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热恋32天之五 南宁姑娘桂霖代表巴西打奥运会

小中08-02 09:37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小中里约报道

北京时间7月27日晚,我随体坛里约奥运会前方报道组第一批人员启程赶赴里约,8月27日才能返回北京。从7月27日到8月27日,前后共32天,于是我的这组系列报道就起名“里约热恋32天”。今天是这一系列报道的第五篇,它其实是我2014年6月写于巴西世界杯期间的一篇旧文。

她叫桂霖,人长得清秀如漓江之水,可她并非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她来自南宁,12岁被前著名乒乓国手韦建仁带到巴西,一呆就是8年。为圆奥运梦,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夕,桂霖加入巴西国籍,成为巴西女乒国手。在国际乒联注册时,她的名字被不明就里的巴西人错写成Lin Gui。现如今,护照上的名字虽改了过来,可巴西人马虎,有时给桂霖买机票还把她的名字错成Lin Gui,害得她上不了飞机。在微信上,将错就错,桂霖用的昵称是Lin Gui。

生活在足球王国,怎能不爱足球?桂霖与日裔房东一家亲如家人,那家人是帕尔梅拉斯忠实粉丝。2008年帕尔梅拉斯州联赛夺冠,桂霖与“家人”一起庆祝,自那时起她喜欢上足球,成为帕尔梅拉斯球迷。足球做媒,桂霖与效力科林蒂安的陈志钊拍拖。帕尔梅拉斯与科林蒂安是死敌,巴西有一部著名的电影,名字叫《罗米欧与朱莉叶》,讲一位帕尔梅拉斯女球迷爱上一位科林蒂安男球迷,这部电影仿佛讲的就是桂霖与陈志钊的故事。陈志钊回北京国安踢球,由于距离遥远,这段恋情画上句号。

靠自己的勤奋和努力,桂霖成为巴西女乒二号国手。2016年在“非凡之城”里约热内卢,她将第二次代表巴西出战奥运会。桂霖是父母的独生女,她说8年前来到巴西,留下来的决定是她自己做出。今年代表巴西乒协和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打中国女乒甲级联赛,桂霖竟然没时间回家看看。不过父母请了假,过段时间将第一次来巴西看女儿。6月和7月,桂霖没有国家队比赛打,不用去国外奔波。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她正好可以观看世界杯。巴西是桂霖的第二个祖国,她对巴西有感情,号称爱球不懂球的她大胆做出预测:本土世界杯,巴西队将捧起第六冠!

少女12岁闯巴西

有时,邂逅是一种命中的注定,比如桂霖和巴西。

打小喜欢打乒乓球,2005年,桂霖被当时已经从商的韦建仁教练带到巴西。不少人会感到好奇,一位12岁的少女,怎么就一个人留在了巴西?决定是谁做出的?桂霖嫣然一笑,“在你之前,已有不少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当时来巴西,是出来玩儿,可我喜欢上了这里。留下的决定是我自己做出的,我想留下来,父母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他们也就同意了。”

韦建仁教练在巴西呆到2009年,之后他就举家迁往加拿大。桂霖现在与韦教练还有联系,不过她也坦承,由于年龄相近,实际上她跟韦教练的女儿们聊得更多。尽管生在广西首府南宁,桂霖小时候并不会讲粤语。韦建仁教练也是南宁人,可他在广州呆了很长时间,会讲粤语,桂霖的白话是跟韦教练学的。来到巴西,经人介绍,桂霖到圣贝尔纳多乒乓球俱乐部学球。圣贝尔纳多是圣保罗市卫星城,离圣保罗也就几十公里。

在巴西,乒乓球也是普及程度很高的体育运动。据桂霖讲,巴西人最喜好的运动当然是足球,第二的是排球,第三的是篮球,之后是赛车、田径和游泳,乒乓球可以排在第七八位。在巴西,打乒乓球的多是日裔。圣贝尔纳多乒乓球俱乐部就出过小山雨果那样的著名乒乓球选手。代表巴西,小山雨果打过6届奥运会,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小山雨果取得第9名的个人最好成绩,他还曾击败过孔令辉。7次参加泛美运动会,小山雨果拿过10块金牌。退役后,他成为巴西女乒主教练。

