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药零容忍!奥巴马都拿普京没辙 巴赫却完胜后者

王勤伯01-01 13:55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王勤伯报道

国际奥委会(IOC)主席巴赫在告别2016年的讲话中,把俄罗斯国家禁药问题放到了最为突出的位置。

加强独立反禁药体系建设 巴赫态度强硬

“对于新的一年,我们日程表上有很多挑战,绝对不能停滞不前。最近的一项挑战就是应对《麦克拉伦报告》中有关俄罗斯国家禁药体系的惊人证据,让体育运动的可信度和廉洁性受到了严重损害。IOC成立两个特别委员会的目的就是为了协调,遵照正确的程序,保证各方的声音都得到倾听。之后,IOC将采取必要措施并作出恰当的处罚决定。”

1483249979933018217.jpg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

“2017年我们还要延续麦克拉伦博士的工作,对参加过2014索契冬奥会的254名俄罗斯运动员尿样进行重新检查,也对参加2012伦敦奥运的俄罗斯运动员尿样进行复检。采取这些额外措施,是为了维护奥林匹克运动的可信度,为了让所有运动员可以安心。”

“我们重申,有必要紧急建立一个集中化的反禁药体系,加强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的领导,使其独立于各单项协会和各国政府之外。上次奥林匹克峰会,所有与会者都同意了IOC的提议:建立一个更有效、更透明和更有力的反禁药体系。”

巴赫的强硬态度,让俄罗斯国内那些关于“特朗普上台会放过俄罗斯禁药问题”之类的无稽之谈没有容身之地。如果说当今世界有一个人可以始终以强硬的态度来面对俄罗斯的恶行、在价值问题上不让半步,那就是巴赫了。

奥巴马都拿普京没辙 巴赫却将他完胜

普京目前在国际事务中较为强势,德国和法国都担心俄罗斯黑客干扰两国未来的大选,但对此也没有太多具体的应对方法。和特朗普一样,在欧洲和普京交好的,都是民族主义、排外主义情绪强烈的右翼政党。我们需要解答的问题在于:既然这些政党和政客排外,普京为何更喜欢和他们交好,而不是选择温和、开放、愿意对话的另一派呢?

thomas-bach-with-vladimir-putin_oi4u66xyk5pf1vct9ntg9fewg_副本.jpg

这恰恰是普京在默克尔-奥巴马时期遭遇的一大障碍——他的民族主义、大国沙文主义、阴谋论已经错过了19-20世纪初的黄金年代,目前在欧洲和美国面前找不到对话者。他常常得到的,是无声的经济制裁,而不是军国狂人之间你来我往的较劲或结盟话语。普京需要的是类似一战、二战爆发前的话语体系,而不是今日世界国界走向消失、追求人类共福祉、应对环境危机成为主题的话语体系。

特朗普当选总统、欧洲右翼政党不断抬头都让普京获得了不小的胜利,他需要的对话者正在一个个走上本国政坛。然而,有一个组织永远不会以国与国勾心斗角、民族主义演义的方式来存在,这个组织就是国际奥委会。巴赫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俄罗斯人:不存在任何阴谋论,是你们让整个世界体育的可信度受损。

Thomas-Bach_7754727_副本.jpg

奥巴马未能实现的胜利,巴赫对普京实现了,奥巴马做不到的坚持,巴赫也做到了。俄罗斯已经在求饶。最近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俄罗斯反兴奋剂官员一边承认存在一个禁药体系(后来又说被曲解),一边又试图把普京分离出去,说领袖不知情。但谁能够调动得了特工,来为那些尿瓶解锁换尿加盐和咖啡?

奥运会  /   国际奥委会  /   巴赫  /   普京  /   俄罗斯  /   奥巴马  /   特朗普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