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国家禁药体系”铁证如山 俄罗斯还要死赖?

王勤伯12-11 11:39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王勤伯报道

俄罗斯政府对《麦克拉伦报告》完整版“国家禁药体系”的指控反应非常虚弱,一边说“禁药不只是俄罗斯的问题”,另一边又说“麦克拉伦从未到过俄罗斯,没有任何证据”。早在7月份《麦克拉伦报告》第一部分公布时,国际奥委会(IOC)出资、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委托的独立调查人麦克拉伦就声称“拥有充足证据”证明俄罗斯国家禁药体系的存在,包括使用特工篡改尿瓶的关键细节亦有充足证据。

“充足证据”到底何在?或许俄罗斯特工们事先也有预料,因为具体操作者是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留下的漏洞。但不得不说,麦克拉伦在经费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依靠几位线人的帮助,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推倒了俄罗斯耗资巨大的国家禁药体系。无论过去对抗美国职业体育禁药问题还是这次调查俄罗斯国家禁药,这位加拿大体育律师都表现出了巨大的胆识和智慧。

1071106_mariya-savinova-russian-athlete-doping-16.jpg

运动员边服药边参赛无惧任何检查

由于线人提供的信息集中在俄罗斯特工偷换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里的尿瓶样本,麦克拉伦的一个重要着眼点就在2014索契奥运会上俄罗斯运动员的尿样。奥运会后,所有药检尿样归IOC保存,俄罗斯特工已没有再做改动的可能性。

尿样被送到伦敦一个专业机构进行检测,结果令人震惊:几乎所有尿样都被偷换,一些尿样里混合着好几个人的DNA,两名女冰球运动员尿样里出现男性DNA,很多尿样含有数量超乎寻常的食盐或雀巢咖啡,甚至达到“人尿不可能出现的氯化钠浓度”。此外,经过专家检测,密封备查的尿样B瓶都被偷偷打开过。

这是怎么回事呢?大赛中,反兴奋剂人员采集尿样以后,将其分装入A瓶和B瓶,对尿样的重量和成色会有初步记录,其中B瓶只有在A瓶阳性的情况下才会被打开。尿瓶由瑞士制造,一旦打开就会留下痕迹。

俄罗斯运动员在索契奥运会属于“服药参赛”,这和在赛前准备期偷偷摸摸服药大赛来临时提前洗刷证据的做法完全不同。俄罗斯运动员可以一边参赛一边大肆服药,根本无惧任何检查。

10452d2cc4817a7442155ce8ca554fe7fc8e1f37.jpg

俄罗斯特工是如何偷换尿样的?

很显然,没有一个国家体制的保护,没有人敢这样做。但俄罗斯的这个国家体制也有其不够“完善”的地方。理论上,俄罗斯特工存有提前很早采集的运动员 “干净尿样”,用于在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地下密室里进行偷换。但运动员赛后排尿的浓度和成色无法控制,可能和此前采集的“干净尿样”完全不一致,所以,如果“干净尿样”颜色过深,必须加水,加水导致尿样重量出现微弱变化,又必须加盐。更混乱的当然是“干净尿样”发生混淆或者缺失的情况,这是为何出现了上述一个尿样多人DNA或女人尿样男人DNA的情况。

当然,俄罗斯特工也深知无法做到天衣无缝,他们只是希望保证尿样药检阴性此后就万事大吉。但还有一个难事:如何打开尿瓶不留痕迹?据说俄罗斯情报部门在经过多次试验后发明了一种圆珠笔大小的工具,这样便攻破了“瑞士尿瓶”。但这种做法谈不上“不留痕迹”——实验室的药检人员肉眼不会注意到尿瓶已经打开过,因此没有引发警觉。但现在麦克拉伦请求的是刑侦专家和尿瓶制造商来检测,查出所有应该一直封存的B瓶都被打开过,证据还是找到了。

这些证据和此前的证人口述完全相符,铁证如山,《麦克拉伦报告》根本不留给俄罗斯人任何“西方阴谋”的空间。俄罗斯的任何自辩都是死赖了。伊辛巴耶娃要求“不要集中调查俄罗斯一个国家”,俄罗斯媒体提早播放西方禁药史宣传片,已不是想说明自己的清白,而是教育本国青少年“天下乌鸦一般黑”——既然如此,拼命去搞那么多展示国家实力的金牌,不就是说“我们国家的使命就是成为天下最黑”?

俄禁药问题解析  /   俄罗斯  /   禁药  /   兴奋剂  /   WADA  /   奥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