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中卫布雷诺:膝盖惹祸 纵火犯的沉沦与新生(3)

小中10-30 19:30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小中报道

renata_esposabreno_bild.de_60.jpg

妻子对他不离不弃

2008年,布雷诺认识了雷纳塔。雷纳塔大学毕业,学的是法律专业。两个人认识时,雷纳塔在圣保罗的一家体育律师事务所工作。当时,布雷诺只有17岁,而雷纳塔26岁,离了婚,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为布雷诺生了两个孩子,老大是儿子,老二是闺女。闺女2013年出生,当时布雷诺还在监狱里。

2012年7月4日审判结果出来之后,雷纳塔把三个孩子送回巴西呆了两个月时间。2012年9月,她已经把孩子们接了回来。无家可归,无处可去,雷纳塔在慕尼黑租了一个50平米的单元楼房,和三个孩子住下了。除了缺钱,其他东西也没有。她和孩子们的衣物和证件也没了,在大火中烧掉了。但雷纳塔很忠贞,很坚强,她觉得在丈夫最困难的时刻,她不能离开他,她得住在慕尼黑,离他近些,可以定期去探视他。雷纳塔知道,家人的关心和牵挂,是布雷诺的唯一慰藉。

雷纳塔说:“我每隔15天去探视他一次,每个月可以去两次,一次只能呆1个小时。在监狱里,布雷诺受到不错的对待。他没有消沉,我一直在他身边,给他最大的力量。他决定在洗衣房工作,之后他们允许他跑步和蹬自行车。后来监狱方面允许我们进行面对面的探视,之前是隔着一块玻璃,就好像他是个罪犯。我也带孩子们去过,有一次我们去了,所有人都放声大哭。我儿子皮埃特罗让布雷诺跟我们一起回来,说他在那里工作得已经足够了。我跟他说过,他爸爸在那里边工作。听他一说,我们又哭了,真的很难过。”

2012年9月时,雷纳塔就觉得关键时刻,拜仁没有帮助他们。她说:“从医院出来之后,布雷诺直接去接受问讯,之后他马上就被逮捕了。那是12天的折磨,因为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得凑齐50万欧元,好把他从里面保释出来。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布雷诺两年多没踢球了,每月只有1万欧元的保险。拜仁交了保释金,他才被放了出来了。”

在布雷诺一案庭审时,律师进行辩护过程中,说布雷诺之所以喝得烂醉如泥,甚至纵火,是因为他发现妻子雷纳塔红杏出墙,是经纪人吉列尔梅·米兰达的情人,得知情况之后,布雷诺变得异常焦躁不安。

雷纳塔否认了那种说法:“这一点可信性都没有,所有这一切都是个巨大的谎言。布雷诺人非常好,我们在一起生活得一直很好。律师编造了这个故事,是因为这是个很好的辩护理由,可以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我从来不是吉列尔梅的情人,这根本不存在。我觉得莱特纳的做法不正确。我不能出庭作证,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现在他已经不是此案的律师,我们换了律师。”

由于50万保释金的原因,雷纳塔不仅衔恨于拜仁,还跟经纪人吉列尔梅·米兰达闹掰了。雷纳塔说: “拜仁帮没帮我们?我不想谈拜仁。我们当时还得还拜仁为了保释布雷诺花的那50万欧元。我们当时是跟俱乐部借的钱,我们没钱。布雷诺两年没拿工资,可拜仁不帮我们。当时经纪人说他的公司会付那笔钱,但最终他们也没有付。最后,还是我们自己筹的钱。然后我们就跟经纪人终结了关系,但那是友好分手,没有留下怨恨。”

圣保罗给了他又一次机会

2007年只在圣保罗一队踢了一年,布雷诺就以出色的表现帮助球队拿到巴甲冠军,他本人被拜仁慕尼黑相中,让俱乐部赚了1200万欧元。布雷诺出事之后,圣保罗知恩图报,做得也很义气。

2012年12月20日,布雷诺的名字出现在巴西足协球员注册公告上。在布雷诺最困难的时候,他的老东家跟他签了3年合同,合同于2015年10月7日结束。圣保罗俱乐部解释说:“由于还不知道布雷诺能否在短期内获释,签的是一份单边的长合同,目的是给布雷诺以安全感和稳定感,尤其是要给他以希望。”圣保罗俱乐部还表示,它会向布雷诺提供必要的帮助。

为了使布雷诺早日结束服刑,他本人、他的律师和圣保罗俱乐部也做了努力。针对慕尼黑地区法院的判决,布雷诺一方提出上诉。不过,最终德国联邦法院驳回了上诉,认为慕尼黑地方法院的判决没有问题。布雷诺被判刑3年零9个月,从2012年7月开始服刑,他得到2016年4月才能服刑期满。那时才重获自由的话,布雷诺已经是将近27岁,而圣保罗与他的签的合同也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它2015年10月7日就到期了。

