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辣图】为了快乐,继续哲学,继续伯辣图,继续写诗

王勤伯05-07 12:15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王勤伯

作家冯唐在57日上午发表了一篇写给自己46岁生日的文章。名为《写给二十年之后的我》,文末的话是:

我想了一下,我哥哥说的对,我心目中的文字英雄,多数没活到我现在这个岁数。卡夫卡,四十一岁死了,劳伦斯,四十四岁,王小波,四十五岁,凯鲁亚克,四十七岁,卡佛,五十岁。一个日本朋友送了我一张巨大的纸,纸的大标题是二十一世纪,下面密密麻麻地列了从2001年到2100年的每一天。他想用这张纸劝我的是,珍惜光阴,努力奋进。我在这张纸的面前站了一阵,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一个事实,在这密密麻麻的日期里面,必然有一天是我在人世的最后一天。我想到的是:

第一,绝不在无聊的人和事儿上浪费时间,哪怕一天。

第二,继续用各种可能的方式推进医疗的进步,缓解人类肉身的苦。

第三,呼吸不止,写作不止,老老实实地放开写,能写多少算多少,看看还能写出多少人性的黑暗与光明,缓解自己和他人内心的苦。

第四,少见些人,多读些书。见人太耗神,做幕前工作我蠢笨如猪,在书里和写作里,我游得像一条鱼。

活着活着就老了,活着活着就挂了。天亮了,睁开眼,又赚了,希望二十年后能看到你。不一。

冯唐。”

这段话大概可以很好地说明中国新一代作家的特色,他们刚刚小有市场成就就已把自己看成一个垂老的宇宙。写作本身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如果失去了这种愉悦,写作所求的人性黑暗与光明、自己与他人内心之苦都是矫揉造作。

Elizabeth Turner (3).jpg

伯辣图栏目一直征集诗歌,毋宁说是征集“打油诗”,鼓励读者一起玩点文字游戏取乐,用文字取得大众给予的名誉和物质回报,只有少数人能做到;和友人一起玩弄点文字游戏,在小众里实现众乐乐,却是很多人都能实现的,你只需要一点点努力,一点点动脑,重新发现一点点生活的乐趣。

伯辣图没有问过各位在本栏目创作发表诗歌的群友年龄,但感觉不会比冯唐小多少,不排除有人年龄比他更大。唯一肯定年龄比冯唐小的是哲学家毕达哥大湿,每年春节他都会去相亲,从哲学群里消失一段时间。

为了快乐,我们得努力让自己在46岁时不要像冯唐一样学习16岁的高中生叹息光阴;为了快乐,我们要把游戏进行到底,在49岁、57岁、66岁、76岁、86岁、89岁和99岁继续哲学,继续伯辣图。

今天特意为大家请来一位清纯的美国妹子伊丽莎白·特纳,她是当下最受时尚品牌宠爱的模特之一。

伯辣图说:亲爱的伊丽莎白,你是否知道,快乐有一条金线,一个人,甚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否懂得快乐,达到了就是达到了,没达到就是没达到,对于门外人,若隐若现,对于明眼人,一清二楚,洞若观火。我们巴西人不仅是快乐的,而且远在快乐的金线之上,中国当代作家冯唐或许快乐过,只是或许,可以肯定的是他早已从快乐的钢丝绳上掉了下去。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