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奔斗:我的三届奥运会网球报道故事

张奔斗08-06 08:30 体坛+原创

以一位网球运动员的运动黄金期,应该能带着良好状态参加三届奥运会吧!作为网球专项记者的我,也现场报道过三届奥运会的网球赛事。

网球明星全球瞩目,但作为竞赛项目,在奥运会上并没有太强的存在感。我认识的一位德国大姐同行曾对我说,她的职业目标是报道100次大满贯赛事就退休;但你从来就不会遇到有同行誓言,退休前要报道多少届奥运会。

话虽如此,我还是非常感激能有机会参与三届奥运会的报道。身处其中时,只有一天天熬下来的重压与艰难;如今回想起来,只剩下一丝丝的甜蜜与温暖。

雅典.jpg

雅典,2004

一个多月前曾在微博转过一张我在雅典奥运会期间的照片,我和当时新上任网球管理中心主任不久的孙晋芳以及余丽桥教练坐在前后排为中国队员加油。一些球迷见了右下角的那个黑胖子都惊了。是哦,雅典见证了中国网球的成长,也见证了本人体重的负增长——现在可是比当时至少轻了30斤啊!

雅典奥运会,是我作为《体坛周报》专职记者第一次出国采访。当时虽已为体坛撰稿六七年,但雅典奥运会之前两个月,刚跟报社签了全职工作的合约。第一次和同事们出国报道就碰上奥运会,还真有些小忐忑——大家都是各个金牌项目的王牌记者,可再想想中国网球,当时真的毫无存在感呀!

有同事当时还和我打趣呢:“奔斗最开心了,网球没几天肯定就全部淘汰,你可就轻松啦!”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李婷和孙甜甜一黑到底,赢得了可谓雅典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最出人意料的金牌。一路跟出一块金牌,当然很欣慰,同事们也改口叫我“福将”。

既然去了前方,可不能只是常规报道,《体坛周报》对稿件质量的要求又尤其高。可以想象,随着两位姑娘每晋级一轮,我的工作压力就增加一分。还记得抽签仪式时,现场只有我和新华社的老师两位记者在现场,我也是在那个场合第一次结识孙晋芳主任与王良佐教练。随着李婷和孙甜甜打入半决赛和决赛,她们也成为媒体追逐的对象。经过争取,我终于在下午五点女双决赛之前的当天中午,对两位姑娘进行了半个小时的专访。

雅典2.jpg

通常,球员在重要比赛之前是不接触媒体的,当时可也没什么微信。我当然非常珍惜这次机会,在运动员村门口的一个角落做完了这次采访。当晚,李婷和孙甜甜赢得金牌,简直是完美结局;否则,好不容易做到的专访,分量可就没那么重啦!

北京.jpg

北京,2008

都以为家门口举办的奥运会,应该处处方便。才不是。正因为在家门口举办,什么事儿办起来才更难。再加上媒体数量众多,竞争激烈,报道工作压力山大。

记得奥运之前中国网球队远在蓟县训练,我一路跋涉奔过去。根据队里的严格规定,队员根本不允许接受媒体采访,好在我也算采访到了当时国家网球队的主教练蒋宏伟。对于我的到来,蒋教练大吃一惊。没办法,也只能用敬业精神来打动他啦!

虽然采访情况不算最理想,但好歹也有一些料可写。回程之前,心情稍稍放松下一些的我,决定吃点儿东西再回。记得当时吃的是驴肉和烧饼——人的回忆是很奇怪的,经常会记得一些边边角角的无用细节。

北京奥运会,中国网球队未能重现雅典的金牌奇迹,好在郑洁和晏紫拿到一枚宝贵的铜牌,也算是不错的表现。铜牌真的也很不容易啊!记得八强赛击败头号种子萨芬娜和库兹涅索娃,球员是过了午夜才上场,一直打到了凌晨3点35分才终于拿下。

李娜在北京奥运会同样表现出色,击败库兹涅索娃和大威等数位名将,可惜在铜牌争夺战中输给了兹沃娜列娃,令领奖台成为德蒙蒂埃娃、萨芬娜和兹沃娜列娃的俄罗斯狂欢。中国球员此前在奥运会上从未赢过单打比赛,李娜一届奥运会就赢了四场。不过,那届奥运会李娜的最大新闻,还是对现场中国观众的那声“Shut up!”

这一声喊引发了轩然大波,直到如今还时常被人提及。八年之后回看,其实也很好理解——奥运会网球赛事的观众,很多都是第一次走入网球场,对于网球礼仪确实了解不多;有中国球员的比赛,国外对手发出双误,甚至也会迎来阵阵掌声与欢呼,干扰比赛的现象也不鲜见。和萨芬娜的比赛打到关键时刻,加上李娜的个性与脾气,绷不住最终爆发了。

记得网球赛事结束的那一天,面对团团围拢过来的中国媒体,孙晋芳和蒋宏伟仍不愿开口。直到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的出现,给网球项目整体表现给出正面评价,并且为孙晋芳打开了“封口令”,孙晋芳才终于开始侃侃而谈。

438641230035008726.jpg

伦敦,2012

雅典金牌、北京铜牌、伦敦则没牌了。牌子越来越黯淡,但中国网球一直在进步。毕竟,对于网球这项高度职业化和国际化的项目来说,一个国家的表现远不能以奥运会来概括。

尽管没跟出奖牌,但伦敦奥运还是留给我一些独特的经历。我第一次坐进了球员包厢。记得是伊斯托明打费德勒的一场比赛,“小明同学”当时是一家中国品牌赞助的,他们邀请我与教练团队以及伊斯托明的家人一起观看这场比赛。这样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但说巧也是真巧,进入球场之前,正好撞见费德勒的经纪人高德希克。见我和费德勒本轮对手的团队混在一起,他目露狐疑之色。我赶紧跟他解释原委,他这才开玩笑说:“好吧放心吧!我不会因此而讨厌你的……”

伦敦奥运会,我还带着我的温网女房东一起走入了转播镜头。奥运会的主赛场基本都在伦敦的城东,报社的大本营同样如此,而举办网球赛事的温布尔登赛址则在伦敦的西南角,单程就要一个半小时抵达。有一两晚,我就借宿在温网女房东家里去啦,人家也没问我要房租。当然,我的回报也很丰厚,帮她弄了张奥运网球赛的球票,陪她看了一场比赛。由于我们球票的位置很好,就在球员局间休息座位的后面,结果我们还上了直播镜头。

这事儿让女房东兴奋了很久,我就见她好几次向朋友们吹嘘炫耀。哎呀呀,好歹也是英国的中产阶级,上个电视就这么不矜持了呀!

记得男单决赛的当时,我正在市中心央视财经频道的演播室里接受一个采访。采访结束后走到街上,男单决赛竟然已火速结束,穆雷直落三盘击败费德勒赢得金牌。虽然内心更希望费德勒男单夺金,但赢得这一重大荣誉的穆雷,一个多月后乘势在美网赢得人生第一个大满贯冠军,次年又在温布尔登为英国创造历史,也是一段佳话。                    

奥运  /   网球  /   李婷孙甜甜  /   孙晋芳  /   雅典  /   北京  /   伦敦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