布雷诺的新律师还向德国法院提出,希望能引渡他回巴西服役,但也被拒绝。布雷诺万念俱灰,还好事情出现了转机。在斯塔德海姆监狱,布雷诺过了1年零1个月全封闭监禁生活。由于服刑表现好,从2013年8月19日开始,他被转成半开放服刑,白天可以出来工作,但晚上要回监狱睡觉。为了照顾布雷诺,拜仁慕尼黑俱乐部给他安排了一份少年队助理教练的工作。

布雷诺争取减轻刑罚的努力没有停止。2014年12月4日,巴伐利亚州法院做出判决:“布雷诺的3年零9个月徒刑自2014年12月20起缓期执行,他将被置于有限制自由状态”。巴伐利亚州法院还宣布,获释后,布雷诺可以马上回巴西。布雷诺终于可以跟监狱铁窗说再见了,13个月全封闭监禁,再加上16个半开放监禁,前拜仁中卫过了29个月,也就是两年零5个月铁窗生活。加上纵火案发后被拘押的12天,3年零9个月的刑期,布雷诺服了2/3。

说是12月20日获得自由,布雷诺其实没待那么久。巴西时间,12月19日下午,他已经回到巴西圣保罗。女儿布伦达(Brenda)2014年7月在圣保罗出生,布雷诺当年10月才在德国见到她。这一次,他终于可以待在儿女身边,不再离开了。接受巴西媒体采访,布雷诺谈到了3年前的纵火案,他承认是他点燃了自己的家,当时他之所以干蠢事,是因为酒喝多了,受酒精控制的结果。

布雷诺说:“那是一个错误,因为酒精控制了我。现在我滴酒不沾,我对什么都不害怕,都不耻于说出口。之前,布雷诺不成熟。可以这样说,当时我只是一个孩子。不过,我之后的几年,我学到了许多东西。主要是在监狱里学到许多东西,因为在那里,你看过许多囚犯的犯罪经历。现在,我会三思而行,而不会再做错事。则开始时,当我被判3年零9个月的徒刑时,我还无所谓。可是到了第3天,我心里开始难过起来。”

19374497.jpg

重返赛场和又一次手术

2015年1月5日,跟家人过完圣诞节和新年,布雷诺开始到圣保罗进行恢复性训练。布雷诺最后一次在比赛中上场,还是2011年4月17日德甲第30轮,那一次他第83分钟替补上场,只踢了7分钟。将近3年零9个月没打比赛,其间还坐了两年零5个月监牢,布雷诺的身体可想而知,要恢复起来并不容易。

只是过了半年之后,2015年7月5日,巴甲第11轮,布雷诺的名字再第一次进入圣保罗队比赛大名单。距恢复训练7个月之后,2015年8月9日,巴甲第17轮,同城德比主场对科林蒂安,布雷诺才终于重返赛场。那一战,布雷诺第59分钟替补上场,踢了31分钟。那场比赛,圣保罗双雄1比1战平。在布雷诺上场之前,比分已经定格。刚开始两三场,布雷诺打的位置是后腰,之后才又踢上中卫。

与家人在一起,又重新踢上球,就在布雷诺觉得他一切都顺利的时候,他又受伤了。2015年10月,布雷诺抱怨说膝盖疼,圣保罗队医组对他进行了内视镜检查和手术,发现布雷诺膝盖半月板上有一处轻微的损伤,在手术过程中进行了修补。这是布雷诺职业生涯第3次做膝盖手术,但那次手术没有解决他的问题。

2015年剩下的时间,布雷诺都在养伤。2015年一年,他只出战6场,包括5场巴甲比赛和1场巴西杯比赛。6次出场,1次是替补上场,另5次为首发出场,其中仅两战打满90分钟,另外3次一次打了73分钟,一次打了66分钟,一次只打了6分钟就受伤下场。2015年全年算下来,布雷诺只打了358分钟,进了1个球。2015年9月24日,巴西杯1/4决赛对达伽马,是布雷诺那年最后一次上场。

2015年,布雷诺穿的是33号球衣。2016年,他改穿18号。2016年1月21日,对巴拉圭波特诺山丘友谊赛,布雷诺重返赛场。那场比赛,圣保罗1比0客场取胜,但比赛末段,布雷诺因为对方前锋巴尔达斯发生争执而被红牌罚下。2015年8月13日,巴甲第18轮客场对费格伦塞,布雷诺曾吃到过一张黄牌,那是他复出后的第一张黄牌。对波特诺山丘的红牌,是他出狱后吃到的第一张红牌。

1月30日,圣保罗在新赛季的第一场正式比赛,圣保罗州联赛首轮,布雷诺首发出场,第65分钟就下场。4天后,2月3日,解放者杯资格赛对塞萨尔·巴列霍大学,布雷诺还上了场。那场比赛,他打满90分钟。但自那比赛之后,布雷诺就远离绿茵。刚开始时,圣保罗教练组打算采取保守疗法,不动手术。但又养了3个多月,布雷诺的伤势一直没有好转。2016年5月12日,在圣保罗,布雷诺的右膝又做了一次手术。做过手术之后,布雷诺一直在养伤和恢复,他的2016年提前结束,只能寄望于2017年再重返赛场。

breno.jpg

布雷诺  /   拜仁  /   纵火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