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丽夺银谢幕:亦哭亦笑亦刺激 有金有银有别离

李婷08-07 15:30

特派记者李婷里约报道

一枚银牌和一枚铜牌,杜丽和易思玲在里约奥运会首金争夺战中尽管无缘冠军,但杜丽的微笑诠释了什么叫做真正的享受比赛。本届奥运会射击比赛的规则变化,也让这个曾经沉闷的项目焕发出了别样的激情。

on奖牌

银牌很好,还没拿过

女子10米气步枪,作为中国射击队最稳妥的一个夺金点,多次承担起为中国代表团夺取奥运首金的重任。里约当地时间8月6日上午,杜丽和易思玲就在该项目中向首金发起冲击,她俩组成了夺冠双保险,毕竟杜丽是雅典奥运会冠军,易思玲是伦敦奥运会冠军。

易思玲赛前更被看好,因为无论从年纪、状态、排名来看,她都优于杜丽,而杜丽自伦敦奥运会退役后,去年才回归射击队,今年3月正式获得里约奥运会入场券。对于自己在里约可能的表现,她笑言:“或许都进不了决赛呢。”

让杜丽没想到的是,她以资格赛第1名的成绩挺进决赛,师妹易思玲则是在最后一枪才涉险过关。然而决赛中,她们两人的发挥显然不及美国选手思拉舍,这名年仅19岁的小将在两名中国奥运冠军的夹击中,成功突围斩获首金。

赛后,易思玲走向杜丽,眼含热泪与师姐拥抱在一起。杜丽大姐姐般地拍了拍易思玲的头,笑着在她耳边说:“没事没事,坚强一点。”相对于易思玲的眼泪,杜丽一直在微笑,从打完最后一枪转过身来,她虽然也很动容,但笑容还是挂在嘴边。

“你们说我哭了,其实没有,我真的没哭,我赛前就跟自己说不要哭,这应该是我最后一届奥运会了,我希望自己是微笑着走完全程,要笑得漂漂亮亮地离开。”在雅典斩获个人奥运首金,在北京先丢金再夺金,在伦敦未能圆梦,杜丽在射击生涯中早已习惯了起起伏伏。

听到别人说她是老将时,杜丽笑着反问:“你真的是在说我老吗?”伦敦奥运会后她选择退出国家队,过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但心里还是有射击,还是爱射击,所以才会在去年又拾起枪来备战里约奥运会。退役之后的再度回归,让杜丽体会到以往很多体会不到的东西:“我知道再回来重新站到奥运赛场很不容易,但这就是我追求的,站在赛场我就很满足,拿起枪我就很开心。”

决赛中,杜丽两次面临淘汰,但都稳住心态化险为夷,两次打出10.8环的好成绩,“那时我觉得再来一届我是等不到了,这是我仅有的40发子弹,我要做到最好,不想给自己留遗憾。”虽然银牌不是大家眼里的最好,但杜丽已经很满意了,“我觉得自己很棒,以前拿金牌时太年轻,一直在队里一直在训练比赛,感受不到太多内容,现在走出去再回来有了更多感悟。为什么银牌就不好?我觉得很好,我还没有过呢。”

说完,杜丽便带着笑容离开。至于后面的三姿兼项,她有些求饶地表示:“哎呀,那不是我主项,饶了我,别给我压力说夺冠啊。”现在的杜丽,不去想是不是夺冠,她要的,就是站在奥运赛场上享受射击带给自己的一切。

10duli1.jpg
8月6日,杜丽和易思玲分获女子10米气步枪银牌、铜牌,两人拥抱时杜丽是哭是笑?或许只有自己知道。

on新规则

原来射击也能这么刺激!

