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汉闫涵开始打另一场硬仗 一切都是为奥运做铺垫

梁丽娜03-24 19:11 体坛+原创

记者梁丽娜报道

3月27日住院,3月28日手术。闫涵的心也终于落定了,他终于要摆脱疼得睡不着觉牙根痒痒的日子了。

这也意味着,闫涵和29日即将在芬兰赫尔辛基开始的花滑世锦赛说再见了。当决定手术的消息板上钉钉时,闫涵的内心五味杂陈。

他很庆幸,身边一直有人陪伴着他:李明珠教练,东森哥,庞清姐和很多人都陪着他任性到最后;

他很纠结,哪怕胳膊第二次、第三次脱臼,他绑着绷带,也还是想去世锦赛,他想豁出去赌一把,给队里加一道保险;

因为此次世锦赛,跟明年奥运会的参赛资格直接挂钩。如果金博洋锁定前十位,则可以为中国拿到两张奥运门票。但如果有所闪失,掉出前十,中国就只有一张奥运门票……

他很痛苦,胳膊脱臼后的那种疼,半宿半宿睡不着,绑着绷带在场上训练,依旧那么忘我,把牙咬碎了也只能往肚里子咽;一下场,坐在板凳上,疼得闫涵手在不停地抖,低着头,不愿意让人看到他痛苦的表情……

闫涵.jpg

让闫涵过去一年开始醒了的,是从去年世锦赛的砸锅开始,他想从哪儿跌倒,从哪儿爬起来。滑砸了,也彻底 让他醒了。

在国外训练时,闫涵看着国外选手训练的那股劲儿,觉得自己以前在国内训练太幸福了,队里帮着安排和打点一切,什么都不用操心,就按时训练就好。越得来容易,有时越不懂得珍惜,谁在年少时不曾有过不知愁滋味的任性?

过去这一个赛季,闫涵更换了教练,由于主管教练庞清生宝宝,于是他跟着李明珠老师开始了又一段追梦之旅。他想把落下的补回来,他想把没珍惜的再找回来,想把以前老天收走的东西再要回来。

闫涵3.jpeg

过去这一年,闫涵练得很苦。他在找寻着在冰上的那份激情,他在和自己,和时间展开一场无形的竞争。

过去这一年,男单的竞争格局变得眼花缭乱:陈伟群回归赛场、金博洋亮出稳定的勾手四周跳,陈巍伤愈归来在自由滑中完成四种共五个四周跳,而宇野昌磨,羽生结弦组成的日本天团更是可怕。

在闫涵顺风顺水的时代里,他可以依靠节目内容分和滑行表演去赢得裁判的认可,时代变了,单靠滑行显然不够了。

悄然间,那个春风得意的少年变得沉稳安静了,他开始琢磨对花滑的爱究竟该用怎样的方式表达,他以新人自称,在这个高速运转的时代里努力找寻着自己的位置。这一切,因为他爱花滑,他渴望着自己第二次奥运会圆梦。

经历了那么多的黯然,在亚冬会上,闫涵终于找回了自己。用他的话说,“终于比了个像人的比赛了。”

当他带着信心朝着赫尔辛基奔跑时,胳膊再三脱臼,拍片,核磁共振的结果是肩盂前缘骨折。

闫涵2.jpeg

必须手术。

闫涵喜欢把命运攥在自己手里,他本想还是去世锦赛拼一把,带着骨折的胳膊再搏一把,“我赌胳膊不会掉下来。以现在的状态,再差也不可能比去年差了。”

不过,经过再三纠结和权衡,队里安排闫涵立刻手术。等待他的虽然不是世锦赛这场硬仗,可手术以及术后的恢复是一场更消耗精力和心情的硬仗。

这一切,闫涵准备好了。他说,“自己经历的这一切,都是为明年奥运会铺垫的。”

归来后,他还是一条硬汉。


闫涵  /   李明珠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