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后勤团太袖珍 任贤齐歌声没有在达喀尔响起来

阿来01-06 13:35

体坛周报特约记者阿来报道  

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差不多是每一个越野人的梦想。任贤齐当然也不例外,在经历了多年有“东方达喀尔”之称的环塔拉力赛之后,这位摩托车手终于在2017年来到了巴拉圭的亚松森,登上了第39届达喀尔的发车台上。

他的激情表演是我们的期待,就像在舞台上期待他的歌声一样。遗憾的是,歌声没有响起来,我们准备好的掌声也变成了一片唏嘘。仅仅第一个赛段之后,更准确地说,比赛还没有真正开始,任贤齐就因伤退赛,身份再次由歌者变成了观众。

23.png

在达喀尔的历史上,歌星参赛并且完赛并不罕见。而中国歌星的加盟,尤其是代表中国自主品牌的厂商参赛,也是本届比赛的一个看点。

在越野圈,有一句很吊的话:“达喀尔就是达喀尔”,这一次用在任贤齐身上恐怕并不为过。很显然,抛掉高温和高海拔这样的客观难度,对于这样一项世界顶级赛事,任贤齐和他所代表的车队准备不够充分。还有很多和中国比赛规则上的差异,比如行驶路段要自己骑行,而不是像在国内比赛那样拖车,需要车手有更多的体能。

反思的理由必定有很多种,但是,遗憾是一样的。在撞树之后,任贤齐得到了组委会的即时救援,他感慨地在微博中说到:“达喀尔打回非常完善,急救组友地面,空中,大营有医疗团队,急救检查的仪器,谢谢!”

3.png

随后,任贤齐在微信中立即不甘心地说:“很遗憾我们的达喀梦在今天终结了!这是我遇到过的最大强度的拉力赛!”紧接着,他又提到:“我们的外籍团队后勤救援出了很大问题,安排混乱,人手严重不足,还没比赛精力就耗掉大半,车辆调校也很惨,宏毅,张敏车子电路短路,油缸烧熔,拉力表乱跳……根本不算跑过。”

还没有算跑过,就像登上了舞台,还没有唱过,任贤齐的委屈可想而知。而任贤齐不是一个个例,赵宏毅在微信中写道:“这是我在2017年达喀尔大营吃的第一餐,也是本届最后一次吧。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不!应该说就没真正开始过。”

5.png

接着,他和任贤齐一道提出了后勤问题:“威利是个很逗逼的朋友,做朋友挺好。但绝对不是一个好的team leader。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后援团队。准确地说,不是团队,只有四个人!还负责摩托车维修,李sir和国内顶梁柱技师开一台卡宴,这是达喀尔好么,又不是南美车展!车里坐三个比基尼还行,三个护具包都装不下。”

赵宏毅又回忆起了前一天发车:“后勤车说你们放心,我会在你们后面。但当我在400多公里后的赛段起点,赛车严重出问题的时候,后勤车说离我200公里。Ok我等,两个小时后说还有50公里。OK,能到的话还来得及发车。5个小时过后,联络中断,关门时间到了,没机会了,晚上7点联络上了,距离我们还有180公里。找错地方,不是一条路……连赛段起点都不知道在哪里的后勤车,笑死我了。”

在第一天发车的时候,当记者问起中国摩托车手的情况,组委会主席拉维尼就不无担心地说:“这个比赛才刚刚开始!”

在10年之前,拉维尼有过同样的担心,那一次是中国江铃车队,几乎是同样的命运。无论是江铃还是宗申,都是中国汽车和摩托车的骄傲,他们敢于在达喀尔这样极端残酷的比赛中亮剑,已经表现出了勇气和魄力。遗憾的是,他们的剑甚至还没有出鞘,世界都没有看到剑的光芒。不过,如果一蹴而就那就不是达喀尔了,我们期待着明年的比赛中,任贤齐的歌声响起来,宗申的摩托跑起来。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