由总裁先生拥有的联盟,无论是过去的大卫·斯特恩还是如今的亚当·萧华,他们都只是“联盟总裁”,他们担任的是NBA联赛运营者的角色,这个联盟的拥有者自始至终都是30支球队的老板。

在这个中国篮球呼唤变革的年份里,姚明一度打算挺身而出,在CBA牵头成立一个全新的联赛运营公司,由20家CBA球队各自注资来完成入股,可姚明在上下两方都遇到了预料之外的阻力,以CBA稠州银行为代表的球队并不打算支持姚明的行动,而篮管中心方面更是全然没有彻底放权给球队方面的打算。

正因为在体制上的极端不同,杨斌放出了豪言壮语:“我不能保证NBL一定能发展成下一个NBA,可如果中国有一个联赛能向这个方向靠拢,那么也只能是NBL而不是CBA,体制的问题决定了这一切。”现实如此,姚明都无法促成管办分离,CBA联赛距离改制依旧遥遥无期,反观NBL,虽然失去了升降级制度,可他们却也因此甩脱了体制的桎梏。

中国拥有3亿篮球人口,篮球市场还远远未达到饱和的程度。在夏季也能够在现场欣赏到高水准的职业篮球赛事,NBL已经让部分篮球迷尝到了甜头。若我们最终能够拥有两个并轨而行、水平相当的篮球联赛,则值得每一个中国篮球爱好者为此而鼓掌欢呼。

NBL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