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巴卡亲笔信:要学习杜兰特成为勤奋的点灯人

王明琛08-31 16:00 体坛+原创

北京时间8月31日,魔术前锋塞尔吉•伊巴卡在《球星看台》网站上发表了一篇自述文,讲述了篮球如何改变他的生命轨迹,以及从刚果到西班牙,再NBA赛场的心路历程。

我能打篮球,完全是上帝的安排。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十几岁时代表刚果青年队参加了在南非举行的青年锦标赛,此后我的生命轨迹完全被改变了,之后发生的一切简直梦幻。

我们获得了参赛资格,但我原以为我们去不了。直飞南非?谁来买单?那太不现实了。要知道,我老爸在我这个年龄,可没机会参加这样的大型赛事。他虽然入选了刚果青年国家队,但篮协通常是不会为这一级别的球队买单的。但是感谢上帝,刚果篮协允许我们成行,我也终于有机会首次代表刚果U-15国家队参加洲际比赛。

那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我第一次坐飞机,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面对的对手更重视篮球,资金投入更大,实力也更强——像安哥拉和尼日利亚这些国家,他们经常会把国家队送到欧洲定期打热身赛。

在那次比赛中,我打出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准,感觉像是灵魂出窍。我居然能转身后仰投篮命中,跑回后场时我就想,“天啊,我是怎么做到的?”首场面对非洲最好的球队南非,我拿到了19个篮板、12个盖帽和27分,打出了生命中最棒的一场比赛。

我在打篮球了,老兄。

我当选了那届赛事的MVP,并成为得分王、篮板王和盖帽王。在那之前,没人知道我是谁——他是怎么做到的?那几场比赛改变了我的生命,现在回想起来,那次比赛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就像是上帝打开一扇门,然后对我说,请吧。

我打得太专注了,沉浸在篮球带给我的快乐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场边汇集了很多职业球探。很快,我打点好行装,奔赴西班牙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篮球生涯。

Serge_Ibaka_1321.jpg

我去到西班牙的时候刚刚17岁。当时,我只关注两件事:学习西班牙语和每天刻苦训练。最初,我的室友是一位会说法语的非洲球员,那让我的生活变得容易很多,但我还是想学西班牙语。我不想浪费时间,每天清晨醒来都想努力提高自己,所以我要求俱乐部给我配备一名西语教师。

要学习和适应的东西太多了。在刚果,我没打过职业联赛,即使是那次南非青年锦标赛,我们也只是匆匆备战了一周,打一些热身赛而已。就是这样,我们甚至没时间练习投篮。

西班牙则完全不同,篮球就是生活的全部。我有了体能教练,练习基本技术和投篮技巧,一天至少两练。

在西班牙,俱乐部一般分A、B两队,我是从B队打起的,但我决心要打上A队。我当时对NBA一无所知,甚至都不知道选秀是怎么回事。我小时候从没看过NBA,只是在一些杂志上认识一些NBA球员。直至来到西班牙,我才真正接触到NBA。当时有一档NBA Action的节目,每周播放一次,我从那里了解到更多伟大的NBA球员,并在YouTube上观看他们的集锦。

我想像他们一样,我也想打NBA。

在西班牙呆了几个月后,我的经纪人非常有预见性地开始和我聊去美国的事——当时我还在B队,但打得不错,展现出了一定的天资,一些NBA球探也在关注我的训练。在一次锐步欧洲训练营表演赛中,我拿到了MVP。之后,经纪人说我很有机会入选NBA。

他说对了,超音速在2008年选秀会首轮选中了我。

Serge_Ibaka_979.jpg

但我还不能马上去NBA,西雅图想让我在西班牙顶级联赛中再磨练一年。第二年,超音速搬到了俄克拉荷马。

我对俄城一无所知。但事实证明,这次搬迁对我而言形同恩赐。如果不是这样,我可能早就在赛场上迷失了。俄城是我呆过的最棒的地方,这座城市非常有包容性,所有人都在关心我。

比起篮球,雷霆上下更关注球员自身。负责球员事务的艾安娜•克林顿,我叫她姐姐。她帮助我学习英语,让我有种回家的亲切感。斯科特•布鲁克斯是我的教练,他对我适应新环境表现出了十足的耐心。

这里的球迷更是超级棒!他们热情、忠诚,我喜欢为他们打球。每次我们打完客场比赛回来已是凌晨两点,还会有很多球迷不辞辛苦地候机,我意识到为这样一支球队效力有多么幸运。

成功带给了我们难以置信的机会。我记得2012年总决赛第一场,当我们走上球场时,球馆里的所有人都在高声尖叫,巨大的声浪让我都有些害怕了,以前我可从没见识过这样的阵仗,但同时我也感到兴奋。

这里有最好的学习榜样,比如说杜兰特和威斯布鲁克。和这样一群天赋满格的球员打球感觉非常棒,尤其他们还这么热爱比赛。

在我进入联盟的第二年,还在努力适应环境。凯文有一次跟我说,他在俄城市中心的住所还有空房间,于是我就搬了进去,和他成了邻居。

这很重要。菜鸟赛季时,我只能独居,身边没什么朋友,但第二年我成天和杜兰特一起吃住,一起打游戏。凯文有很多朋友,他们帮助我这个外国人迅速适应那里的生活。在雷霆时,凯文就像我的家人,我很感激他过去为我做的一切。

GettyImages-139927390b.jpg

在这里我要分享一个故事。刚去雷霆时,我想用提早训练的方式,给教练组留下一个好印象。我记得布鲁克斯教练跟我说训练从上午11点开始,我10点就去了,我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去的。但当时凯文已经在那里练投篮了,而且练得浑身是汗。

所以,第二天我决定再去早一点,可能是九点半左右吧。我想,这回我总该会是第一个来训练的吧。

我又失望了。

第三天早上,我想我要早两个小时到:九点。

你猜怎么着,凯文又在那里训练了——训练馆的灯一定是他开的。

我的生活总是充满了经验和教训,我要把这些带到奥兰多。每到一处我都获益良多,对此我心存感激。

感激上帝赐予我这样的机会,我很兴奋,伙计!但我也深知,这会是个艰巨的挑战,我已经等不及在奥兰多球迷面前打球了。奥兰多和俄城一样,有着非常棒的篮球氛围,能来到这里我太幸运了。那里还有迪士尼乐园,我知道自己10岁的女儿拉尼很快会爱上它的。

能跟奥兰多的年轻人一起打球也让我感到非常兴奋,这支球队极具天赋,我很期待跟他们搭档。我跟初入联盟时已大不相同,现在是时候担任新的角色了。我明白我已经是一员老将了。

在奥兰多,我要成为那个第一名来到训练馆开灯的人。

撰稿:王明琛

欢迎下载体坛周报客户端体坛+app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