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六):WADA的大网刚刚撒下

王勤伯08-02 10:19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王勤伯报道

这是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篇。奥运会很快就要开幕,我们应该更好地享受比赛的激情,尽管围绕俄罗斯的禁药风波还会有很多尾音,但不再属于本系列文章关注的范畴。

系列文章的目的让读者对世界体育反禁药运动大势以及国际体育组织结构、运作机理有一些基本了解,避免被过分简单的世界观左右。最后一篇粗略讲述的就是WADA这个组织的特色,以及世界体育反禁药大势。

90年代前滥用药物司空见惯

在1990年代以前,体育界使用禁药完全是失控状态,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几乎只有最最幼稚的禁药和最大剂量的使用才可能被查出。不仅很多国家体育界集体滥用药品,很多单项协会也出于商业利益对药品睁只眼闭只眼。

滥用药品产生的可怕后果在不少退役运动员身上频繁出现,整个世界体育实际面临着一场越来越严重的信任危机。这个背景之下,1999年在瑞士洛桑成立了世界反运动禁药机构(简称WADA),WADA最初完全是由国际奥委会出资,其成员组成国籍比例和分配原则参照国际奥委会委员的组成,不同的是WADA一半成员来自体育界,另外还有一半成员来自各国政界(但实际很多政府派出的是权威医生或科学家)。为什么来自政界,后面我们会阐述。

WADA成立的目的,是逐渐建立一套覆盖全球的、统一标准的反禁药系统,从检测到追踪。但WADA本身更多是一个统筹和协调组织,国际奥委会也不可能提供巨大经费去全球检测每一个运动员,WADA更多要依靠各国参照其统一标准建立和WADA合作的自查系统。

2004年,国际体育反兴奋剂法典颁布,到2007年,已有600多个单项体育组织和奥委会成员国体育组织宣布接受法典。法典于200911日生效。

反禁药,绝非查查尿瓶子那样简单

这里可以看到,相对于禁药,世界体育反禁药运动实际远远落后了,2009年这部法典才生效!国际奥委会作为一个体育组织,面对的是一个由商业利益(在西方很典型)和政治利益(在东方很典型)武装起来的禁药世界,如果不主动争取奥委会成员国政府的道义甚至经济支持,说服他们接受WADA的全球统一标准,建立自查体系,国际奥委会根本没有力量去反对体育禁药——反禁药,绝不是查查尿瓶子那样简单,或者说,赛后查查尿瓶子的做法,早已彻底失败了。

国际奥委会的努力是有成效的。例如欧盟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都公开宣布加入到WADA的反体育禁药运动中。

曾两度担任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的加拿大律师庞德被部分功课都懒得去好好做的媒体描述为西方阴谋势力代表人物。实际如果考察庞德的简历,他和麦克拉伦一样完全符合反美斗士的标准。

然而,就像上一篇文章所说,我们不采纳这种非黑即白的廉价世界观,所以不引用和使用此类话语。

mclaren-richard-151109-620.jpg
麦克拉伦和庞德。

庞德是一个极有魄力的人物,甚至在很多人眼里是个偏执狂。例如他和美国体育几乎公开交恶,多次直接指称美国职业体育滥用药品,同时还是调查揭发盐湖城冬奥会丑闻的主力官员。不仅是庞德,加拿大人在禁药问题上对美国的态度在整个国际体育圈里无人不知,对加拿大人来说,本·约翰逊的禁药丑闻是一个巨大的伤痕,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美国运动员就没有同时被查出。庞德后来在反兴奋剂运动里的狠角态度,不知道和这段伤痕有无关系。但实际结果确实是,美国越积极配合WADA的世界反兴奋剂运动,美国田径受损就越大,这里篇幅有限我们不多展开。

有一次,庞德还因为维护中国引发轩然大波。当时有媒体记者问他,中国新近的历史是否让奥运在这个国家主办令人尴尬?庞德回答,如果你想谈历史……别忘了加拿大在500年前只有一群野人,而中国是个有5000年历史的国家。此话导致加拿大原住民组织强烈抨击庞德。

