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热的柔情 无比明媚—我眼中的里约热内卢

吕婧萂08-04 11:13 体坛+原创

巴西,这个位于南半球、享有“足球王国”美誉的遥远国度,一直都是热情奔放、五彩斑斓的代名词。如果不是奥运会,我们可能很少有机会踏足这片神奇的土地。里约热内卢是仅次于圣保罗的第二大城市,作为巴西曾经的首都长达近两个世纪之久,后来首府迁至巴西利亚,至今还被人们称为“第二首都”。

里约之于我,最初的印象来自电影《中央车站》里,火车站涌动的人潮,开往东北部破旧的巴士,还有小约书亚和朵拉流浪街边的彷徨。这一切看起来似乎有些沉重,不过在电影上映的16年之后,迎接我们这些远方客人的是一个无比明媚的里约城。

460686064.jpg

“一月的河”很温暖

葡萄牙语中的里约为 Rio de Janeiro,意思是“一月的河”,因葡萄牙探险家1502年1月远航到此而得名。生长在北半球的我初次看到这个词隐隐有些寒意来袭。然而在这里,一月正是夏季,温度较高,不仅是气候,里约的温暖更多的来自于这里的人。

作为体坛前方直播团队,经过近30小时的旅程,我们一行9人于巴西当地时间27号下午先行抵达里约。第一个功课就是调整时差,为了更快适应这边的时间,我们将白天的行程安排的满满。一日临近傍晚,大家选择在一家商场里各自休息觅食,这意外地给了我机会去体验了一次巴西美甲。

商场二楼的一侧,一家装潢bulingbuling的美甲吸引了我,看着在国内未来得及修剪的指甲,心里一下有了进去问问的冲动,可同时也有些担心,当地人一般只说葡萄牙语,而我只刚学会olá(你好)和obrigada(谢谢),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看一下。交流的过程比我预想的麻烦,抛光、卸甲这些美甲词汇,我只能用翻译软件一点点翻译给对方看,正当我们交流进入焦灼状态时,旁边一位做美甲的顾客对我说:“我的英语不太好,不过也许我可以帮点忙”。在她的帮助下,我了解了巴西美甲的步骤和最终价格,在此期间,她的小女儿一直在旁边安静的看着我们,我好想对她说,你的妈妈好美好棒!

当需要与美甲师沟通时,在我旁边做指甲的巴西女孩很自然的帮忙沟通,她也借助翻译软件再组织语言和我交流,尽管很麻烦,但从始至终她的脸上都挂着热情洋溢的笑容。都说巴西人活泼热情,一点不假,我的美女翻译和美甲师兴致勃勃的提出学说我的中文名字,她们会边听边瞪大眼睛仔细看我发音的嘴形,也会因为发音拗口发出奇怪的音而哈哈大笑……这就是我所接触到的巴西人,很可爱、很活泼、很温暖。

1270882436.jpg

冬日里的海滩之约

里约的冬季气候十分宜人,白天温度在25度到28度之间,因为需要提前探访适合直播拍摄的地方,拍摄团队选择去到一些标志性的景点做环境考察、测试信号。里约以海滩著称,除了人们熟悉的科帕卡巴纳海滩,还有一个伊帕内玛海滩更为有情调。这片海滩也流传着一个美丽的故事:

里约有首家喻户晓的歌,歌名是《伊巴内玛的女孩》(The Girl From Ipanema),歌中主角是个名叫艾诺伊莎的高中生,每天放学她都会经过里约的蒙特尼格罗大街。一天,诗人莫拉伊斯和作曲家若宾正为写作音乐剧而纠结,看到艾诺伊莎正从酒吧门口路过,她的仪表和步态深深打动了他们,灵感随即产生。

我们拍摄团队也来到这片海滩寻找灵感。提起巴西的海滩,人们首先想到的是炙热的阳光、人字拖和让人血脉喷张的比基尼。是的,你想看到的一切在这里都能看到,所有你觉得过于热烈而奔放的景色在这却非常和谐而自然,仿佛这一切本该就是这样。据说在这里可以看到世界上年龄最小的比基尼女郎,我想我遇上了一个……

455284820.jpg

夜幕下的里约很醉人

里约的夜幕降临很早,一般在下午五点左右,夕阳的余晖就开始笼罩整个里约城。来到里约第三天傍晚,我们驱车前往马拉卡纳体育场,这里将是Rio2016奥运会开幕式举办地,据说马拉卡纳可容纳20万观众,体育场的入口处伫立着昔日缔造无数神话的足球巨星。我们抵达时正赶上日落时分,夕阳为铜像镀上一层金黄,光影之中仿佛看到一位传奇巨星正举起奖杯,昭示世人足球之于巴西的非凡意义。入夜之后的马拉卡纳体育场灯火通明,我们在它附近找到了一个至高点,它的七点钟方向便是传说中建在山上的贫民窟,万家灯火如同星星点亮山脉,我想你和我一样,也看到了她的另一面,宁静壮观。

来到里约短短几天的时间,我想我喜欢上了这座城市。感谢奥运、感谢体坛,就这样让我和巴西结下了不解之缘。身在里约的我很想说,里约像一个多变的精灵,它热烈激情而又五彩斑斓,她多情浪漫而又调皮神秘。她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为你带来惊喜,让你看到她的另一面。就像某天傍晚,在返回公寓的路上,透过车窗望向窗外,里约城被笼罩在淡淡的粉红色的霞光中,莫名地为这座热情之城增添了几许柔情。原来里约,也可以很美很温柔。


里约奥运  /   体坛  /   巴西  /   里约热内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