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达喀尔的第二个季节 要被阿根廷热哭了

周小楠01-06 14:32

体坛周报特约记者周小楠报道

从踏上达喀尔之旅的那一刻,我的季节变换就已经从春夏秋冬转换到达喀尔模式了,从北京的冬天到南美洲的夏天,进入玻利维亚后又要经历高原上零下的低温,之后回到阿根廷的热带气候,比赛结束后又要穿上羽绒服回到寒冷的北京。而现在我们正在经历达喀尔的第二个季节。

78.png

今年的达喀尔在第一赛段结束后就由巴拉圭进入了阿根廷,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阿根廷,之前对这里的了解停留在足球和那首著名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当真正来到这里才发现,是我要为阿根廷哭泣了,因为这里真的是太热了!

从第一赛段开始,大家就已经对高温天气叫苦不迭,尤其是来自北半球的人们,从冬天直接过渡到40度左右的夏天,并且要在户外呆上整整一天,到了晚上还要睡在闷热难当的帐篷里面,要不是身经百战的拉力赛老炮儿可能还真受不了。不光是人,连电子设备也开始罢工了,iPhone当机、充电宝充不进电。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不停喝水只能靠“心静自然凉”来给自己安慰了。

12122.png

然而营地里的情况和车手们在赛道里的遭遇相比简直就是天堂,要知道大多数赛车是没有空调系统的,而且车辆行驶本身还会产生热量,在40多度的高温下高速前进,车内的闷热可想而知。摩托车手则要穿着厚重的赛车服在太阳的暴晒下驾驶。集中精神完成特殊赛段的比赛后,还要继续忍受漫长的连接赛段。在这样的天气下车手们要完成全程八百公里左右的驾驶, 需要真的不仅仅是勇气那么简单。

这里天气炎热,当地人的热情也是“一点就燃”。从亚松森到土库曼,向民众开放的达喀尔Village永远是人头攒动,营地周围也随处可见在围栏之外围观的当地人,而只要拿起摄像机,总有人会想尽办法往你的镜头里钻。

6987.png

当地人出门习惯自带一个小桶和一只自带吸管的铁质杯子,桶里面装着冰水,杯子里是当地特色的马黛茶,不论老少都是一样,你可以看见小桶上各式各样的装饰,少女的粉色Hello Kitty,具有民族特色的花纹图案,还有来自潮男的豹纹,从没见过这个架势的我表现出了一点好奇,举起相机,立刻就有人递上他们的杯子邀请你尝一尝,还没来得及考虑和陌生人共享一个吸管是不是有点不卫生这种细节,周围所有人就已经围过来边点头边向你致意了,盛情难却,小洁癖也只好投降了。

121434.png

出发之前还和朋友开玩笑说就从我们脚下站的地方开始挖,直到把地球挖穿就到阿根廷了,那里就是世界的尽头。终于飞过了半个地球来到了这个星球的另一端,这里冰火两重天的改变我还没来得及完全适应,就要离开阿根廷进入玻利维亚的高原赛段了,温度会随着海拔的升高而降低,未来几天就要回到零度左右的天气了,高原赛段结束后我们将跟随比赛再次回到阿根廷的夏天。在一个月之内即将经历冬-夏-冬-夏-冬的转换,这是达喀尔带给我的又一个第一次。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