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奔斗:为了小威的第23个 她们一起走过30年的路

张奔斗01-28 21:17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张奔斗报道

当塞雷娜·威廉姆斯才只有5岁时,她和姐姐就被父亲理查德带上了加州洛杉矶穷人区坎普顿的免费公共球场;只因为父亲在观看过一场网球比赛后,被冠军球员接过支票牌上的数字所震动,所以决定一边观看网球录像一边教女儿打网球。

小威01.jpg

漫长的30年过后,老威廉姆斯早已不再是两个女儿的教练,威廉姆斯一家也早已通过网球彻底改变了命运;而威廉姆斯姐妹打网球的目的,已单纯出于对网球和竞技的热爱,以及对成就与历史地位的追逐。

在这个澳网第二周周六的凉爽夜晚,小威的成就与历史地位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两个6比4击败大威之后,她赢得个人职业生涯的第23个大满贯桂冠,超越格拉芙的22个,成为公开赛年代大满贯冠军数最高的选手,距离横跨业余网球年代和公开赛年代的考特夫人,也仅仅一个冠军之差。不仅如此,小威这第七个澳网冠军所收获的丰厚积分,也让她反超科贝尔重返世界第一。在35岁的年龄,仍能够以七场比赛不失一盘的方式做到这一切,不可思议。她不仅是最年长的大满贯冠军,也是史上最年长的世界第一得主。

没有什么能比这场决赛的对阵是对小威的新成就最好的注解——塞雷娜与维纳斯,她们从小一起学习网球,她们相互竞争,共同提升;她们是彼此最可怕的对手,她们也彼此成就。正如颁奖仪式上小威说出的那番话语:“她是一个神奇的人,没有她,我今日无法成就这第23冠,她是我生命中最大的激励与鼓舞。”而大威在颁奖仪式上的动情表白,“她是我的小妹哦!你对我意味着全世界,你的胜利就是我的胜利”,也一语道破的她多年来对小威的呵护与宠溺。

也许,我们对于威廉姆斯姐妹的28次交手已习以为常,但细想想,正因为姐妹如此情深,她们的每一次对抗其实都殊为不易。在两人职业生涯的早期,甚至有过威家内战质量低下甚至由其父亲赛前就确定好赛果的争议与猜想。

如今,那些口水与疑云早已消散。但这场决赛,场面仍显得有些怪异——没有了“Come on!”的大吼,两人都打得相当内敛;前四局全部互破,前五局就总共出现了多达21次非受迫性失误,小威还曾在一个发球局中出现了三个双误。这些都说明,姐妹俩彼此面对,其实也相当紧张,未能发挥正常水准。

终究,妹妹的强悍实力还是更胜一筹。人们虽然为大威的落败而感到遗憾,现场为她加油鼓劲的球迷人数也明显更多,但你也不得不承认,让小威在一场面对大威的决赛中创造历史,这简直就是最好的剧本。毕竟,两人的第一次碰面,正是在1998年的澳网第二轮。那是整整19年前,19年过去,36岁和35岁的她俩,仍然能相会在大满贯决赛。

不过,姐妹情深归情深,但这毕竟也是一场谁都想赢得的大满贯决赛。美国《体育画报》专栏作家维特姆在专栏中透露,尽管姐妹俩彼此早已没有了秘密,但小威仍要求其教练莫拉托鲁:“请分析维纳斯的比赛,并且在赛前向我分析对手,就像我的每一场比赛之前那样。”是啊,这对姐妹分享很多事情,但只有在赛场上,她们寸土必争。好在,姐妹俩都说过,如果她们一定要输球的话,最好是输给另一个威廉姆斯。

尽管大威的成就比小威逊色,但毫无疑问,这是属于威廉姆斯姓氏的时代——在过去的总共70个大满贯中,她们两人赢得了30个;而另外40个,被多达19位球员分享。当年从洛杉矶坎普顿公共球场上成长起来的这对姐妹,彻底改变了女子网球的历史,并且激励了万千人的心。

就在去年,姐妹俩还默默地回访过坎普顿,她们事后说:“我们经常回到那里,但我们不会大肆宣扬;我们熟知那里的一切,那里永远都是我们的根。”想当年,就在不少人恭喜她们的父亲,家里出了一个打网球很厉害的大女儿时,理查德就曾宣告:“我还有一个小女儿,她一定会更厉害。”——他说得没错,仅仅因为发掘了自己的两个女儿,他就应该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教练。

为了她的这第23个,威廉姆斯一家,已经一起走过了30年的网球之路。而且,23个还不是终点,这条路还没有看到尽头。

小威  /   大威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