十几岁的中国女孩儿,要想在巴西安身,肯定遇到了好人,桂霖说她的第一位日裔教练人就非常好。要想学好球,桂霖首先得过葡语关。日裔教练给桂霖布置了一项作业,她每天得记20个葡文单词。记不下来的话,日裔主教练会惩罚她。惩罚的方式是让桂霖绕着圣贝尔纳多男足俱乐部的球场跑圈儿,一边跑一边还得记单词。男足没有训练的日子,少女桂霖一个人绕着绿茵场跑。巴西的鸟儿不怕人,它们停在草皮上觅食。见桂霖跑过来,它们就跟着桂霖飞。桂霖吓坏了,就拼命地向前跑,鸟儿们也加快速度追着她飞。就这样,经过一年多的炼狱式生活,桂霖的葡萄牙语终于可以应付简单的交流了。

巴西女单第二

6月9日,桂霖刚刚从巴拉圭回到圣保罗。拉美12强赛,争女乒世界杯一席出线名额,桂霖得了第5。去不成女乒世界杯,桂霖显得有点郁闷。据桂霖讲,巴西女乒在拉美实力和成绩属一属二,在整个美洲只不敌美国和加拿大,巴西女乒在拉美打比赛,就如同中国乒乓球队打国外选手,拿到第二名都是不被允许的。只拿到第5,桂霖自然高兴不起来。“我这一次没发挥好”,桂霖埋怨起自己来。

zizao.jpg
获2015年泛美运动会女团亚军。(左三)

2008年北京奥运会让桂霖怦然心动。作为一名乒乓球运动员,最大的梦想是有一天能站到奥运会舞台。可中国乒乓球人才实在太多,桂霖可能永远都没有打奥运会的机会。也正是那一年,16岁的桂霖小荷初露尖尖角,在巴西国内赛事上表现出色,第一次入选巴西女乒。代表不了祖国中国,也可以代表第二故乡巴西参加奥运会。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夕,在巴西呆了8年的桂霖加入巴西国籍。由于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她放弃了中国国籍,成了名副其实的巴西人。

巴西女乒有4名球员,桂霖加上两位日裔球手和一位巴西选手。在巴西女乒,桂霖的实力排在第二,实力最强的是一位日裔运动员。不过,桂霖年仅20岁,她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巴西男女乒乓球队实力不俗,能在巴西女乒占据一席之地,桂霖靠的是天赋、辛勤和汗水。当然了,桂霖的成功也和圣贝尔纳多两任日裔主教练的悉心培养有莫大的关系。先后师从中国和日本籍教练,细心的桂霖也比较出中日乒乓球在训练方法上的异同。在她看来,中国乒乓球练得精,而日本教练强调练得时间长,两国的风格和流派各有特色,各有千秋。

今年上半年,桂霖和巴西女乒国家队就没闲着。先是到日本打比赛,之后又到中国国内代表巴西乒协-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打女乒联赛。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收购了巴西电力公司部分股分,为了扩大自己在巴西的知名度,它几经努力才为巴西女乒争取到了组队打中国国内女乒联赛的机会。

当时,在日本打比赛的巴西女乒突然接到通知,让她们去中国。桂霖和队友们一头雾水,不知道让她们到中国干什么。到了中国才知道,是让她们代表巴西足协和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打中国女乒联赛。桂霖和队友们非常珍惜到中国打球的机会,知道自己的水平一般,对于名次并不太过在意,她们的想法是跟国内的高手学习,努力提高自己水平。今年的中国女乒联赛共有24支球队参加,巴西女乒最终排名第22位。

与足球结缘

2008年圣保罗州锦标赛,帕尔梅拉斯杀入决赛并最终夺冠,桂霖也是从那时开始喜欢上了足球,并有了自己支持的球队。今年上半年征战中国女乒联赛,除增长了经验并长了球,桂霖的另一大收获是见到了曾效力帕尔梅拉斯的巴西前国脚勒夫。在济南看过一场球,桂霖现在在巴西是帕尔梅拉斯铁粉,在中国国内则支持山东鲁能。

由于上半年都在外面跑,不知道世界杯期间自己会不会在巴西,桂霖没有购买世界杯门票。不过,6月12日桂霖还是搞到一张揭幕战门票,到伊塔盖拉球场现场看球。在巴西呆了这么多年,巴西人对自己是如此友善,世界杯上,桂霖自然支持巴西国家队。在巴西男足队中,桂霖最喜欢的是10号内马尔和11号奥斯卡。喜欢的理由也很简单,他俩踢得漂亮,技术好。如果中国队和巴西队相遇,桂霖会支持谁?桂霖很纠结,想了想回答道,“这场比赛,我干脆选择不看,因为我想不好该支持谁。”

