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尔夫:我在北京挺好的 将与国安续约到2019年

小中11-02 17:35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小中报道

2016年1月19日与国安签约,在北京呆了一年,巴西后腰拉尔夫说他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他对自己在中超第一个赛季的表现也满意,尤其是他在中超最佳外援评选中跻身前5。拉尔夫对自己满意,北京国安对他也满意,双方正在磋商,原本合同于2017年年底结束的拉尔夫可能将与北京国安续约到2019年底。

ralf-em-beijing-ida-aos-treinamentos-com-patinete-ou-motocicleta-eletrica-1477944659584_300x420.jpg

对于在中超的第一个赛季,拉尔夫说他非常满意。“我非常快乐,这是第一年,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一般来说,第一个赛季会很难。用了半年时间,我就适应很好了。队中有几名球员讲英语和西班牙语,这对我帮助很大。队里还有雷纳托·奥古斯托,他也帮助了我。我刚到时,队内还有(巴西前锋)克莱伯,之后他走了。我对自己的表现满意,他们对我的表现也满意。”

你情我愿,彼此满意,拉尔夫和北京国安正进行续约谈判。国安巴西后腰说:“我现在还有一年合同,我的经纪人阿利松·加西亚跟俱乐部谈了,他们也感兴趣,联赛结束后我们将坐下来谈。中国人做事比较谨慎,他们希望在最恰当的时刻做一些事情。”

对于跻身最佳外援前5,拉尔夫也很高兴。他说:“我现在做的跟我在科林蒂安做的没有太大不同,我扮演了相同的角色。当然了,面对的是另一个水平的球员。这是对新现实的适应,球风也不同,他们的比赛停顿太多。跟球队一起,我的发挥也越来越好。我们开局打得非常糟糕,不过最终我们名列第5。”

谈及中超,拉尔夫认为中国足球身体对抗太少。“我们已经习惯了巴西的裁判,在这里则完全不同。这里没有太多的身体接触,中国裁判(似乎是有意)避免身体接触。有时候,我们外援觉得那不是犯规,可中国裁判最终还是判了。因为这个原因,比赛停顿得太多。外国球员已经适应了,他们不倒,可中国球员一碰就倒。巴甲3张黄牌停赛,这里是4张黄牌停赛。”

不过,整体而言,拉尔夫对中超满意。他说:“除了我提到的那些东西,这里的足球跟巴甲没有太大区别。大多数球场都很好,在我们的主场,球迷上座率很高。我们的球队是球迷人数很多的一支球队。”

外界风传邓加将入主北京国安,拉尔夫对此也有所耳闻。如果真来一位巴西教练,拉尔夫觉得对他们巴西外援更有利。他说:“在新闻里提到了邓加的名字,他是最强有力的候选者。从我掌握的消息来看,什么都还没最终定下来,还没跟谁谈妥。不过,双方的谈判可能已经取得很大的进展。对我来说,如果是个巴西教练,那一切都会变得更容易,沟通上更顺畅。邓加曾执教过巴西国家队,在巴西国际也做过主教练,俱乐部方面清楚这些。”

拉尔夫也谈到了前科林蒂安队友雷纳托·奥古斯托:“雷纳托有过在德国踢球的经历,有过在国外踢球的经历。可我没有这种经历,因此他对我帮助很多。在日常生活以及训练和比赛中,他一直在帮我。毕竟我俩说同一种语言,之前在科林蒂安就做过队友。我俩的默契没得说,在国安,他的主要作用是激活比赛。有时候,主教练让他在我身边打进攻后腰。有时候,他打边路。”

在北京的生活也并非一切都是玫瑰色的,对于中国的饭食,拉尔夫就有些不适应。他说:“在饮食上,你得一点点适应,跟巴西的不同。我不撒谎,我在这里吃的不多,在巴西我吃的也不多。但在巴西,我们至少有白米饭配黑豆。在这里,有一家拉丁烤肉。但我不能天天去吃,我一周去两三次。不过,这里也有意大利、西班牙和墨西哥餐馆,可以吃得很好。来中国之前,你一定会想在中国你要吃狗肉,还有许多古怪的吃食,比如蝎子、蚕蛹、蛇。不过这里也有好餐馆,有名的餐馆,很高档的餐馆。北京是首都,是一个大城市。”

拉尔夫还说,在俱乐部餐厅就餐时,中外球员在饮食上也各有偏好。他说:“中国球员不太爱吃沙拉,而我们非常喜欢吃。他们有他们喜欢吃的食品。时不时的,会有鸡肉,但吃法跟巴西不同。还会有鸡蛋,有鱼。这些他们也吃,他们都吃习惯了。我没挨过饿。在我们下榻的有些宾馆,饭菜种类不太多,我就只能吃面条。好在所有的酒店都有面条。(笑)”

当然了,入乡随俗,拉尔夫也去过一些在他看来比较古怪的餐馆,吃过一些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拉尔夫说:“我没吃过太多奇怪的东西。有一次,我们跟主教练去了当地的一家餐馆,那次吃的饭菜很不同,我之前没吃过。我们吃的是一种很软的肉,我不知道是什么,因为当时没有翻译。你把肉扔到开水里,你自己在开水里把肉弄熟。桌子是转的,一直转,上面有好多东西,比如活螃蟹。我弄了一块肉,放在嘴里,可最终我没尝。(笑)”

语言的不同也使在场上跟队友的配合变得困难。拉尔夫说:“队里只有一两个队友讲英语,三四个人曾在国外踢过,讲一点西葡混合语,这也对我也有帮助。在场上,你得预判球怎么传过来。因为你不知道队友怎么踢,你不知道左和右的不同。我和雷纳托有翻译,他讲西班牙语。队里还有英语翻译,是给乌兹别克球员配的。跟中国队友,我们只能通过表情或打手势来沟通。”

在北京,拉尔夫不开车,他的交通工具是电动滑板车。拉尔夫说:“我们用的是电动滑板车,我们几个人干什么都在一起。这里的人行道和自行车道是合在一起的,什么都在上面走,有自行车,有摩托车,有行人,只有机动车道是分开的。我和雷纳托骑电动摩托车,我们也有电动滑板车。我们更喜欢滑板车,因为它从不抛弃我们。电动摩托有时候没电了,有时候车胎破了。它们的时速都不到50公里,不需要戴头盔,也不要驾照,啥都不要。”

在北京骑电动车和电动滑板车,让拉尔夫和雷纳托·奥古斯托很享受,因为他们在巴西从来没骑过。拉尔夫说:“在巴西,根本没条件骑它们。在巴西,骑电动车和电动滑板车太危险了。因此,像在这里一样,骑着电动车或滑板车去训练,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拉尔夫还谈到了当年的科林蒂安队友、现在效力广州恒大淘宝的保利尼奥。他说:“在中超,我们是对手。有时候,我们都到同一个城市打比赛,我们也会见面。我们通过手机聊天,有时我问他在那边怎么样,他在那边挺好的。当年我刚到科林蒂安,就有机会跟他搭档,我俩组成了一个非常成功的搭档。由于他的出色表现,他在巴西拿过冠军,在这里也拿了冠军。他重返巴西国家队是实至名归,再这里再遇到他,我非常高兴。”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