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濬:要做“金壳空心蛋”的蛋黄

尼博05-05 13:28 体坛+原创

在华体网竞CEO朱濬看来,目前的电竞行业是个“金壳空心蛋”,虽然外表看起来金光闪闪,但实际上却是空心的。朱濬和华体网竞要做的,就是把这颗金蛋的内部填实。

电竞老男孩

4月8日傍晚,华体网竞发布会后的晚宴上,从不喝酒的人皇“Sky”李晓峰特地走到朱濬面前,两个年过三十的电竞老男孩相视一笑,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让李晓峰破例敬酒的,是华体网竞CEO朱濬,也是李晓峰口中的“电竞前辈”。因为用“Cloud”作为ID,所以和他相熟的人都爱管他叫云哥,或者云总。

就在几个小时前,由华体集团有限公司、浙江网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携手举办的发布会在杭州市滨江区海创基地隆重举行。发布会上,双方合作成立的华体网竞(杭州)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正式启动,作为CEO的朱濬也对外介绍了公司发展的方向,他把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概括成了三句话:优质内容的策源地、创新玩法的创立者、专业场馆的运营者。

1.jpg

“我是国内最早一批的电竞人。”朱濬说。

在潮起潮落的互联网行业,最早可能意味着赶上了风口浪尖,也可能意味着高潮未至,还需要在积累中等待时代的浪潮。

对于朱濬而言,最早的投身赶上了电竞的竞技浪潮,而这一次他赶上了电竞的资本浪潮。

朱濬和他的SvS

早在1999年,朱濬就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组建了一支以星际争霸项目为主的SvS战队。从最初在附近的网吧打遍天下,到后来夺得30多个全国冠军,SvS战队的规模越来越大。

“通过网上的一些比赛,整个上海都知道在华东理工大学旁边的网吧里,有一个叫SvS的战队。”朱濬说。

2005年,SvS战队进入最为辉煌的阶段,队员数量超过200人,“F91”孙一峰、“PJ”沙俊春、“Friend”陈琦栋、“Alone”刘青龙等如今电竞行业各个领域的中坚力量,都曾经是SvS战队的队员。在Lost Temple的一场场大战中,朱濬和如今这些“大佬”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4.jpg

在战队发展到一定规模后,作为队长的朱濬开始想办法进行一些商业运作,比如把战队的LOGO印成印花衫,或者制作明星队员的卡通周边,然后放到淘宝上去卖,在积累了一些运作资金后,他又与PLU平台合作发起赛事,把战队的影响力扩散到最大。

朱濬理出的这套战队的商业运作理念,就算放到今天也一点都不过时。

以赛事推动品牌,以品牌去开拓营收。现在的职业俱乐部的电商变现、战队周边、主播等模式,其实最初的雏形便是朱濬运作SvS战队的这套东西。

“我们商业运作的比较好,所以当时国内大部分一线选手都加入到了我们战队。区别于现在职业俱乐部的商业气氛,我们那批人的感情都特别好,出去打比赛或者参加活动,并不是为了能有多大回报,而是单纯出于对这款游戏,对SvS战队的热爱。”朱濬说。

镀金之旅

巅峰时期的SvS战队在全国大概拥有300多位队员,不过回到十年前,无论是朱濬还是电竞,都没有做好迎接风口的准备。电竞缺乏人才,朱濬缺乏历练,他的电竞梦还需要更多沉淀。

3.jpg

2009年,朱濬加入了阿里巴巴。

当时淘宝网刚刚宣布上一年的交易额达到999.6亿元,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综合卖场。赶上淘宝网发展最为迅速的时期,朱濬的人生走上的第一个风口。

虽然把重心转移到了阿里,但朱濬还是时时刻刻保持着对电竞行业发展的关注。“可能也是因为我一直有一个私心,就是不管从事的是什么行业,我都会对电竞保持着关注。因为在我心里有一个萌芽,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回到电竞行业,为电竞行业做一点事。”朱濬说。

在阿里的上升期加入这个团队,朱濬无疑是幸运的。阿里与腾讯是这个互联网时代的两大龙门,创业者们一旦获得它们投资,就等于鲤鱼跃龙门,阳光前景就在眼前。而员工在这两家巨型企业镀金后,相当于站到山顶上去统揽全局。当他们再回到山腰去开拓自己的事业时,相对来说会简单许多。

2015年,朱濬下到了山腰。

离开阿里后,他做了一段时间的基金资本,以投资人和基金管理者的姿态接触了很多创业团队。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朱濬接触到了网竞科技团队,他心中关于电竞的那棵萌芽开始生根,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我以一个观察者的姿态看到了近几年来电竞行业的飞速发展,我也一直问自己能不能回来为这个行业做点事情,用积累的资源来回报这个行业。在这样的内心波动下,我遇到了现在的团队,大家一拍即合,在一起做这么一家企业,这家企业就是为电竞行业所服务的。”朱濬说。

在阿里巴巴,朱濬见证了电商从新兴行业到繁荣发展的过程。这一次,或许他又要见证电竞经历这样的过程。

“金壳空心蛋”论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么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观察者姿态的朱濬自然能够更加理性,更加客观地看待电竞的发展。他把电竞看成为一颗金蛋的形态,但这是一颗奇怪的蛋,它有着金光璀璨的外壳,但在蛋壳里面,却是空心的。如今电竞行业被资本托盘到了很高的点,但它的底层状态却是相对空虚和薄弱的。

“这颗金蛋需要大量的企业和人才加入到这个行业来填实中间的部分,这也是我们企业的发展方向,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就是为了去创造更多的商业模式,抓取更多的人才进来,通过商业环境的良性发展,把这些模式填入到大环境里,这才是对电竞行业更加健康有效的推动。”朱濬说。

5.jpg

过去的一年里,朱濬不再在乎什么风口,他一直在做一件事——回归初心。电竞行业未来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没人会知道。“在外面经历了这么多,也积累了一些东西,现在是时候真正来反哺这个行业一些东西了。”

破解朱濬的“金壳空心蛋”难题,需要一个焦点,把更多人才资源聚集到这颗金蛋中,使之成为一枚“实心”金蛋。

朱濬希望自己成为那个焦点。

作为最早一批的电竞人,朱濬链接着一大批老队友,他们已成长为中坚。

陈琦栋麾下的PLU,拥有中国经验最丰富的赛事执行与报道团队;为中国电竞夺得首个世界冠军的马天元,创建的SC战队已经杀入了KPL职业联赛;孙一峰与黄旭东组成了星际老男孩,成为中国星际2硕果仅存的解说与办赛人;李晓峰在2006年成功卫冕WCG世界冠军,被誉为中国电竞的名片,退役后他又创办了钛度科技,专心于电竞外设的研发。

这些人依旧是朱濬值得信赖的战友,他们与朱濬有早年共同战斗的战友情,对电竞的看法也趋于一致,知道如何合作。

另一边,朱濬阿里巴巴和基金的血脉,又让他长袖善舞,能够把政府和资本资源融合到一起。

华体网竞背靠的两家企业,一家是由中国奥委会控股的体育产业企业集团华体集团,旗下拥有包括鸟巢和水立方在内的场馆。一家是去年刚刚获得1.5亿A轮融资的网竞科技,麾下拥有赛事执行服务、电竞教育、电竞小镇、连锁网咖、移动直播平台、主播经纪、电竞IP及内容制作团队。

两方面的资源,就像是朱濬的两翼。随着国家政策的扶持以及资本的进入,电竞春天已至,在朱濬心中,“两翼齐飞,直上云霄”绝不仅仅只是个梦想。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