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塔斯打冰球里卡多玩快艇 F1用抢镜开启新赛季

茅为安03-24 22:21

体坛周报特约记者茅为安墨尔本报道

新老板、新规则,F1迎来全新的开始,而在赛车重新集结在墨尔本的赛道上之前,一场赛场外的“公关竞赛”早就打响,而最终的赢家并非赛道上的常胜将军⋯⋯

墨尔本在从阿德莱德手里抢走澳大利亚大奖赛举办权后,大多数时间都举行赛季揭幕战。与其他大奖赛备战略有不同的是车手往往会早早抵达墨尔本。一方面为了更好地进入当地的时间节奏;另一方面参加各种宣传活动,希望为新赛季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

按照惯例,今年澳大利亚大奖赛主办方全权负责为不同车队“定制”媒体活动。作为赛事的推广者,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为自己的比赛造势,于是与车队达成了双赢。  

梅赛德斯场外揽“杆位”

时间:周二11时 内容:博塔斯打冰球

WechatIMG3.jpeg

如果这也是一场比赛,那么就有杆位,只不过卫冕冠军梅赛德斯“当仁不让”地被授予了这个机会,在周二率先吸引了媒体的注意。这一次,为车队撑场面的是新近加盟的芬兰人博塔斯,而与当地冰球队打一场冰球赛相当符合他的喜好。

只见,穿上冰球服的博塔斯在冰面上身轻如燕,球杆运用自如,一招一式丝毫不逊于身边的澳大利亚职业球员。在将近半小时的娱乐较量中,博塔斯攻入五球。其实他从小看着身为冰球运动员的父亲比赛长大,直到10岁才决定改行赛车,否则他可能早就成为职业球员。

与其他运动里“菜鸟”入队后都会受到特殊待遇一样,F1车手加盟新车队会承担更多的场外义务。今年,梅赛德斯赛道外的宣传工作,自然而然地更多落到了博塔斯的身上,谁让他是罗斯伯格的替身?值得一提的是博塔斯的两大芬兰赞助商也从威廉姆斯投奔“银箭”,为车队带去大约700万欧元的赞助,要知道过去罗斯伯格并没有给梅赛德斯带来这样的“好处”。

但,梅赛德斯的这个“杆位”也有尴尬之处,因为周二实在过早,大多数电视台还在赶往墨尔本的旅途中⋯⋯

索伯25周年遭冷遇

时间:周三8时 内容:学做澳式咖啡

真正的“公关竞赛”在周三,这一天公开对媒体开放的活动就多达五个,而最早的一场安排在早上八点,地点位于阿尔伯特公园赛道一号门之前,主题是庆祝索伯参赛25周年。

一大清早,墨尔本飘着小雨,赛事主办方准备好了精美的蛋糕。不过,现场真正的任务是两位车手埃里克森和威尔雷恩学做正宗的澳式白咖啡,而他们的学习成果相当有成为职业咖啡调制师的潜力。

其实,这次活动真正新鲜的地方在于索伯数年来第一次没有造访墨尔本动物园。这个传统原本保持了多久,据芬兰记者Heiki Kulta回忆,当莱库宁2001年从索伯开始F1生涯时,他就去过墨尔本动物园。

但是,只有十名媒体到场,说明了索伯在F1的地位,因为那么早的时间显然是不受待见的。所以有一种猜测,比较好的时间段都被成绩较好的车队挑走了,剩下那些留给小车队。由于马诺车队已经在年初倒闭,上赛季第十名的索伯就成了最后一名,也就没有太多选择余地了。

里卡多家门口赚吆喝

时间:周三9时30分 内容:亚拉河快艇比赛

WechatIMG4.jpeg

因为里卡多,红牛在澳大利亚相当于主场作战,而赛事主办方为里卡多与维斯塔潘设计的活动是在亚拉河上比赛快艇。只要有里卡多的地方,澳大利亚媒体蜂拥而至,而红牛动用庞大的资源,出动了专业的拍摄团队。

在专业选手的配合下,里卡多与维斯塔潘在河上玩得太尽兴,以至于一度久久消失在众人视线外。好不容易,两辆快艇回到岸边,维斯塔潘在靠岸时控制船中喷出的水流“调戏”队友,让人看得忍俊不禁。

终于站到了话筒前,本就健谈的里卡多面对同胞更加轻松,在自己接连被问了三个问题后,主动为被晾在一边的队友解围,把他重新“隆重介绍”给现场媒体。

这场活动就在著名的王子桥底下进行,吸引了众多路人驻足观望,游客们纷纷拿起手机和相机拍摄,那些认出里卡多和维斯塔潘的就更加坚定地守在一边直到活动结束上前合影,当作意料之外的纪念。如此热烈的公众反响,就是红牛和赛事主办方所追求的。

然而,对里卡多来说,这只是一个繁忙周末的开始,而且就在周三下午和傍晚,他还有两场赞助商安排的车迷见面活动,同时还见缝插针地去当地的电视台做客。老将韦伯在去年年底宣布彻底结束赛车生后,里卡多成为澳大利亚赛车在国际车坛的领军人物,而他也对自己肩负的市场推广使命义不容辞,无论为车队还是祖国。

