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带着阿司匹林冲向奥鲁罗的泥潭大冒险

周小楠01-09 16:18 体坛+原创

体坛周特约记者周小楠报道

(一)高原反应

坐了一晚上大巴到达图皮萨营地后我还觉得心情不错,因为终于在巴士上睡了一个好觉。之前一直担心的高反并没有出现,我蹦蹦跳跳的进了媒体中心,却被路过的俄罗斯女记者拦住说“在这别跑,要保存体力!”我才猛的反应过来我们已经到了三千多米的高原上了。

进入玻利维亚后我的手机和移动wifi再也没有过一丝丝的信号,就此和外面的世界失联。虽然以前也曾冒出过逃离社交网络的想法,但是就这么硬生生的逃离了绑架,还有些许焦虑。手机就这么变成了板儿砖,这整整一天,没有担心别人给我的信息还没有回复,没有时刻关注外面世界的变化,也没有担心有什么紧急的任务没有收到,我居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行走在营地里,我觉得这一刻我才真正来到了达喀尔,成为了这个移动小城市的一部分,开始用触角而不只是电子信息来感受它。

高原反应来的比我想象中要温柔一些,只是头疼,但是慢慢疼到发晕。中午时分还信誓旦旦说一点头疼没问题,要让自己适应高原,到了下午三点已经开始有点受不了。和我一样有高反症状的记者们告诉我可以吃片阿司匹林,喝一种当地特有的茶,头疼到忍受不了的我还是默默跑到了医疗中心准备讨片阿司匹林,但是一阵询问之后,居然被按到了椅子上,吸氧!

“太夸张了吧,有必要么?”我问医生,他很坚定的说:“恩,会让你好很多。”我只好乖乖就范,给自己戴上管子开始吸氧。在媒体注册时遇到的女医生见到我之后大笑,当时因为长途飞行导致颈椎疼痛,她曾经给过我两片布洛芬,我摊手表示无奈: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在这见到你了”。

本以为来到高原会有呼吸困难的感觉,但来到这里造成我们呼吸造成困难的并不是高原的稀薄氧气,而是风沙。整整一下午营地都被沙尘笼罩,电脑键盘和屏幕过不了一会儿就会覆盖厚厚一层土,我的黑色鞋子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就变成了土色,路过TV中心时遇到了前达喀尔冠军吕克?阿尔方,他指着我的鞋说:“It’s DAKAR Color!”对啊,这才是达喀尔的颜色,如果你来到世界上最艰苦的拉力赛还能穿着一双干干净净的鞋子回去,那简直就是耻辱!

21.jpg

(二)奥鲁罗大冒险

阿司匹林终究还是拯救了我,但是“高原反应”远远还没结束。玻利维亚的第二个营地奥鲁罗又是另一个极端。

由于连夜的雨,第五赛段的后半部分和第六赛段都被取消了,直到6号夜里还有一些赛车没有从赛段里出来。营地的情况也没有好很多,媒体中心帐篷时不时会有地方漏雨,在大营餐厅更是一不小心就很会被浇一身,傍晚时分脚下已经是一片沼泽地。在这个情况下,我有两个选择可以前往拉巴斯,晚上的大巴或第二天一早的飞机,由于大巴发车时间提前,我决定等明天一早的飞机,但是营地情况恶劣,下着大雨不说,地上已经全部都是泥,如果在媒体中心呆上一晚上那肯定会被冻死。我和来自俄罗斯的斯瓦塔商量了一下,决定一起前往她在奥鲁罗订的一个青年旅社。然而大包小包挂在身上踏出媒体中心的那一刻,噩梦就开始了。

营地距离奥鲁罗城市只有十几公里远,但是没有车我们只能到营地出口去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打到车,我心里完全没底,但是还是决定跟着斯瓦塔,毕竟她已经跑过好几届达喀尔了。我们两个人浑身湿透趟着泥潭走了半个小时才到营地出口,中间还经历了丢鞋、找巴士、四处找人换当地货币等等。在营地出口问了好几辆车无果,最后我拦下了一辆当地人的车,他们很热情的欢迎我们上车并把我们带到了目的地,虽然一路上我都在想如果我们被抢劫或者遭遇更坏的情况,该怎么办,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我和斯瓦塔都只有一个信念——进城!

627505339305294006.jpg

到了青年旅社我们赶紧给组委会发了邮件,说我们明早会直接到机场,收到的回复让我俩直接傻眼:明早没有飞机了,今晚我们所有人改坐巴士去拉巴斯,不过明早8点还有一台巴士会从营地出发,你们可以搭这班到拉巴斯。

有总比没有强,匆匆洗了个澡,又草草睡了一觉,早晨五点多就被斯瓦塔叫醒了,我迷迷糊糊把昨晚湿透了的衣服又套在身上,收拾妥当一看表才六点不到,斯瓦塔正着急出门,我正迷惑,她突然恍然大悟:“我还在阿根廷时间呢”。

穿着我达喀尔style的鞋子,终于上了出租车,但是却被这个迷迷糊糊的司机给带跑偏了,因为达喀尔的到来奥鲁罗有些地区封路,他准备带着我们绕过整个城市,从相反的方向去往营地。还好走着走着斯瓦塔发现不对劲,赶紧掉头去往封路的路口,果不其然出示了我们的证件后顺利的通过了。

到达营地是8:03,本来期待在最后时刻赶上大巴,但是到达营地后我们再次傻眼了:整个营地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泥潭,除了餐厅和厕所,所有的东西都和昨晚完全不一样。我们把视线内能看到的所有巴士都问了一遍没有一个是去往拉巴斯的。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找相熟的车队求救了,我翻翻手机,突然想到在亚松森注册时遇到的阿根廷车手Edu,他见我第一面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把手机号给了我,告诉我说来了这里就是他的地盘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找他。我看看狼狈不堪的自己,就是这个时候了!

跟随车队的后援车我踏上了去往拉巴斯的旅程,由于今天的赛段取消,所有车手也经同样的路线前往下一个营地,在那里有一个欢迎仪式等着他们。

拉巴斯是玻利维亚的首都,这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首都。如果不是因为这两天的各种意外,我根本不会跟随车队一起来到这里,也可能根本没有机会感受这个城市的热情。在通往拉巴斯的公路两侧,围满了为了达喀尔而来的人们,他们手里挥着国旗向我们鼓掌、吹口哨、大喊Bravo,在这里我们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

在我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和我同车的三个西班牙小伙已经沉浸在被簇拥的幸福感里,一边挥手一边和路边的“粉丝”们打招呼、握手、合影,这明星见面会一般的场面让我大笑,但是还没笑完,已经有“粉丝”来到我的车窗边了,我也只好摆好姿势,心里想,这样的待遇恐怕这辈子只能在达喀尔经历了吧。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