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球率仅42%却净胜3球,信奉传控足球的勒夫学精了

足球隽言06-30 18:53 体坛+原创

继德国“三队”杀入U21欧青赛决赛,德国“二队”也在联合会杯半决赛中4比1大胜墨西哥,将与小组对手智利争夺冠军。这个暑假,简直就是为德国足球炫耀人才储备而设的。

这场与墨西哥的半决赛,德国队延续了小组赛阶段的良好表现,并改进了一些不足之处。过去两场对智利和喀麦隆的小组赛,德国队都表现得非常慢热,开局20到25分钟内处于极其被动的状态。但本场对墨西哥,德国队一反常态地抢开局,利用积极的中前场逼抢令墨西哥无法找到传控节奏。更加美妙的是,德国第一次断球反击就由戈雷茨卡首开纪录,第二次反击又由沙尔克04中场新星再下一城,踢了不到8分钟就确立2球优势。如果蒂莫·韦尔纳把握能力更强一点,德国队不到20分钟就可以3球在手了。

1498819233573094794.jpg

戈雷茨卡用时不到8分钟就两次洞穿奥乔亚把守的球门。

数据显示,墨西哥本场控球率高达58%,射门25比12,犯规8比16,很难理解为何会以1比4的大比分落败。但事实上,如此一边倒的数据很大程度上是德国队主动造成的。2球领先后,勒夫的球队就立即收缩,耐心等待反击机会。下半场韦尔纳再次获得单刀机会,同样是来自于快速反击。很多看直播的德国球迷都感慨,已经不记得德国队上一次控球率只有四成是什么时候了。这种久违的控球劣势的出现,一部分成因当然是克罗斯、赫迪拉、厄齐尔、博阿滕、胡梅尔斯等主力缺席,但更大一部分成因在于勒夫“学精”了。

勒夫已带队取得101场胜利,胜率超过66%,数据上已是德国队史第一帅。但由于只拿到一座世界杯,关于他是否已经超越赫尔贝格或者舍恩,外界仍然存在较大争议。不过有一点没有太大争议,那就是勒夫完美继承了德国教练的“传统美德”。在现代足球发展史上,德国教练从来没有扮演过领导角色。他们并不擅长发明与创造,但精于学习与改良,教练生涯末期的海因克斯是一个典型,而成为国家队主帅之后的勒夫更是如此。

1498819765925019585.jpg

下半场赫克托(3号)喂饼,2次错失单刀良机的韦尔纳(11号)终于破门。

克林斯曼在位期间,德国队的进攻型踢法是以快速与直接为主旋律,并不重视节奏控制。经历2008年欧洲杯的波折之后,勒夫变阵4231以加强中场控制力的同时,逐渐向巴塞罗那的传控踢法靠拢,甚至一度走上“无锋”之路。近两三年,随着马德里竞技崛起,切尔西在孔蒂手下复辟,以及皇马依靠相对功利的踢法打破欧冠改制后的卫冕魔咒,反击足球已完成对传控足球的反超。在这种发展背景下,勒夫没有继续执迷于传控,而是果断地跟进潮流,在本届联合会杯上改打三中卫,并在比赛中主动寻求反击。早在小组首战对澳大利亚,德国队就有过后半小时的稳守反击(以勒夫用韦尔纳换下瓦格纳为标志),只是当时更像是被动而为之。到了与智利的比赛,这种主动寻求反击机会的比赛策略愈发明显,施廷德尔半场结束前扳平比分的进球,正是通过一次教科书式的快反来完成。

与墨西哥的比赛,勒夫又一次安排基米希出任右中卫,同时安排速度飞快的蒂莫·韦尔纳出任单箭头,让德拉克斯勒与施廷德尔在其身后负责输送,戈雷茨卡位置后撤,与鲁迪搭档双后腰。如此安排意图相当明显,一方面是要加强后防的出球能力,另一方面则是前场提速,这既是打反击,又是打地面渗透的标志。而戈雷茨卡的2个进球,正是这种战术与人员安排的结晶。

2球在手后,德国队立刻主动让出中场,让出控球权,无球状态下变成5221阵型,一旦得球就通过两名翼卫(亨里克斯与赫克托)迅速前插,变成3421的攻击阵型,通过边路简单直接的传跑配合撕破墨西哥防线,不做过多的盘带与互传。由亨里克斯、戈雷茨卡与施廷德尔组成的右路配合娴熟,成为了球队的进攻源泉。相比之下,队长德拉克斯勒依旧沉溺于个人盘带,多次贻误战机,导致左路走廊未能彻底打通,这也是德国队的稳守反击在上半场没有施展足够威力的重要原因。

1498819945746071499.jpg

获胜之后,勒夫拥抱再次在比赛中途接过队长袖标的基米希。

相比于马竞、切尔西或者皇马,德国队中场没有设置像坎特、卡塞米罗那样的“绞肉机”,勒夫在这一点上依旧信奉巴萨那种人人都能传控的思路,即使用传球能力出色的技术型球员担任拖后中场(主力的克罗斯,联合会杯上的鲁迪),如此安排是否合理见仁见智。好处当然在于一旦断球,由守转攻效率最高,而坏处则在于中路硬度不够,三中卫所面临的直接冲击相对较大。德国队4场比赛下来场场失球,或多或少也说明了不设专职的中场拦截者似乎有点冒险。

当然,无论是三中卫抑或是防反踢法,德国队都在学习与摸索当中。特别是当主力归队,这样的学习与摸索还得从头开始。这样的转变过程必然伴随阵痛,最终也未必一定可以收到理想效果。但至少,善于学习的勒夫勇于尝试,与时俱进,这就足以点赞。

此外,这场半决赛还有一个新收获:补时进球的尤尼斯。这个进球正好由3名替补合演,先是布兰特在禁区前右侧横敲,接着是埃姆雷·詹在禁区弧内停球然后迅速过渡到左侧,最后由尤尼斯反越位插入禁区左肋,7米外面对奥乔亚小角度推射远角,锁定4比1的胜局。

这位身高不足1.70米的阿贾克斯边锋连续2场比赛都在80分钟后登场,上一场对喀麦隆时就非常活跃,可惜2次与进球擦肩而过。尤尼斯是一名特点非常鲜明的球员,他是上赛季欧联杯的盘带王,在德国球员当中是绝对的异类,也是德国人口中的“街头球员”。

1498819726593043699.jpg

补时进球的尤尼斯让人看到了奥东科的影子。

很难想象,一名在竞技水平已下滑得相当厉害的荷甲联赛中并不具备绝对统治力的进攻型球员,可以在高手如云的德国队中立足。但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球员,往往可以在大赛当中占有一席之地,就像是2006年世界杯上的奥东科那样,在某些特定时间段发挥作用,扮演奇兵角色。至少从这两场比赛的表现来看,尤尼斯所能发挥的作用丝毫不逊于11年前的奥东科。这样看来,在德国队中角色位置边缘的尤尼斯,完全有希望获得一张明年世界杯的“外卡”。

德国队  /   德甲  /   德甲  /   勒夫  /   尤尼斯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