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滕伯格大撤退或挖空英超 因得不到支持和尊重

黄润锋02-18 07:32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黄润锋报道

在2016年先后执法三大杯赛(英格兰足总杯、欧冠联赛、欧洲杯)的决赛,刚刚走上人生巅峰,名哨克拉滕伯格却要在2017年的开端和英超说再见了——甚至在2016年的末尾。虽然本周四才刚和职业赛事裁判有限公司(PGMOL)解约,但事实上在2016年圣诞前克拉滕伯格就已拿定主意卸下重负,不过出于对未来的考虑以及对过于突然的辞职对PGMOL影响的担忧,直到本周二仍犹豫未决。

3D4BD10800000578-4231064-image-a-113_1487252986738.jpg

“我带着满腹智慧和一腔提高执法水平和裁判教育的热血来到这里,我被这让人兴奋的机会征服了。”在“官宣”成为沙特阿拉伯新任裁判主管之后,克拉滕伯格开了裁判“转会”的先河,也引发了外界对他动机的讨论,观点无非集中在两点——钱和压力。其实这两点都可以算对,但不全对。据克拉滕伯格密友透露,去沙特是保障未来收入之举,也是逃脱迈克·莱利为首的职业赛事裁判有限公司政局魔掌的有效出口

首先讲第一点——钱。据悉克拉滕伯格此次先是拒绝了来自中国的一份年薪百万英镑的报价,而沙特方面给出的条件是免税的50万英镑。这是什么概念?通常英格兰裁判年薪为6.5万英镑左右,外加每场比赛1000英镑的“奖金”,再优秀、再出色的裁判,10万也封顶了——这笔数目不小,但还是比多数顶级球员的周薪的一半还少。所以对于41岁的克拉滕伯格来说,考虑10万到50万的飞跃无可厚非。

其次,来自球迷、媒体的压力并不可怕,令克拉滕伯格心寒的是得不到单位的支持和尊重。克拉滕伯格对职业赛事裁判有限公司的主管部门感到十分失望,尤其是得不到裁判主管迈克·莱利的充分支持,在上赛季前对自己一直得不到重视感到愤懑——尽管自己早在2004年就开始有顶级赛事决赛的执法经验,但心心念念的足总杯决赛首秀却直到上赛季才姗姗来迟。

此外克拉滕伯格感觉从PGMOL主管部门得不到应有的尊重,长久以来对等级管理制度心存芥蒂。2012年克拉滕伯格因辱骂切尔西的尼日利亚球员米克尔而涉嫌种族歧视,但得不到PGMOL的支持;他在2014年还因为在一场比赛后从伦敦开车去纽卡斯尔参加一场黄老板(艾德·希兰)的音乐会而同上级大吵了一架。

3D4BD10E00000578-4231064-image-a-114_1487252988720.jpg

解释完原因,再来分析分析影响。对于克拉滕伯格个人,工作环境、收入、家庭自不必说,但最重要的是,逃离英格兰,逃离英超主战场,无疑意味着他与世界杯决赛的甜蜜约会将无限期推迟。其实这位在杜尔汉姆郡出生的裁判此前已经被欧足联列入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主裁判候选名单,并被认为极有可能是吹响决赛开场哨的主裁判,但一切都随着一纸“休书”烟消云散。当然,或许克拉滕伯格还能利用老朋友科利纳(前意大利金哨,同时在欧足联和国际足联中任职)的关系,走后门保留一丝世界杯希望,但看起来圆梦决赛已经渐行渐远。

与此同时,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必定会有第二个,甚至更多。克拉滕伯格离去的决定着实震惊了他的同事们,他们大多数都把他视若至圣,在这个背景下克拉滕伯格说服他们一同“迁徙”至中东或者其他地方便不无可能。一旦克拉滕伯格的“大撤退”顺走英超其他高水平的裁判,那么本就备受质疑的英超执法水平将面临空前考验

尽管随时有人去楼空、捉襟见肘的风险,但职业赛事裁判有限公司还是竭力将克拉滕伯格的“背叛”往好的方面扭转,“我们理解这对于马克(克拉滕伯格)来说是一次令人兴奋的机会,同时这也进一步从侧面反映出,英格兰的裁判员在世界范围内多么地受推崇。马克是个天赋异禀的裁判,他之于英格兰足球赛事而言是一笔财富,对于那些想从草根赛事开始尝试执法的人来说是一种鼓舞。”

不过《每日邮报》观点认为,目前来看克拉滕伯格“转会”的细节尚有些模糊,可以确定的是他将担任裁判主管,但不清楚会承担多少执法任务。假如是纯管理角色,那么在他之前,前英格兰裁判韦伯曾出任过同一角色。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