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维奇照片门:否定拉丁热情=背叛热爱足球的过去

王勤伯05-23 10:21 体坛+原创

>>>相关阅读:拉维奇照片门体现中国与世界的对话困境

>>>相关阅读:拉维奇照片门:“英国足球流氓”加入的文化霸权输出

体坛+记者王勤伯

在和拉维奇照片门始作俑者英国记者马克·德雷尔的论战中,笔者提出了一个问题,对方无言以对。

拉丁国家并不认为亚洲人是小斜眼,在意大利他们羡慕亚洲人的“杏眼”,在西语国家“杏眼”则被称作“细长眼”,既不强调小,也不强调斜。与之对应的是深眼窝圆眼。

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乌拉圭球员雷科巴,他的眼睛不是深眼窝圆眼,而是浅眼窝细长眼,一点也不小,更不斜。他因为这对细长的大眼睛被称为“中国人”。在拉丁美洲,很多眼窝浅、眼睛细长的人都被称为中国人。

笔者的问题是:既然按照英美试图灌输给全世界的政治正确,无论动机好坏、提到体貌特征就是违背政治正确、就是种族主义,而称呼雷科巴“中国人”就是提到他的细长眼,是不是全世界都成了种族主义者?

英国记者无言以对。后转而询问雷科巴的血统是什么(下图)。

Recoba.jpg

一些中国人误以为全球化就是英美标准世界化,把英美歇斯底里的政治正确当成普世价值,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在足球里面,如果我们贯彻这种歇斯底里的英美政治正确,我们不能再称呼雷科巴“中国人”,不能再称呼梅西“跳蚤”,不能再称呼艾马尔“小丑”,不能再称呼萨维奥拉“兔子”,不能再称呼梅诺蒂“瘦子”,不能再称呼洛佩斯“小虫”,不能再称呼达利山德罗“大头”,不能再称呼佩罗蒂“猴子”……

以上都是南美人根据南美球员体貌特征给出的绰号,南美球迷喜欢,中国球迷也喜欢。在巴西,当年马拉多纳在那不勒斯的著名搭档“阿莱芒”原名是里卡多∙罗热里奥∙徳∙布利脱,仅仅因为他一头金发肤色偏白就被称为“阿莱芒”,葡语里这个词意思是“德国人”。

而且,中国球迷也用类似的方法为阿根廷运动员起外号,例如把网球明星德尔波特罗叫做“猴哥”、“大师兄”。按照歇斯底里的英美“普世价值”政治正确,这些都是不应该的。

关于种族歧视歇斯底里的定义,和英美社会本身的历史问题有关,白人至上论在这里更有空间,和拉丁国家尤其拉丁美洲的种族融合大相径庭。

英美有很多经过包装的白人至上种族论调,例如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如果当初巴西被荷兰人统治,今天就会更发达。但巴西历史学界对此严重反感,巴西人认为,南非的种族隔离丑剧以及结束隔离后的混乱就是荷兰人统治的例子,巴西能实现其种族融合,抵御种族主义,恰恰在于葡萄牙人的统治就等同于融合。

中国球迷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接触国际足球,阿根廷、巴西、西班牙、意大利等拉丁国家文化中的激情也以足球为载体传到了中国。在某种意义上,拉丁国家的狂热和激情和中国人对待足球的痴迷是非常合拍的,在世界观方面,很多中国人随和的天性也和拉丁民族更近,比和英美更近。

我们实际从心眼儿里喜欢南美人各种违反英美政治正确的开朗和热情,我们从阿根廷人的绰号里知道,这些绰号本身不是攻击性的,不是羞辱性的,提到这些特征,恰恰是接受和尊重这些特征。英美式政治正确严禁提及体貌特征,实际只是掩盖不少英美白人深刻的种族问题,例如英国人在拉维奇照片风波中坚持认为这个动作是嘲讽亚洲人小斜眼,实际是英国人自己认为亚洲人的眼睛又小又斜,还想把这种歧视强加给阿根廷、巴西、西班牙、意大利和中国。

传奇体操王子李宁在2008年8月15日接受西班牙埃菲社采访时说:“无论对于中国老百姓还是对于中国的体育精英,(西班牙篮球队)模仿细长眼的动作都不意味着什么。”(根据埃菲社通讯稿译出,和中文原话可能有出入)

这是一个心智正常的中国人的答案。尽管李宁不一定知道西班牙篮球队为何要用这个动作对中国人示好(甚至是以此答谢中国赞助商),但他按照自己的看法去理解,而不是跟随英美的歧视性解读。

笔者也始终相信,大多数中国人拥有理解拉丁国家热情亲切一面的能力,但我们必须时刻当心虚伪的英美式“普世价值”在中国和拉丁国家之间进行的破坏性误导。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