简单地说,如果没有庞德的偏执和魄力,世界体育反兴奋剂运动完全也可以变成走形式。庞德当然不是一个包青天一样的人物,他同样明白WADA作为新生组织力量的弱小,让各单项协会和各国奥委会逐步接受WADA标准和规则才是最重要的。

WADA已给各国奥委会留足面子

这是为什么今天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很多运动员被秘密禁赛最后时刻才突然宣布的消息。WADA同样给单项协会和各国奥委会留足了面子,关键是要对方合作而不是公开对抗。

一些单项协会对运动员名誉的保护同样费尽心机,因为这涉及到整个运动的可信度和商业价值,因此WADA的态度同样有灵活性。一些药物重灾区,如自行车和田径项目,WADA对单项协会的态度比较严厉,尤其是国际田联此前出现严重腐败丑闻,新上任的科爵士就必须以更加配合的态度面对WADA

而网球这样的项目,WADA明显给国际网联留出了更多余地,例如莎拉波娃自行宣布禁药阳性,这其实是很好很好的待遇。

随着禁药名单的丰富、禁药检测手段的提升、建立运动员生物护照体系、大批认证实验室的建立以及顶尖运动员whereabouts追踪体系的启动,WADA实际已经把网收得越来越小。反禁药运动仍然落后禁药很多,但以上工作展开后,至少追上了不小的距离。

20082012两届奥运会的尿样复检是一个亮点。很多过去从未使用的技术今天派上了用场,一些过去检测时看似干净的尿样,今天被发现运动员纯粹像是喝过多种药物组成的鸡尾酒。

一些被查出的运动员无声地从2016奥运会参赛名单上消失,这其实也是WADA和单项体育协会以及各国奥委会单独沟通的结果。这种不公开运动员姓名的做法算是既维护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公正性,同时也避免了一系列法律官司。姓名被公开的很可能是使用了当时已经被禁的药品,姓名未公开的则可能是使用了后来才被禁的药品。奥林匹克运动实际承受不起未禁止药品不算禁药这种说法,这等于是鼓励更多钻空子,但如何既避免法律纠纷又保全运动员颜面?单独劝退的个案不止一个,这样做虽然有妥协嫌疑,但也算得上人道。

联合国做不到的,国际奥委会做到了

一些国家已经仿效WADA的制度在本国建立了覆盖面更广的反禁药系统。俄罗斯成为这场世界体育反禁药运动中的反面典型,重要的原因是俄罗斯当政者太想用体育成绩来渲染其民族主义路线,不但不配合WADA工作,还尽其所能进行各种破坏,这就导致国际奥委会必须要采取行动,否则其他国家积极配合反禁药运动而只有俄罗斯可以堂而皇之地走过场,这是对整个世界体育的不公平。

巴赫731日在里约力挺麦克拉伦报告的权威性,说国际奥委会无法惩罚一个政府首脑但可以在体育层面采取行动,实际已经是一句狠话。尽管WADA表示对国际奥委会没有全面禁止俄罗斯感到失望,但实际普京已经在这次对抗中投降,最大的妥协就是允许外国专家去俄罗斯参与建立完全独立的体育反禁药机构——这等于是用事实去接受WADA把国际规则带入俄罗斯——别忘记普京是一个威风八面的国家元首,让他以这种方式放弃权力接受国际规则,或许联合国都做不到,但WADA和国际奥委会做到了。


系列阅读:

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一)意奸法官铁面无私

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二)国际奥委会体面打脸阴谋论

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三)蛙泳皇后叶菲莫娃的悲剧

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四)伊辛巴耶娃值得同情吗?

俄罗斯禁药问题解析(五)巴赫为何力挺麦克拉伦报告

  更多精彩文章,请下载体坛+APP

WADA  /   国际奥委会  /   俄罗斯  /   里约奥运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