红牛二队连轴转

时间:周三13时30分-15时30分 内容:海滩救援

WechatIMG5.jpeg

当里卡多忙得不可开交时,红牛二队也应接不暇,连续两个小时里竟然举行了两场活动,好在大奖赛主办方的活动得以紧接着红牛二队自己的赞助商推广,在同一片沙滩举行,而项目是海滩救援:小塞恩斯和科维亚特学习如何拯救落水者。

与赛车一样,时间是海滩救援的关键,合格的救生员必须在发现险情后的最短时间里做出正确的反应,冲向水中(有时需要带着救生筏),游向目标,救起对方后,赶回沙滩。为了让F1车手对救援有更直观的认识,小塞恩斯和科维亚特收到了计时比赛的任务,看谁能在最短时间里完成跑向救生筏,拎下水后游过标志点后返回到起点。结果小塞恩斯在沙滩上跑得更快,以9秒的微弱优势取得2017年第一场“内战”胜利。

红牛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通过赞助索伯涉足F1。2005年体育营销还没有成为主流时,红牛收购了意兴阑珊的捷豹,翌年就在意大利注册了第二支车队,来为“一队”培养年轻车手。2010-2013年红牛和维特尔称霸F1期间,红牛的品牌曝光率达到顶点。

去年,大红牛从江河日下的迈凯伦挖走一家又一家赞助商或合作伙伴,而其原来的同行业品牌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转移到了“二队”,继续在F1抛头露面。今年新车发布时,红牛二队STR12赛车以电镀涂装闪亮登场后受到了一致好评,随之车队赞助商的曝光量在短时间里陡增。

印度力量成大赢家

时间:周三11时30分 内容:布莱顿沙滩排球赛

WechatIMG7.jpeg

今年这场季前宣传战的大赢家既不是梅赛德斯,也不是红牛,而是印度力量。因为就在一周多以前,印度力量突然在社交网站上发出一张车身被涂成粉色的照片,并且官方宣布这将是全年VJM10赛车的正式涂装,一时间让整个网络炸开了锅。

印度力量的这个新伙伴在赛车圈并不陌生,过去一直赞助德国房车大师赛的参赛队,而且早就以粉色涂装示人,但从没有成为过话题的核心。

当天,佩雷兹与新队友奥康面对的是沙滩排球挑战——澳大利亚男女沙滩排球队的奥运会成员。别看一高一矮的印度力量组合在练习时怎么都无法把球推过网带,但是一进入比赛状态,他们立即判若两人,屡屡打出好球,展现了出色的反应和学习能力。不过,看到这张精彩的救球照片吗?那可是经过五次摆拍成功的杰作!可见,不会打排球的演员不是好车手!

这是今年澳大利亚大奖赛主办方安排的唯一一个不在墨尔本市中心的活动,而且没有直达的有轨电车。换作平时,不会有很多媒体光临。但是这一次,因为粉色涂装激发了媒体好奇心,都想知道印度力量的车队制服是否也变为了粉色。只是,当佩雷兹和奥康以及车队人员身穿常规的黑灰色制服现身时,大家都略感失望。

说来,布莱顿沙滩因为彩虹小屋而成为墨尔本的著名景点之一,而这场临时举行的表演赛成为一批又一批慕名而来的游客的最大收获。只见当佩雷兹和奥康在彩虹小屋前拍摄人物照时,他们远远地站着,以此为背景自拍。

今年是印度力量参加F1的第十个年头。作为一支私人车队,他们已经在中游站稳了脚跟,而在年度预算远远低于梅赛德斯、法拉利和红牛的情况下,上赛季能够成为三大车队之后排名最高的车队,算是超额完成了任务。现在他们又成了社交媒体上的焦点。佩雷兹开玩笑说:“谁会愿意去超过一辆粉色的赛车?”在他看来,这个涂装已经足够VJM10赛车永远载入F1史册。

哈斯完败

时间:周四10点 内容:格罗斯让挑战轮椅网球

WechatIMG6.jpeg

本次揭幕战前最后一个大奖赛官方安排的车队活动,是周四上午哈斯车手格罗斯让前往举办澳大利亚网球大满贯的墨尔本公园,与参加过残奥会的轮椅网球大满贯得主迪兰·阿尔科特过招。

而哈斯所遭到的冷遇甚至超过索伯,因为作为新赛季重返围场的第一天,所有媒体的注意力都回到了揭幕战上。

阿隆索主动出击

时间:周三 内容:带女友逛动物园

WechatIMG8.jpeg

并不是所有车队都参加了媒体活动,法拉利、迈凯伦和雷诺没有接到澳大利亚大奖赛的活动安排,只有自己面向特殊嘉宾的商业活动。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法拉利内部下达了“封口令”,向媒体透露的信息极其有限,最后逼得一些记者只能想方设法向车队赞助商“讨要”参加活动的机会,以求达到采访车手、套取信息的目的。

与此同时,冬季测试又一次深陷泥潭的迈凯伦同样低调。阿隆索百般无聊之下,自己带着女友去墨尔本动物园游逛,幸得特殊待遇,与动物界的朋友亲密接触,留下一组“萌照”。考虑到迈凯伦赛车一切都是未知数,或许这是他在新赛季第一个比赛周唯一能引起车迷共鸣的方法了⋯⋯


F1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