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杯历史故事:赞比亚涅槃重生 德罗巴祈求和平

陈丁睿01-15 19:59 体坛+原创

文/陈丁睿

半个月前,已经宣布削减医疗和教育拨款的加蓬政府又出新政:他们将发行100亿非洲法郎(1700万美元)的国债,以此填补财政缺口。对于高度依赖石油资源的加蓬而言,过去一年举步维艰,受到国际油价不断下跌的影响,加蓬的财政问题已经愈发严重。

债务水平上升、经济萎靡不振、新球场未能完工,就是在这样的萧条氛围下,加蓬迎来了2017年非洲国家杯。对于远在千里之外的英超诸强而言,投资超过7亿美元的非洲杯只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克洛普们或许会整天祈祷:马内千万别受伤,塞内加尔赶紧打道回府……当然,纵使非洲杯的关注度和影响力有限,但这里从不缺少故事。

1994:赞比亚在悲剧后重生

1993427日,赞比亚国家队计划飞往达喀尔,备战与塞内加尔的世界杯预选赛。但就在刚刚飞离加蓬首都利伯维尔海岸500米时,这架飞机却突遭事故,意外坠毁于大西洋。机上25名乘客(18名球员)5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那时,这支被称为“铜色子弹”的国家队正被寄予厚望,5年前,他们刚在汉城奥运会40击败意大利,整个赞比亚都盼望着非洲杯的冠军和世界杯的席位。

当一切希望都被摧毁,1994年非洲杯,重建中的赞比亚国家队却涅槃重生。凭借超乎寻常的表现,他们一路杀入决赛,只是最后12惜败给尼日利亚。赞比亚传奇球员巴瓦亚告诉BBC,“我们在决赛下半场踢出了赞比亚历史上最好的足球”。

810884445408121652.jpg

2012:雷纳德为赞比亚圆梦

1994年屈居亚军后,赞比亚的非洲杯战绩一路下滑,从第3名、小组出局再到无法入围,赞比亚足球进入瓶颈期。但就在2012年,二度执掌帅印的赫尔维·雷纳德,却为这个国家带来了久违的荣耀。那一届非洲杯决赛,赞比亚与科迪特瓦常规时间互交白卷,两队上演了马拉松式的点球决战,直到踢完第18个点球,赞比亚才借助热尔维尼奥的失误捧得桂冠。点球决战87,一心希望告慰亡灵的赞比亚后辈,就这样拿下了队史第一个非洲杯冠军。

114395514907704591.jpg

2015:埃博拉肆虐,摩洛哥搁浅

由于埃博拉病毒在西非的肆虐,20141114日,非洲足联临时宣布赤道几内亚将接替摩洛哥,成为2015年非洲杯的东道主。摩洛哥组委会延期举办的提议最终搁浅,作为惩罚,他们的国家队也被禁止参赛。为了寻找“接盘侠”,非洲足联也是煞费苦心,在连续被5个国家拒绝后,这些官老爷终于说服了赤道几内亚。

2010:多哥国家队遭遇枪击

2010年非洲杯前夕,多哥国家队乘坐大巴前往赛事主办地安哥拉,在行驶到安哥拉与刚果边界时,巴士遭遇了(安哥拉)武装叛乱分子的机枪袭击,这次事件最终造成1人死亡9人受伤——多哥头号球星阿德巴约躲过一劫。两天后,多哥国家队接受政府的提议,正式退出当届非洲杯。

2006&2012:德罗巴为祖国带来和平

即便未来离开绿茵场,德罗巴也依然将是科特迪瓦的精神领袖,或许,他会像卡拉泽和内德维德一样从中央五套跨界到中央一套。从20022007年,科特迪瓦的内战连绵不绝,而在拿到德国世界杯门票后,德罗巴带领队友一起跪地乞求,希望战争双方可以暂时停火,还给科特迪瓦人民安稳的生活。2008年,在“魔兽”的个人授意下,科特迪瓦足协将一场非洲杯预选赛放在了曾被叛军占领的城市布瓦凯,没过多久,这一举措就催生了和平的火种。

362591786696139073.jpg

2002&2004:喀麦隆的“球衣革命”

2002年马里非洲杯,喀麦隆在决赛点球大战击败塞内加尔,成功折桂。喀麦隆的无袖球衣成为历史的注脚。不过,由于不符合国际足联的球衣规定,喀麦隆未能把“无袖球衣”带到韩日世界杯。两年后,彪马与喀麦隆再推新款,一件紧身连体球衣,出现在了突尼斯非洲杯上。这一次,非洲足联没有默许支持,迫于各方压力,彪马只得重新设计了球衣。

159039132099670780.jpg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