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重典”造罚单满天飞 中超半程罚款总数破百万

洪流06-29 21:38 体坛+原创

体坛+实习记者洪博文报道

去年,中国足协在联赛中创造了一项尴尬纪录:全年开出罚单180张,其中中超61张。但令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是,2017年中超联赛半程还未打完,这一纪录就有再次被打破的趋势。截至联赛第14轮结束,足协共向中超俱乐部开出54张罚单,罚款99.8万元。目前,浩克武磊、李昂伊尔马兹以及卡纳瓦罗这几位参加足协听证的当事人尚未接到足协的处罚决定,一旦处罚结果公布,半程中超的罚款总数将确定突破百万大关。

处罚总数剧增 暴力犯规升级

1.jpg

相比起上赛季半程中超俱乐部接到的31张罚单,本赛季的54张罚单几乎翻倍。这其中,俱乐部或赛区接到罚单共10张,队员罚单共29张,官员罚单共10张,非一线队罚单共5张。除了俱乐部或赛区接到的罚单数量相差不大(2016赛季半程共9张)外,其他罚单数量都有超过一倍的上涨。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中超上半赛季球员因为场内外不当行为遭到足协处罚的情况共有29起,远超上赛季的6起,总计罚金高达56.5万元人民币。在这29张罚单当中,超过一半都指向了赛场上的犯规、暴力行为,15名球员遭到足协处罚。其中,场上与对方球员发生冲突的有8人,占到首位;使用非道德方式侵犯他人的有4人;在比赛进程中使用过分动作的仅有3人。上赛季同期,仅有1人因为场上犯规、暴力行为而被足协处罚,如果结合今年联赛半程比去年多出52张黄牌、9张红牌,可以说今年中超 “粗野”了不少。

辱骂裁判遭严打 亟须重建信任

20170614160955_6fdbb21debba47ca33048d0e4f85461d_1.jpeg

在54张罚单当中,因为指责、辱骂裁判而被罚的情况有13张,其中俱乐部官员共7张,球员6张。球员和俱乐部官员向裁判抗议的方式可谓“五花八门” ,除了在场上指责、辱骂裁判之外,还出现了天津泰达队球员迪亚涅向裁判吐口水、河南建业队助教追逐裁判并推搡赛区官员的情况。在新政实施下,各队生存压力增大,对裁判员的判罚更加敏感,因而,出现更多挑战裁判权威的情况。在此情况下,通过警告和处罚维持裁判在场上的权威,这也是足协严打辱骂裁判行为的初衷所在。

不过,“黑衣法官”们本身的表现也给了球员、教练抗议的理由。在已经结束的14轮中超比赛中出现了不少误判,其中一些影响明显:在第1轮广州恒大与北京国安的比赛中,主裁黑晓虎的“软哨”让比赛几乎失控;在第3轮北京国安与上海申花的比赛中,马宁多次误判引起了双方球员的不满。第6轮比赛中,天津权健2比2战平江苏苏宁,主裁王迪将苏宁队后卫洪正好一个禁区外的拦截吹成了禁区内手球,赛后他因自己的错误判罚道歉。6月27日,中国足协表态称,将对执法中超、中甲和中乙联赛的裁判员进行业务培训,或许正是意在重建裁判与俱乐部间的相互信任。

恒大场外频被罚 上港屡造争议

3.jpg

去年中超半程,领到罚单最多的原因既不是犯规也不是辱骂裁判,而是未安排首发球员出席新闻发布会:中超各俱乐部共有7次因为这一原因遭到罚款,总计金额16万元。今年,中超各队在这一项上表现稍好一些,各俱乐部总计5次因此被罚。

不过,今年足协罚单有了新原因:赛后采访中或互联网上不当评论。联赛14轮结束,共有5名球员或俱乐部官员因不当评论或其他场外行为遭到处罚,恒大队郑智、张琳芃和斯科拉里就占了三席。郑智由于“未按规定要求离开替补席且滞留较长时间”被禁赛2场、罚款1万元,张琳芃和斯科拉里则均因为“发表不负责任言论”被停赛一场。在今年的黄牌榜上,广州恒大队以44张黄牌高居榜首,尽管这与球队控制力大幅下降有关,但恒大队中存在一定的意见也可以理解。再加上俱乐部、广州赛区3次因球迷行为受罚,恒大成为了场外受罚次数最多的俱乐部。

不过,尽管恒大因为场外因素受罚次数最多,但在社交平台上闹出更大风波的却是上海两队,其中恒大的最大对手上海上港引发多次争议。中超第8轮,贵州智诚主帅黎兵在与上港队的赛后发布会上指控上港外援浩克殴打贵州队助教于明,最终两队经过调解,此事不了了之。第13轮比赛中,上港队中场奥斯卡连续大力将球踢向富力队两名球员引发冲突,被停赛8场。第14轮比赛,上港球迷又身穿定制T恤声援奥斯卡,武磊、浩克两人也穿上了定制T恤,再次招致足协的听证质询,俱乐部及两名球员可能会被进一步处罚。除此之外,上港队球员在社交平台上屡次出言不慎,也引来了不少口舌纷争。恒大与上港的争冠之战变成“争议之战”,也算是今年“乱世中超”心浮气躁的一个缩影。

中超  /   恒大  /   上港  /   赛场暴力  /   裁判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