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览奥运随笔(1)——你看你看巴西的脸

王勤伯08-04 19:27 体坛+原创

(1)

在欧洲,我总是自称巴西人,巴西是我的精神祖国。

作为一个爱国者,我是否应该在全世界对巴西奥运的吐槽面前感到愤怒、生气?

不,不会。我甚至没有愿望去对他们讲述巴西的好。我更喜欢巴西《圣保罗页报》等大报的表现,加倍批评巴西政府,不惜为外国媒体提供更多黑巴西的材料。

我也喜欢里瓦尔多的呼吁,尽管在里约住过很多年,里瓦尔多呼吁全世界游客“要命就别来这里!”

太棒了,这是最摇滚的爱国话语,把那些患有中产阶级秩序病、最容易大惊小怪地形成偏见的人统统吓退。

爱国即是批评本国现实、对现政权持警惕和反对立场,这是巴西爱国者的传统。

2014年世界杯,我在现场目睹了巴西球迷在比赛中集体辱骂女总统罗塞夫的壮观场景,如果不是置身记者看台,我也会加入进去。

巴西人骂总统,从开幕式一直骂到闭幕式,从巴西队的比赛骂到和巴西无关的比赛。

这是巴西,国骂用词那么拉丁色彩,那么形象。我以巴西人的身份在看台上建议同事克韩把巴西国骂写进记者手记。

我是巴西人,我怎能不黑巴西?

克韩兄照写了,文章里,他很好奇巴西人骂人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菊”。

同年10月,罗塞夫顺利连任总统。很多在体育场骂过她的人也投票支持她。

如果我能去精神祖国投一票,我也会选她,因为她面对所有谩骂的声音没有发怒,没有淫威,没有逮捕反对者,她只是强调说,在独裁统治时期她曾因为反对政府被投进监狱,那里才是真正的折磨,肉体和精神双重折磨。

罗塞夫.jpg

(2)

巴西是一面镜子。它不仅在文化上提供了一种与任何北半球国家都不一样的形态,而且在拉丁美洲也自成一个大陆。

如果你想看到一个人真实的面孔,一定让他/她去巴西。

每个人面对巴西的反应,都是他在北半球日常生活中最真实的模样。一个憎恶伪善、热爱自由、激情和快乐的人,会在这里迅速找到真实的自己,找到深刻的平静。

一个只能在日常生活里各种牢骚吐槽、对最重要的问题永远沉默的北半球城市中产阶级,会继续在巴西的阳光、巴西的笑容和巴西的音乐面前继续牢骚着,继续吐槽着,也对生命中所有涉及自由、触及存在的问题继续沉默着。这是另一种被巴西放大的真实自己。

匈牙利作家马洛伊曾写过,很多年后他才明白,每个人都自成一副漫画。

马洛伊骨子里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艺术家,一个精神贵族,一个波希米亚,一个潜在同性恋气质的直男。但是,在20世纪初极左和极右两种思潮混战中,马洛伊错误地把“艺术家”“贵族”等价值安放到了“布尔乔亚”阶层身上。

当他逃离苏联扶植的匈牙利当政者迫害流落到意大利时,那不勒斯当地人没觉得他是个“布尔乔亚”,而是把他称作“外国伯爵”。这或许是马洛伊的漫画。

(3)

我一直在逃离集体命运想强加给我的漫画像。在外语学院,反复有师长来灌输集体理想:学好外语,成为中外交流的桥梁。

我想着自己躺在一条鸿沟之上,任由中国人和外国人来回践踏;我想着自己毕恭毕敬地跟在某个领导身后,像机器一样把各种无法翻译的话语翻译成他无法明白的语言,等着领导终于摸摸我脑袋夸奖说,“小王专业水平过硬啊”……

实际我总是躺在男生宿舍单人床上,在辗转反侧的夏夜里发现这样的漫画像不能给我任何性幻想,我硬不起来,决定把它留给其他人。

世界上有一个国家叫外国吗?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叫西方吗?

我学会了很多语言,拆散了外国和西方,在一个叫巴西的地点找到了自己的漫画。在这里,我听到一种充满创造力而且强大到可以挑战整个世界的音乐,看到一片让人想起四川的土地,露出一种看似淫邪实则善良的笑容……我在漫画里戴着草帽,牵着狗,对着沙滩上的女人屁股皮笑肉也笑。

(4)

音乐家维罗索说,巴西开幕式的音乐将展现出“反直男”气质。

维罗索出自巴伊亚的小地方,他的艺术轨迹却总展示着面对整个世界的敏锐洞察力。有人问他为什么把儿子送去接受洗礼,维罗索回答,“过去我们反对教会,是为了反对权力。今天我的孩子接受洗礼,因为世界面临着信仰危机。”

北半球国家吵个不休的“东方西方”“东东西西”,其实全都不是东西。特朗普和普京有很大区别吗?他们只是北半球大男子社会塑造出的不同漫画形象。

我还是更喜欢那个轻言细语的沙特外交大臣。尽管来自一个男权国家和一个男权文明,他却是维罗索形容的“反直男气质”。

我是直男,我爱女人爱得要死,世上只有女人值得为之而活,但是——我在直男的身体里笑话着一切直男价值观。所有围绕直男价值建立的集体概念和梦想,都只是单人床单上昏黄的沉淀物。

中国古代的君臣关系,是直男社会最具讽刺意义的漫画。每个直男都会在权力面前乖乖变弯,只有回家担任“一家之主”或者掌管某个小集体时才能直男一番。

据说开幕式上会出现一幕巴西“自黑”剧(彩排流出的剧情,尚待开幕式证实):名模邦臣被劫匪袭击,警察追缉劫匪,最后劫匪又跑到邦臣身边,在女神裙下得到保护。

若是这个剧情为真,我真的为祖国巴西感到骄傲。短短一幕剧,把北半球5000年历史中围绕男权虚构的正义、秩序、威严等形象统统放进漫画中。

有网友问我巴西奥运口号“Quem te viu, quem te vê”如何翻译。这句话也是巴西音乐家布阿尔克一首著名波萨诺瓦歌曲的名称。

怎么翻译,直男社会喜欢大一统的标准和答案,我还是来点创造吧:

你看你看巴西的脸,你看,你看……

你的内心早已在融减。

巴西  /   罗塞夫  /   世界杯  /   里约奥运  /   伯览奥运随笔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