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足总FIFA为虞美人撕逼 都是玩政治正确而已

林良锋11-04 22:32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林良锋述评

拜已故美国总统尼克松窃听政敌所赐,现在但凡是个政治事件,经媒体炒作都“有门”,足坛最新的“门前事儿”是英足总携手苏格兰足总和国际足联开撕,为11月11日世预赛英苏双方国脚球衣上该不该绣上罂粟花,吵得不亦乐乎。

Poppy1.jpg

英格兰苏格兰团结起来了

英、苏同榻而卧几百年却互称“宿敌”,玩的是英式冷幽默。史上两大王国谁也治不住谁,打得精疲力竭,议和合并王冠,但足球领域仍维持“世仇”传统。荷兰人罗纳德·科曼执教南安普敦时,走在街上莫名其妙有人趋前问安,不解,对方自报家门:俺们是苏格兰人,多谢您老一箭定乾坤。科曼会意大笑:想起1994世界杯预选赛,自己拉倒英格兰中场普拉特竟无红牌,随后罚进任意球摒三狮出局。赶上佩戴罂粟花一事,英苏两家足总异口同声:就是要戴罂粟花,去他×的萨穆拉!

11月11日是一战终战日,英格兰对苏格兰的世预赛恰好被安排在这天进行,给了奉政治正确为圭臬的政客和媒体绝佳的机会煽情造势。关于罂粟花的来历,本报之前已述来龙去脉,按下不赘。这里友情提醒自作聪明的某些人:那朵红花准确的叫法是“虞美人”,同属罂粟但不同种,和毒品没一毛钱关系。

Hotspur.jpg

义举or文化法西斯?

几周前,足总致信FIFA,表达三狮将士佩戴“虞美人”上场,纪念烈士的拳拳之心,伏祈恩准。不料FIFA新任秘书长、塞内加尔的萨穆拉女士竟不为所动,回颁双鲤警告:夹带政治敏感私货之风断不可长,屡戒不从只有扣分。萨女士循循善诱:纪念烈士的方式很多——默哀啦、花圈啦、感言啦啥的都行啊,你们还可以赠票嘛,何以非虞美人不可?再说了,又不是你们大英一家有烈士,全世界那么多国家经历战祸,区区所在的大陆深受荼毒,要都来这么一手,FIFA还怎么做人?

萨女士这话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英国各路小报顿时歇斯底里:混账!英国政府顿感压力山大,下院开会时,首相文翠珊女士态度强硬:FIFA也配教训我们?先把他们自个儿家里摆整齐了再说话!我们坚决支持两家足总纪念烈士的义举!于是,一出出政治正确的闹剧纷纷出台,政客和投机分子谁也舍不得搭便车的机会,比着看谁更政治正确。足总有政府撑腰,也不示弱:罚分我们也要戴!英国几家大报倒还冷静,《卫报》哀叹:这场争议里面最大的牺牲品是常识好吗?《泰晤士报》挖苦足总:“你们其实不在乎纪念烈士,而是在乎被大家看到纪念烈士罢了。这哪里是纪念烈士?分明藉虞美人搞文化法西斯嘛!”

Ireland.jpg

“爱尔兰做得,英格兰做不得?”

你也许不清楚“政治正确”这门大炮威力有多强大。这个词汇进入主流媒体,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美国,《纽约时报》围绕一本有关美国自闭民智的书展开辩论,“政治正确”从此在欧美大行其道,成了执政、经商和教学的圣经。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性取向歧视是它的三大目标,谁被击中就九死一生,前天空电视台英超直播金牌搭档安迪·格雷和理查德·基思就是这么被炒的。商家也好,官员也罢,遇到对方率先摇起炮口,只有投降一条路。“虞美人门”的双方都是玩这个游戏的高手。

球衣上佩戴虞美人的风俗,其实只有短短5年的历史。当时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三家在11月热身横跨终战日,英格兰的对手是西班牙,经《每日邮报》煽风点火,足总遂和FIFA达成共识:佩戴虞美人纪念为国捐躯的将士。英美遵循海洋法,有初一就得有十五。为什么5年前FIFA同意了,现在又反悔?

下院一位政要,“文化、媒体暨体育委员会”主席柯林斯质问:“有人在社交媒体上给我看了一张图片——爱尔兰队3月对瑞士时球衣上绣着纪念‘复活节暴动一百周年’的字样(上图),那就不政治敏感啦?爱尔兰人做得,偏偏英格兰人做不得?”一战中,爱尔兰共和党为争取独立,在复活节期间组织大规模武装暴动,新芬党从此诞生。20年前,华纳兄弟还发行了一部影片《傲气盖天》,纪念这次暴动及其领导人迈克尔·柯林斯。实际上,FIFA已在4日开始对爱尔兰的做法展开调查。

Samoura.jpg

玩政治正确玩得过FIFA?

上一次英格兰在终战日进行正式比赛,是在1987年对南斯拉夫的欧洲杯预选赛,当时三狮甚至没有想起虞美人这档子事。FIFA会揶揄:那么爱习俗,之前干嘛去了?!不就是为了做给人看?5年前佩戴虞美人的做法,就是英国小报掀起的“爱国运动”的一部分,既然当时足总迫于政治压力和FIFA妥协,现在更不可能打退堂鼓。足总必须在政治正确的旋涡中,做得比白莲花还要白。他们害怕舆论更甚于害怕FIFA扣分。

腐败的典型FIFA教训颟顸无能的足总守规矩,那画面真是太美。政治正确的要素之一,是种族、性别、肤色、信仰和性取向面面俱到。萨穆拉女士成为首任FIFA女秘书长,开非洲黑人女性担任要职之先河,够正确吧?可惜萨穆拉不是穆斯林,也不是女同志,要不就齐活了。萨穆拉20多年前入职联合国,担任“援灾食品计划”的地区专员,负责吉布提和喀麦隆两国难民救济,后获潘基文委任,担任联合国人道援助助理协调员,对足球一窍不通。但在一片反腐自清的呼声中,FIFA祭起政治正确的旗幡,将萨穆拉女士请来担任秘书长,让过去清一色中老年男性把持要职的局面略有改善。萨穆拉女士当然对虞美人的政治内涵更关切,那不是帝国主义分赃不均的罪恶战争嘛?打倒虞美人!

世预赛  /   英格兰  /   苏格兰  /   国际足联  /   FIFA  /   虞美人  /   萨穆拉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