杜丽在自己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中充分享受着比赛带来的快乐,也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以往射击比赛现场要保持绝对的安静,决赛8名选手位次也是到全部比赛结束后才揭晓,里约奥运会改变了规则,让射击重新焕发出魅力。

伦敦奥运会后,国际射联为使比赛更具观赏性,对规则进行了一系列修改,包括资格赛成绩不再带入决赛,决赛实行淘汰制,即先打6枪淘汰两名选手,再每打两枪淘汰一人,直至剩下最后两名选手决出冠亚军。

于是我们看到,站在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现场的8名选手,在打完各自的6枪后,现场裁判根据成绩当场宣布两人出局,而被淘汰的选手会获得观众的掌声鼓励,随即坐到一旁观看完其他选手的比赛。每到淘汰阶段,现场气氛都变得紧张起来。

杜丽也有两度站到淘汰边缘,她打出之前,大家都憋着不敢出声,看到是10.8环后,现场的中国观众才松了一口气大声叫好。一位专程从国内赶来看比赛的观众说:“我以为射击的现场会很沉闷,没想到这么刺激啊,还好我心脏没什么毛病。”不过,杜丽自己并没有觉得很紧张:“对于规则,我们一直在适应在习惯,我觉得压力没有那么大。”

在现场看来,易思玲淘汰赛的紧张程度确实远超杜丽,每当一枪打得不理想,她都会下意识地咬咬嘴唇,然后再重新调整。对于新赛制,易思玲觉得确实给自己提出了不小的考验和挑战,特别是伦敦奥运会夺冠后,她选择暂离国家队去读书,重新归来就要适应这样考验选手的淘汰赛制,压力大到比赛前一晚都没睡好。

因为前日训练中易思玲的瞄准器出现了问题,她不得不临时更换瞄准器,心理难免产生波动,“我是人,不是机器人,肯定会有很多想法,还好控制住了自己,坚持住了自己、一枚铜牌也很不容易了,甚至让我觉得这枚铜牌的份量比伦敦的金牌还要重。”

易思玲说,接下来会重新开始,进入到下一个奥运周期的准备工作中,杜丽则表示很可能就此告别奥运赛场,她们两个在奥运会同框的画面今后也难再现了。

on现场声

音乐无妨,喇叭是闹哪样

淘汰制新赛制给比赛带来了刺激,现场音乐的播放和观众制造的各种声音更是让射击赛场变得不同以往。在曾经的射击比赛中,声音是绝对被禁止的,但为了增加看点,本届奥运会射击比赛,组委会会在选手比赛时播放音乐,并鼓励观众像观看足球、篮球那样发出各种呐喊声。

于是射击决赛变成了喧闹的海洋,其实现场的音乐声还好,毕竟中国射击队平日训练时便已播放音乐来让队员适应,而且音乐声可比奥运现场大多了。最让选手头痛的,其实还是观众发出的各种声音。比如当天决赛有俄罗斯选手参加,她的助威团就带了喇叭,整个决赛过程中喇叭声一直不绝于耳。在俄罗斯选手打完自己那一枪后,她的助威团更是开始疯狂吹喇叭呐喊,希望给其他选手造成更大干扰。

对于这种刻意制造干扰的行为,大多数观众是不买账的,在俄罗斯助威团每每吹响喇叭后,很多观众都回过头提醒他们不要在比赛中发声,可是他们置若罔闻,直到俄罗斯选手被淘汰后才有所收敛。而这一切其实都在规则范围内,组委会并不会出面干预。

在比赛时遇到这样的噪音,易思玲表示还是会有一定的干扰:“无论是现场放的音乐还是观众的各种声音,听得都很清楚,这对我们肯定还是会有一定的影响,你会想到这一轮嘈杂过去后再静下心来打枪。不过,我觉得运动员就要有强心脏,在适应这方面大家都做得不错。”

现场的喧闹带给比赛不同以往的氛围,然而每个项目真的都需要足球、篮球那么奔放吗?也许有些项目就适合安静地观赏,有些项目才适合尽情地宣泄,对运动员和观众来说,不一定热闹就好看,安静就是不精彩,千篇一律的刺激到了最后也就不能都称之为刺激了。

里约奥运会  /   射击  /   女子10米气步枪  /   杜丽  /   易思玲  /   思拉舍  /   中国队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