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奋剂+赌球“并驾齐驱” 祸害竞技体育的两大恶疾

谢伟01-06 14:53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谢伟报道

回顾2016年世界体坛,不难发现“兴奋剂”是最大的反面标签,从索契冬奥会俄罗斯代表团蓄意服用兴奋剂提高成绩被曝光到魔幻熊捅破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数据库再到俄罗斯田径队和举重队被集体禁止参加里约奥运会,整个2016年世界体坛,除了里约奥运会的无上荣光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当属无休无止的兴奋剂扯皮事件。

也许,此次俄罗斯大规模服用兴奋剂的事情闹得太大,以至于让我们忽视掉了竞技体育的另一大“毒瘤”——赌球。

这不,2017新年刚刚,又有关于赌球的新闻被曝出:2016年澳网青少组男单冠军奥利弗·安德森涉嫌在去年10月份ITF的一项挑战赛中参与赌球,目前正在接受调查,至少到今年3月2日之前,安德森会被暂时禁赛。

根据调查机构给出的资料,安德森在面对哈里森·罗姆贝的比赛中,首盘4比4之后连续发出离谱双误,最终导致输球,并且他在下一周的挑战赛中又复制了同样的剧情。

005Ff6Sljw1fbg3h7mcgyg30c806nu0y.gif

2007年,ITF第一次正式处罚了参与赌球的一名意大利球员;2011年,奥地利球员科勒尔成为网坛历史上第一位因为赌球而被终身禁赛的球员。2008年索波特第二轮,世界排名第四的达维登科名对名不见经传的阿根廷球员阿奎罗在首盘拿下,次盘领先的情况下退赛,那场比赛期间,有11名俄罗斯赌徒共计7次投入高达500万英镑的高额赌注买达维登科输球,最终著名的赌球网站Betfair破天荒地头一次将那场比赛的投注作废。

当时还没有独立调查机构的ITF委托一家调查公司对这场比赛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跟踪调查,但最终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不得不作罢。

_87731128_filespicture_bbc.jpg

在职业体坛,赌球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相比于足篮等集体项目,类似于网球这种个人项目,运动员参与赌球更容易也更难被察觉,穆雷就曾直言职业网坛的确存在赌球现象:“要想在这个圈子立足下去,在大多数时候比赛奖金都很微薄的情况下,说实话确实有点困难。这些人可以在比赛的前半程打得非常激烈,最后来几个失误,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输掉一场球,这种情况就算去调查也很难抓到证据。”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费德勒也曾被卷入过赌球丑闻,有传闻称2006年法网开赛之前,费德勒将自己的一些情况透露给了IMG的老总福斯特曼,后者根据信息将自己对比赛的投注金额从1万美金增加到了4万,最终费德勒1比3输球,让福斯特曼多赚了4倍。

不过,这种猜测最后被费德勒彻底否定,但是网坛头号天王都能被牵扯进来,也是细思极恐。

2016年初,BBC曾爆出过网坛大规模赌球的丑闻,一时震惊世界体坛,当时的报告指出有28人涉嫌参与赌球,其中有16人曾高居世界前50,有的甚至还在参加澳网。不过这份有足够震撼力的爆料因为没有后续的跟进而不了了之。

2016年澳网之后又曾陆陆续续曝出过几条赌球新闻,但都因为没有形成规模抑或是球员不够知名而草草结束。虽然ITF曾不止一次表态对赌球零容忍,ATP也在前年取消了赌球网站对汉堡公开赛的冠名权,以划清网球和赌球的界线,但这几年还是有不少球员以身试法,甚至不惜赌上职业生涯。

网球是赌球的重灾区,在Betfair的投注榜单上“网球”高居第三位,是赌徒最爱下注的项目之一。但赌球可不仅仅是网球的毒瘤,世界排名曾高居世界第五的斯诺克名将斯蒂芬·李在2013年因为赌球被国际台联禁赛12年;2015年业余斯诺克球手萨顿再造禁赛,原因也是非法赌球;世界羽联在今年出台的新规则中也将对打假球和非法赌球处以终身禁赛。

赌球  /   兴奋剂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