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中卫布雷诺:膝盖惹祸 纵火犯的沉沦与新生(2)

小中10-30 19:20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小中报道

3年9个月徒刑

第一次接受问询时,布雷诺不谈火灾,只谈他职业生涯如何不幸和他的过往经历。布雷诺的律师韦尔纳·莱特纳则告诉媒体,说布雷诺精神上有问题。若真的有精神问题,法官会从轻发落,律师可能是有意提出精神问题的。

布雷诺被控有意纵火,拜仁慕尼黑高层请曾效力拜仁的巴西前球星埃尔博出面,帮助布雷诺处理与诉讼相关的事情。俱乐部不可能派其他人来帮布雷诺,因为布雷诺不会德语,在语言沟通上有障碍。而埃尔博德语很流利,在布雷诺转会拜仁一事上也起了很大作用,让他出马正合适。

接受媒体采访,埃尔博说布雷诺“是个好孩子,但很遗憾他没努力学德语,而对于到外国踢球的球员来说,掌握当地语言是取得成功必不可少的条件”。埃尔博还提到了许多曾在德国踢球的巴西球星,比如邓加、卡考、拉斐尼亚和泽·罗伯托,说他们的德语都非常好。

布雷诺为自己的情绪失控付出了代价,他没有逃过法律的制裁。2012年7月4日,布雷诺纵火案判决。慕尼黑地区法院判处他3年零9个月的徒刑,由于火灾造成的损失严重,没有减刑或缓刑的可能。

慕尼黑地区法院女法官罗西·达兹曼说:“布雷诺有很沉重的负罪感,可毫无疑问,他家的火就是他点的。”在法庭宣判之后,布雷诺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谈及纵火案,他向家人和别墅的业主道歉,并承认火确实是自己所纵。

在法庭上,布雷诺进行了忏悔:“我为那个夜晚道歉。我是一个相信上帝的人,我感谢上帝保佑了我的家人。我知道,在这一刻,一切都很难。我向法院承诺,我不会逃跑。我也向我的孩子们道歉,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榜样。”

breno2_tribunal_reu.jpg

铁窗生活

2012年7月4日,布雷诺被关进斯塔德海姆监狱,那是德国最大的监狱之一。进了斯塔德海姆监狱之后,尽管是拜仁球员,在德国有一定名气,但布雷诺拒绝享受任何特权和优待。正是由于他本人的低调,同监狱的犯人都很敬佩他,很好地接纳了他。

布雷诺回忆说:“监狱里的人像对待普通人那样对待我。我不希望别人像对待球员,像对待名人那样对待我,我想受到跟其他所有人一样的对待。不管你愿不愿意,如果你享受某些特权的话,最终就会导致其他犯人产生敌意。当我进监狱时,我说我希望像所有人那样被平等对待。”

在铁窗后,布雷诺完全失去了自由,与世隔绝,与家人别离,那种孤独感很痛苦。不过,布雷诺也有一个很管用的武器,那就是微笑。他回忆说:“我被关了起来,那是我人生最困难的阶段,可我从来没停止过微笑。我当时想:被关到监狱里日子已经很艰难了,如果我再不笑了,那整个世界都会塌掉的。于是每时每刻,我都努力使那种困境变成幸福,以便使时间过得更快一些,以便我能尽快获得自由。”

即使做了心理准备,有了很好的心态,监狱里的生活依旧很难挨。布雷诺被关在斯塔德海姆监狱的43号监房,那是整个监狱管理最严格的监房之一。监房里面共住了4名罪犯,其中两个是西班牙人,布雷诺可以跟他们交流。可是最令布雷诺痛苦的是,每天只有很短的放风时间可以活动活动身体。和好多巴西人一样,布雷诺生性乐观,非常爱开玩笑。铁窗后面的生活,让他受了不少苦。

布雷诺说:“一切都很难,因为干什么都有钟点儿。日常生活很受限制,我不是每天都能锻炼身体。我所在的监房,每周只能有4次锻炼时间,只有4次。因此,有时候我去健身房,有时候我到运动场跑步,有时候我踢踢球,有时候我打打排球。我非常珍惜这些时间,你们可以想象一下,24小时都待在牢房里是什么滋味。”

作为职业球员,布雷诺早就习惯了每天至少锻炼两次。但在监狱里,他不能够了。活动太少,那影响了布雷诺膝盖的恢复。不过,并非一切都是暗色的。在监狱里,布雷诺也终于有时间做他之前没时间做的一些事情,比如学德语。

他说:“有被捕之前,我已经做过两次膝盖手术。在监狱里,由于我不能经常进行力量加强锻炼,膝盖的情况变糟糕了。不过就像我说的那样,自从进了监狱,我就一直努力从那样糟糕的经历中找寻一些好的东西。我变得更加珍视生活,我学习了一门新的语言。在监狱里,我每天都学德语。在任何时刻,我都没想过我未来再也踢不成足球了。”

儿子过生日,布雷诺获得特赦,出来跟家人团聚了一下。在后来的采访中,布雷诺说“对我来说,那一刻非常特殊。我终于可以跟我的家人在一起,怀里抱着我的儿子。那是非常好、非常美妙的一件事。我妻子来监狱接我之前,我两眼盯着窗户,希望她快一点来接我。我等了一个小时,可她还没来。我当时都有点担心,以为出了什么事。”

为了获得判刑,后来布雷诺申请在监狱里做义工,每天却洗衣房劳动。每天早晨,布雷诺和其他犯人都是6点半起床,吃过早饭之后,7点钟到洗衣房开始干活儿。在那里,布雷诺和监友们要干到12点半。午饭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下午1点钟,又开始干活儿,一直要干到下午3点钟。从洗衣房出来,布雷诺和其他犯人们可以到一个院子里进行锻炼和体育活动,以保持身体状态。下午6点钟,是晚饭时间,晚饭后就直接回监房休息。这就是布雷诺一天的生活,那样的生活,他过了13个月。