2012年,圣贝尔纳多男足夺得圣保罗州乙级联赛冠军,升入州甲级联赛。桂霖有点骄傲地说,“那场决赛我看了”。也是同一年,帕尔梅拉斯俱乐部决定赞助圣贝尔纳多女乒。桂霖喜欢帕尔梅拉斯,可帕尔梅拉斯自2009年州联赛夺冠之后就再没拿过冠军,2012年上半年拿了巴西杯冠军,但下半场就掉到了巴乙。帕尔梅拉斯近年来一直成绩不佳,心地善良的桂霖感觉有点内疚,“兴许是我给帕尔梅拉斯带来坏运气”。

th.jpg
桂霖与陈志钊

与陈志钊的相识相恋,也不如外界想像的那般浪漫。桂霖说,“我和他在一次华人联谊会上认识,可能由于我们同是运动员的缘故,可说的话就比常人要多一些。”在巴西电影《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帕尔梅拉斯和科林蒂安球迷的爱情受到了女孩儿家庭的反对,女孩儿一家人都是帕尔梅拉斯球迷,尤其父亲更是很痴心,他无法接受女儿嫁给同城死敌球迷的现实。电影中,是常见的美满大团圆结局,父亲终于为女儿的痴情所打动,接受了科林蒂安球迷作女婿。桂霖甚至比影片中的父亲更极端,她与陈志钊拍拖,陈志钊效力科林蒂安,身为帕尔梅拉斯球迷的桂霖竟然没到现场看到哪怕一场科林蒂安的比赛。

谈及与陈志钊的分手,桂霖承认有距离的原因,但也是因为两人都还年轻,都想追求各自的事业。桂霖说,“志钊是一位很有追求,很上进的人,他为了自己梦想而一直在坚持。我俩年纪都不大,这几年对我们的运动生涯很关键,我们都想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没有精力谈情说爱。我和他现在基本上没了联系,我们都太忙了。”尽管年方20岁,但在巴西呆了8年,桂霖很是大方。她祝愿在北京国安踢球的陈志钊一切顺利,实现自己的足球梦想。

巴西历险经历

初到足球王国,圣保罗的劫匪就给桂霖一个下马威。桂霖回忆道,“我刚来巴西不久,有一次和一位巴西队友出去。在公交车站,突然就有两个巴西男孩儿站到了身前,一个很明显是未成年人。我当时一句葡语不会说,听不懂他们说什么。我当时特别单纯,特别简单,还跟他们说了句英语,Can I help you?(我们帮到你们什么吗?)他们跟我比手划脚,嘴里还崩出money(钱)这个英语单词。我当时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我回头看我队友,她好像不认识我一样。这时过来几个当地巴西人,两个巴西男孩儿有点害怕了。趁他们一愣神儿,我队友拉起我的手就跑。”

桂霖被抢过一部车。那天她照常到巴西女乒训练,下车前她注意到车外有两名巴西青年,但她没多想。刚一下车,两个人就逼了过来,手里还拿着枪。那一刻,桂霖吓懵了,她没做任何反抗,交出了手机、钱包和车钥匙。在巴西报案也没用,那样的经常发生。可蹊跷的是,过了几天,桂霖的车在她家附近被发现了。那部车,桂霖不想再开,就托日裔家人给卖了。新买的车是部本田,不招眼。桂霖是幸运的,巴西女乒的一位队医则没她的运气,匪徒没抢车,可他却被枪杀了。

12岁来到巴西,桂霖在巴西上中学、高中和大学。桂霖目前就读于圣保罗卫理公会大学,是大二学生,专业为管理学。由于常年在外比赛,桂霖上课的方式是远程教育,平时上网观看教学视频,如果在圣保罗的话,她每周有一个晚上会去学校听课。平常训练,桂霖就住在圣贝尔纳多俱乐部的宿舍,周末才回日裔亲人家。周末,一家人会一起动手烤肉,有时也会去桑托斯海滩玩。

未来到底留在巴西,还是回中国,桂霖说她还没做打算。从目前情况看,她留在巴西的可能性更大。记者曾去过南宁,吃过著名的中山路小吃一条街,也极爱广西的酸嘢。记者谈起南宁,也勾起了桂霖的乡愁。她很怀念南宁中山路,想念那里的父母和一切。说起南宁,已像极乐观、开朗巴西人的桂霖有些感伤。巴西再好,毕竟不是自己的故乡。

点击文末关键词“里约热恋32天”,查看该系列文章。更多精彩文章,请到www.ttplus.cn下载体坛+APP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