纵火案:妻子的版本

在布雷诺纵火案审判过程中,在最终判决没出来之前,拜仁俱乐部和布雷诺的律师韦尔纳·莱特纳一直不让他妻子雷纳塔说话,怕她的话给布雷诺造成更坏的影响。2012年9月,接受巴西环球体育网采访,雷纳塔终于讲出了布雷诺纵火案的一些真相。不过,那只是她的版本,也并不一定都是事实。

2011年9月19日发生了什么?雷纳塔说:“布雷诺得到通知,他需要做第3次做手术。需要刮干净他的左膝伤处。回到家后,他叫我跟他去外面吃饭。他很伤心,想放松一下,不过我没去。布雷诺的经纪人吉列尔梅·米兰达跟我们在一起,他第二天要陪布雷诺去做手术。布雷诺开始喝啤酒时,我出了家门,我得去学校接孩子们。下午5点左右,我打了电话,他们吃完饭也正往家里走。”

雷纳塔说,回到家里,布鲁诺又开始喝酒。“在家里,他喝了一瓶波尔图葡萄酒。他被指控天天喝酒,一个人如果天天喝酒的话,他怎么训练?他只是休息的时候喝酒。喝完葡萄酒之后,他又打开了一瓶威士忌。吉列尔梅没喝,可布雷诺喝得太多了。我记得我吓坏了,他已经是在喝第三种不同的酒。我哄孩子们睡觉,我让他别喝了,他第二天还要做手术,可他已经听不进我的话了。”

本来布雷诺要跟拉斐尼亚等人一起出去,但他已经喝得酩酊大醉,根本无法出去了。雷纳塔说:“布雷诺本来要跟拉斐尼亚以及其他朋友一起出去,拉斐尼亚他们到了我家。布雷诺去大门口那里接他们,他一下子蹦到了拉斐尼亚的车前。布雷诺非常腼腆,他那个动作把我吓坏了。我记得他让我给他煎牛排,可他那时说的话已经不能全信了。拉斐尼亚也吓了一跳,他们要去啤酒节,可布雷诺没跟他们一块儿去。

雷纳塔还说,布雷诺甚至已经开始产生幻觉。她说:“有一段时间,他都开始产生幻觉了,他开始说胡话。他说他得帮助拉斐尼亚和他的朋友们,警察在抓他们。他说的都是醉话,他开始沿着街道往我家走,身上只穿了一条短裤。在小广场,他躺在地上开始打滚儿。吉列尔梅赶过来看时,布雷诺说警察在抓他。那时候,他已经完全进入了幻觉。他沿着街道来来回回走了不下十次,他高声喊嚷,说有些家伙想抓住拉斐尼亚。”

到家之后,布雷诺的举止更疯狂。雷纳塔说:“回到家里,他看了看我们的儿子。儿子正在睡觉,他让我照顾儿子。然后,他打开了房间窗户就往下跳。我抱住了他,一边还祈祷着。但他又跳,那一次,我已经拉不住他了。我开始叫吉列尔梅,请他来帮忙。我抓住了一只胳膊,吉列尔梅抓住了另一只。可我们还是拉不住他,布雷诺个子太大了。他从4米高的地方跳了下去,于是我说,这下儿好了,你的膝盖彻底完了。我正说着,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说他得去帮助拉斐尼亚。那时候,他抓起一把大长刀,去了街上。

雷纳塔离开家,不是离家出走,也不是抛弃布雷诺,而是怕喝醉了酒的他伤到孩子们。雷纳塔说:“吉列尔梅说我得跟孩子们一起离开家,因为布雷诺酒醉得厉害,可能会发生糟糕的事情。我同意了,我把孩子们叫醒,把他们弄到车里。当时,我还穿着睡衣。我在街上兜圈子,兜了一个小时。我从我家门口经过两回,那时,布雷诺已经扔了一堆瓶子,自行车也都被扔在地上。我打电话给拉斐尼亚,请求他的帮助。”

等雷纳塔回到家里时,火已经着完了。雷纳塔说:“我在街角把车停下,我坐在车里,那时已经快半夜了。过了一会儿,我看到30左右辆警车拐进我家所在的街。我自言自语道:‘布雷诺自杀了!’当我到了我家门前时,那场景真让人绝望。一切都被大火吞噬了。我冲警察们大叫,让他们进去救我的丈夫,我跪倒在地上,请求消防员进我家抢救,但他们说已经没用了。家已经没了,我哭了20分钟,以为布雷诺死了。正在这时,拉斐尼亚来了,他也哭了起来,他让消防员进去抢救。”

妻子一度以为布雷诺在火海中烧死,事后,她的直觉是布雷诺纵的火。她说:“然后来了一个警察,说布雷诺还活着。他坐在一辆警车里,头低着,可他们不让我靠近他。于是我就去了拉斐尼亚家,我身上只有穿的那身衣服,而我的孩子们也穿着睡衣。我们去拉斐尼亚家的时候,布雷诺已经到了医院。发生的事情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后来布雷诺打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去了医院,问他是否还记得一些事情。他说他回家后没找到我,也没看到孩子们,以为我已经走了。他记不起他点了什么东西引起了火灾。我考虑了各种可能,比如脑子短路。我发现他开始吸水烟,他平时不抽烟的。韦尔纳·莱特纳指点他,让他说他抽烟,那是为了替他免责。他也记不得把打火机给了警察。当然了,他确实有打火机,不然他也点不了水烟袋了。我觉得他确实记不清发生了什么。”

breno-familia-1.jpg

布雷诺  /   拜仁  /   纵火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